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唄納入央行征信 對買車買房貸款影響有多大?

“螞蟻花唄”開啟服務升級模式並接入央行征信系統,一時間引發市場熱議。

用戶普遍關心,花唄賬戶納入央行征信後,是否會影響自己在銀行貸款買房、買車?花唄納入征信到底是不是壞事?花唄納入征信是否有具體的時間表?一些用戶出於擔心甚至直接關閉瞭這一借款渠道。

第一財經記者從支付寶方面瞭解到,根據部分合作金融機構的要求,花唄對部分用戶的服務協議進行瞭升級,但需用戶同意征信授權。

目前,花唄納入征信尚未覆蓋所有用戶群體。而對於花唄納入征信帶來的影響,綜合市場觀點來看,主要取決於消費者的貸款逾期情況,如消費者能夠按時履約,未來總體影響並不大。

花唄納入央行征信 對買車買房貸款影響有多大?

尚未全量覆蓋

在信用卡之外,近年來花唄、借唄、京東白條等為人們提供瞭多元化的信貸選擇。

不過與借唄等小額借貸產品不同的是,此前花唄作為消費貸款產品並沒有納入到央行的征信體系內。

近日,不少支付寶用戶反映稱,從6月開始陸續收到瞭花唄服務升級的通知,內容顯示為:為持續向您提供優質的花唄服務,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及監管要求,需要確認完成本次升級。而在用戶同意升級服務後,賬戶的基本信息、花唄額度及還款情況將會以月度為單位上報至央行征信系統。

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瞭解到,目前花唄納入征信並未覆蓋所有用戶群體,而是在經過用戶同意後逐步、分批次納入。目前,已有部分用戶收到瞭花唄升級、納入征信的通知。

支付寶方面對記者表示,近期,根據部分合作金融機構的要求,為瞭持續給用戶提供優質的服務,需要對這部分用戶的服務協議進行升級,其中包括用戶需同意征信授權。

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獲悉,目前花唄之所以沒有對全量用戶進行覆蓋,是由於納入征信系統還在技術準備過程中,需要一個調測的過程。

在業內專傢來看,花唄接入征信意味著信貸數據將被金融機構共享,無論是對金融機構而言,還是支付寶方面來說,均是利好。

“整體上是互惠的。”北京大學金融智能研究中心研究員劉新海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花唄沒有接入征信時,屬於體外循環,一些消費者的征信記錄不好,例如大量信用卡逾期,也能在花唄上借到錢;一旦花唄上瞭征信,這些消費者就要露餡瞭。對花唄來說,也能夠及早發現惡意貸款者。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花唄接入征信可能會造成一部分用戶的流失。一位花唄用戶對記者表示,與借唄相比,花唄無法套取現金,與信用卡、借唄等信貸額度相比又很小,一旦納入征信,花唄的優勢相對降低。“我們使用花唄的用途大多數是網購,誰會冒著萬一忘記還款而產生的逾期風險、影響征信記錄,用花唄去買一條褲子或者衣服呢?”

是否會影響銀行貸款

部分花唄用戶接入央行征信系統,一時間引發熱議。

有受訪者擔憂,一旦花唄接入央行征信系統後,頻繁使用會對個人征信造成影響,所以會選擇直接關閉這一借款渠道。“聽到花唄可能納入征信後,我就把花唄關瞭,害怕以後對我去銀行申請房貸或者別的貸款產生影響。”

不過,也有受訪者相對淡定。“如果我不逾期,不會影響我的征信記錄,上不上征信影響不大。”

用戶普遍關心的問題是:花唄納入征信到底是不是壞事?納入征信後,是否會影響其在銀行貸款買房、買車?

“因為幾千塊錢沒及時還,幾百萬的房貸就不能貸,這種情況過去也常見。”劉新海表示。

一位股份行人士也對記者表示,花唄接入征信後,肯定會對銀行放貸有影響。“一些用戶不僅有花唄,還有借唄、信用卡等多個借貸記錄,疊加在一起,我們會考慮借款人是不是太缺錢瞭。這些客戶如果沒有結清貸款,就屬於負債,這就很麻煩,我們要按照借款人的收入覆蓋負債2到2.5倍的標準,才能進行放款。”

不過,該人士也強調,“當然,如果沒有逾期並且已經結清貸款,是不會有影響的。現在很多房產中介會讓購房者在申請房貸之前還清所有信用卡、網上借貸等,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在劉新海看來,小額信貸的信用行為和傳統的信用評估規則相比,信用評分模型不一致,業務特點差距比較大,不能用一套信用風險管理標準來處理,銀行也會逐步調整規則和模型,總體未來可能影響不大。

強監管聯合貸款

實際上,借唄、花唄均是螞蟻集團與商業銀行合作助貸、聯合貸款的主要產品。記者從支付寶方面瞭解到,自2018年5月花唄宣佈向銀行等金融機構開放以來,已經有數十傢金融機構參與共同服務花唄用戶。

“在早些年的阿裡小貸模式下,由於央行接入瞭部分網絡小貸公司的征信,花唄全量客戶也可以接入征信的,但可能是考慮到接入征信一旦逾期會影響征信記錄降低對於C端用戶的吸引力,而支付寶代扣在一定程度上也提高瞭還款保障,所以阿裡沒有全量接入。但聯合貸模式下,這些客戶是銀行放貸客戶,接入征信則成為必然。”西南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數字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陳文對記者表示。

值得註意的是,近日,央行也開始開展商業銀行線上聯合貸款調查,並要求與“螞蟻借唄”合作、與“螞蟻花唄”合作要單獨列明。

在業內分析人士看來,央行排查線上聯合貸款以及將花唄分批納入央行征信系統,均出於對聯合貸款風險把控的考慮。此前,不少監管人士也多次提醒瞭商業銀行開展聯合貸款、助貸業務時需要關註信用、聲譽等風險隱患。

陳文認為,目前消費貸的真實資金流向並不是很明確,尤其是助貸、聯合貸模式下加大瞭出資方銀行對於資金實際流向的監督難度。而當前部分銀行和消費金融公司因為消費貸貸後管理不當頻頻被監管處罰,說明瞭對於消費貸資金流向的監管趨嚴,尤其是防止資金流向房地產、股市等投機領域以及諸如網絡賭博等不法活動領域。

“接入征信,強化瞭對於違約者的懲罰力度,這裡的懲罰主要體現在征信報告中的污點記錄可能會影響違約者包括按揭貸款等的獲批,以及獲批額度及利率,但具體影響多大,還要看各傢銀行的風控模型。”陳文稱。作者:杜川 來源:第一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