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自俄羅斯軍隊“善意進入”烏克蘭以來,哈爾科夫就遭到俄羅斯飛機和大炮的襲擊。據估計,在此期間,這座城市已經毀壞瞭一千多所房屋。許多哈爾科夫居民被迫離開傢園,但仍有一些人留下,其中就有攝影師 Victoria Likholot。從戰爭的第九天開始,她每天晚上都在看著窗外,用他的鏡頭記錄下瞭對面窗戶的燈光。在她的鏡頭裡——對面的亮著燈的窗戶越來越少。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4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5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6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7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8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9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10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11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12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13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14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同樣在3月14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15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16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17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18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19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20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21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22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23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24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25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26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27日

哈爾科夫的燈光 烏克蘭攝影師記錄的戰爭

3月28日

其實攝影師 Victoria Likholot還有段痛苦的經歷,她的祖母於 3 月 19 日去世,直到 3 月 28 日才能將她安葬。早些時候,2 月 25 日,她的表弟在爆炸中喪生。這也是千萬烏克蘭人在這場戰爭中所經歷的苦難。

烏克蘭人,誰能拯救他們?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看到這篇文章的標題,很多人可能認為五六十年代的阿富汗是一個野蠻落後的中世紀國傢,生活條件比現在還要糟糕。但是你錯瞭,當年的阿富汗和現在的阿富汗,是完全不同的國傢。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喀佈爾的音樂商店,售賣著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唱片。

五六十年代的阿富汗,婦女可以從事醫學事業,可以去看電影並在喀佈爾的大學學習,年輕人喜歡西式服裝,男女之間可以自由交流。阿富汗工廠生產著紡織品和其他商品,整個國傢有法律和秩序,政府可以實施諸如建設水電站和道路等大型基礎設施項目(盡管並非沒有外部幫助)。普通人對未來充滿希望……這一切都被三十年的戰爭摧毀瞭。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而今天的阿富汗,即使在首都喀佈爾,阿富汗女性也會隱藏她們的臉和大部分身體。僅僅半個世紀後,男人和女人似乎生活在不同的兩個世界裡。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以前,阿富汗還有童子軍,不少女童參加瞭童子軍。通過參加童子軍的活動,孩子們學習瞭自然、露營和公共安全知識。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那時候還可以在電影院看好萊塢電影的。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喀佈爾的兒童遊樂場,總是擠滿瞭小孩。現在這個遊樂場,早就沒瞭。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60年代阿富汗現代化的工廠。現在阿富汗隻有小作坊,鴉片已成為其最大的出口產品。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在德國政府的幫助下,阿富汗在 50 年代初建造瞭第一座水力發電廠。直到今天,這座電站依然發揮作用。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阿富汗的棉紡廠,當年的阿富汗人覺得阿富汗前途光明,經濟正在蓬勃發展。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搭公交車的阿富汗女子,這個打扮就是現在也不落伍。

和以前比,現在外出工作的阿富汗女性越來越少,而且穿著打扮比您在圖片中看到的要保守得多。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喀佈爾廣播電臺於30年代建成,60 年代阿富汗的收音機播放世界各地的新聞、音樂節目、笑話、政治辯論還有兒童節目。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60年代夜色下的阿富汗首都喀佈爾。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精品店在 50 年代至 60 年代的喀佈爾曾經非常普遍。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六十年代喀佈爾的傢具店。今天,像這樣的傢具店已經很少見瞭。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阿富汗的水果店,琳瑯滿目的水果。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現在喀佈爾政府的教育水平遠低於幾十年前。那時,大多數官員擁有碩士或博士學位,穿西裝是常態。今天,喀佈爾政府官員全部成瞭留著長胡須、包著頭巾、穿著傳統服飾的男子。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當年阿富汗的軍隊,士氣高漲。

一組五六十年代阿富汗的老照片 看完真是讓人感嘆

當年認真學習護理知識的小護士。

現在的阿富汗,已經完全不是這個樣子瞭。歷史,並不是永遠向前的,一不小心就開倒車瞭,

老照片 70年代上海的菜市場

老照片 70年代上海的菜市場

1979年,上海虹口地區還是到處是菜地,當時這裡還叫做虹橋公社,就是一個鄉下,是上海主要的蔬菜生產基地之一。

老照片 70年代上海的菜市場

1979年,上海街道上的小菜攤,賣著西紅柿。這菜攤就是路邊搭瞭個棚子。

老照片 70年代上海的菜市場

1979年,上海大業果品商店,店前擺放著蔬菜攤。

老照片 70年代上海的菜市場

1979年,上海虹口三角地殺鵝。

老照片 70年代上海的菜市場

1979年,手提菜籃子,排隊購物的上海市民。當年還是計劃經濟 ,也是匱乏經濟,到處可以看到這樣的排隊場景。Hiroji Kubota 攝

老照片 70年代上海的菜市場

1978年,上海的菜市場。

老照片 70年代上海的菜市場

1977年3月27日,上海的一傢菜市場。Patricia Lee Lewis 攝

老照片 70年代上海的菜市場

1977年3月27日,買雞蛋的上海男子。Patricia Lee Lewis 攝

老照片 70年代上海的菜市場

1977年3月25日,菜攤上的上海男人。上海男人,喜歡買菜做飯,真的是模范丈夫,Patricia Lee Lewis 攝。

老照片 70年代上海的菜市場

1979年,上海的一傢肉店,二師兄就這樣被掛在那裡。1979年剛剛開始改革開放,老百姓的日子一天天好起來的,也能經常吃上肉瞭,隻是當年買肉還要憑票供應。Hiroji Kubota 攝

當然,物資供應大為豐富,是近些年的事情瞭。最後弱弱地問一句,現在上海的菜市場又是怎樣的一個情況?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作為日本最高的山峰,富士山是日本人最喜歡的景點之一。富士山是日本精神、文化的經典象征之一,這座火山也成為瞭日本這個國傢的一大標志,通過它在藝術和文學中的引用而廣為人知。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富士山實際上擁有許多張不同的面孔,日本攝影師Akira Tsutsui 拍攝瞭這座標志性山峰經常看不見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日本攝影師鏡頭下的富士山 美不勝收的四季美景

富士山很美,想去看看麼?

1966年波蘭面包店 波蘭老百姓的生活明顯比我們當年過得好

1966年波蘭面包店 波蘭老百姓的生活明顯比我們當年過得好

1966年,在波蘭首都華沙,一傢名為Liliput的面包店裡,面包師傅正抓緊做面包。

1966年波蘭面包店 波蘭老百姓的生活明顯比我們當年過得好

發酵好的面團,被做成面包生胚,準備放入烤箱。

1966年波蘭面包店 波蘭老百姓的生活明顯比我們當年過得好

香噴噴的面包,就這麼熱騰騰地出爐瞭。

1966年波蘭面包店 波蘭老百姓的生活明顯比我們當年過得好

面包是人們經常吃的一種食品,在波蘭人們把面包當成主食。這樣的面包店,隨處可見。

1966年波蘭面包店 波蘭老百姓的生活明顯比我們當年過得好

攪拌機很大,這個面包店看來還不小。

1966年波蘭面包店 波蘭老百姓的生活明顯比我們當年過得好

1966年波蘭面包店 波蘭老百姓的生活明顯比我們當年過得好

1966年波蘭面包店 波蘭老百姓的生活明顯比我們當年過得好

1966年波蘭面包店 波蘭老百姓的生活明顯比我們當年過得好

1966年波蘭面包店 波蘭老百姓的生活明顯比我們當年過得好

1966年波蘭面包店 波蘭老百姓的生活明顯比我們當年過得好

1966年波蘭面包店 波蘭老百姓的生活明顯比我們當年過得好

波蘭和中國,同為社會主義國傢。這麼多的面包,當年波蘭老百姓的生活明顯要好過我們啊。

烏克蘭特種部隊和美軍的聯合軍事演習 烏軍臥薪嘗膽 厲兵秣馬

烏克蘭特種部隊和美軍的聯合軍事演習 烏軍臥薪嘗膽 厲兵秣馬

2017 年 7 月 15 日,在烏克蘭和美國聯合舉行的 Sea Breeze 17 (海風)演習期間,烏克蘭特戰部隊準備準備登上美軍的CV-22 魚鷹傾轉旋翼機。

烏克蘭特種部隊和美軍的聯合軍事演習 烏軍臥薪嘗膽 厲兵秣馬

在“海風”演習期間,一名烏克蘭特戰部隊士兵與一名美國特戰部隊士兵在一起交流。

烏克蘭特種部隊和美軍的聯合軍事演習 烏軍臥薪嘗膽 厲兵秣馬

海風演習是美國和烏克蘭在黑海聯合主辦的多國海上演習,旨在增強參與國的互動性並加強該地區的海上安全。

烏克蘭特種部隊和美軍的聯合軍事演習 烏軍臥薪嘗膽 厲兵秣馬

美國和烏克蘭的特種作戰部隊聯合小組等待登上 CV-22 魚鷹傾轉旋翼機。

烏克蘭特種部隊和美軍的聯合軍事演習 烏軍臥薪嘗膽 厲兵秣馬

一名烏克蘭特戰隊員檢查射擊目標。

烏克蘭特種部隊和美軍的聯合軍事演習 烏軍臥薪嘗膽 厲兵秣馬

一名美國海軍特戰隊員在烏克蘭奧恰基夫的一個武器靶場觀察烏克蘭特戰隊員的射擊。

烏克蘭特種部隊和美軍的聯合軍事演習 烏軍臥薪嘗膽 厲兵秣馬

一名烏克蘭特戰隊員使用 AK-47 突擊步槍射擊。

烏克蘭特種部隊和美軍的聯合軍事演習 烏軍臥薪嘗膽 厲兵秣馬

一名烏克蘭特戰隊員在小型武器靶場進行訓練。

烏克蘭特種部隊和美軍的聯合軍事演習 烏軍臥薪嘗膽 厲兵秣馬

美國和烏克蘭特種部隊準備登上美軍CV-22 魚鷹傾轉旋翼機。

烏克蘭特種部隊和美軍的聯合軍事演習 烏軍臥薪嘗膽 厲兵秣馬

在“海風”演習期間,烏克蘭特戰隊員登船射擊。

烏克蘭特種部隊和美軍的聯合軍事演習 烏軍臥薪嘗膽 厲兵秣馬

烏克蘭之所以和美軍舉行聯合軍事演習,這一切都要從2014年說起。

烏克蘭特種部隊和美軍的聯合軍事演習 烏軍臥薪嘗膽 厲兵秣馬

2014年,俄羅斯軍隊發動瞭對烏克蘭克裡米亞的攻擊,結果烏克蘭軍隊大敗,俄羅斯占領瞭克裡米亞半島。

烏克蘭特種部隊和美軍的聯合軍事演習 烏軍臥薪嘗膽 厲兵秣馬

從此以後,烏克蘭軍隊臥薪嘗膽,厲兵秣馬。同時積極向西方靠攏,還請來瞭美軍做師傅。事實證明,此舉收到瞭很好的效果,在今年的俄烏戰爭中烏克蘭軍隊表現出色,讓俄軍吃盡瞭苦頭。

老照片 30年代的烏茲別克斯坦 不少朝鮮族小孩

老照片 30年代的烏茲別克斯坦 不少朝鮮族小孩

上世紀三十年代,在加裡寧畫像下喝茶的烏茲別克斯坦老百姓。當年的烏茲別克斯坦,還是蘇聯的加盟共和國之一。

老照片 30年代的烏茲別克斯坦 不少朝鮮族小孩

行禮的少先隊員。

老照片 30年代的烏茲別克斯坦 不少朝鮮族小孩

演奏軍樂的蘇聯紅軍士兵。

老照片 30年代的烏茲別克斯坦 不少朝鮮族小孩

拉手風琴的烏茲別克男子。

老照片 30年代的烏茲別克斯坦 不少朝鮮族小孩

列寧紀念碑前的朝鮮族小孩。

遠在中亞的烏茲別克斯坦怎麼會有這麼多朝鮮族呢?說來話長。從十九世紀中期起,就有不少的朝鮮族人為躲避戰亂定居到俄國遠東地區。1937年,斯大林下令,以國傢安全為由將朝鮮族人遷出遠東地區。於是,生活在遠東地區的20萬朝鮮族人被強制性遷徙到中亞地區的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等地墾荒。從此,在偏遠的烏茲別克斯坦又多瞭這些朝鮮族人,他們被稱為”中亞高麗人”。

這背後,是一段說不完的民族遷移史和血淚史。在這場大遷徙過程中,蘇聯方面根本沒把朝鮮族人當人看,根本沒提供足夠的禦寒衣物和食物,使得不少的朝鮮族人在遷徙過程中死於饑寒交迫之中。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烏克克拉馬托爾斯克市,在北頓涅茨河右岸支流科若內伊托烈茨河畔,是烏克蘭的鐵路樞紐。拉馬托爾斯克市有著不少的的無軌電車,給人好熟悉的感覺。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1991 年 10 月 31 日,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145路無軌電車,沿著馬雅可夫斯基街前往城市的主要街道。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1991 年 10 月 31 日,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奧爾忠尼啟則街的 181路無軌電車。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1991 年 10 月 31 日,克拉馬托爾斯克火奧爾忠尼啟則街上的 185 路無軌電車。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1998 年5 月 17 日,142 路無軌電車從 Sotsialisticheskaya 到馬雅可夫斯基街的轉彎處,亞歷克斯·克拉科夫斯基攝。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1998 年 5 月 17 日,馬雅可夫斯基街上的166路無軌電車,亞歷克斯·克拉科夫斯基 攝。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1999 年 5 月 7 日, Parkovaya 街的188路和195 路無軌電車。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2001 年 8 月 25 日,190路無軌電車。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2001 年 8 月 25 日,193路無軌電車。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2001 年 8 月 25 日,194路無軌電車。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2001 年 8 月 25 日,奧爾忠尼啟則街的144路無軌電車。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2001 年 8 月 25 日,184路的無軌電車。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2001 年 8 月 25 日,100路無軌電車。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2003 年 8 月 18 日,166路和138路無軌電車,康斯坦丁·克裡莫夫 攝。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2004 年 5 月 2 日,186路無軌電車,娜塔莉亞·赫裡帕琴科 攝。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2004 年 9 月,135路無軌電車,Pavel Torgalov 攝。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2004 年 9 月,193路無軌電車, Pavel Torgalov 攝。

老照片 烏克蘭克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無軌電車 好熟悉的感覺

克拉馬托爾斯克市是烏克蘭頓巴斯的一座小城,一直默默無聞。而就在4月8日,拉馬托爾斯克市的火車站遭到瞭俄羅斯軍隊的襲擊,造成數十名烏克蘭老百姓的死亡,上百人受傷。拉馬托爾斯克市以這樣的一種方式為人所知曉,不能不說就是一種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