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電影節|當成熟遇到青澀:監制和演員如何與青年導演合作

澎湃新聞記者 陳晨

上海電影節|當成熟遇到青澀:監制和演員如何與青年導演合作

青年電影沙龍現場

7月28日,上海國際電影節的青年電影沙龍上,兩撥人非常集中地討論瞭兩個頗為實際且切中痛點的話題,成熟的監制如何幫助青年導演,以及成熟的演員如何看待與青年導演的合作。沒有金爵論壇的話題那麼大,卻是青年電影創作者在拍電影過程中會遇到的實實在在的問題。

相比於往年青年導演論壇更傾向於讓年輕人談他們的創作,今年的青年導演論壇選擇從“旁觀者”的角度切入他們的創作。

論壇分為上下半場,上半場徐崢、刁亦男、李少紅和黃渤共同探討監制如何平衡保持導演創作個性和完整的基礎上為作品加碼,下半場宋佳、呂星辰和梁靜三位演員則從自身與青年導演合作的經驗出發,談到一些青年導演如何打動演員以及可以規避的問題。

審美匹配很重要 扶植青年導演也是扶植背後的一群人

中國導演協會會長李少紅首先談到監制的作用,“監制對於新導演幫助巨大,可以用過來人的經驗和技術判斷,能夠對創作上的想法進行溝通,瞭解新導演的創意,拍攝中呈現出來,從而為質量進行保證。”

已經以監制身份出品過包括《我不是藥神》《超時空同居》等影片的監制徐崢,對於幫助青年導演找準市場的類型創作頗有經驗,他談起自己做監制的初衷,“我自己從演員轉向想自己拍電影,有很長的心路歷程,有很長時間為一部電影在掙紮,就是會碰到很多問題。對於剛剛想拍電影的導演,真的很需要監制這個身份。”

演員、導演黃渤近年也當起瞭電影監制,他發起的“HB+U”新導演助力計劃,就是希望為優秀青年導演提供優質的平臺和資源,該計劃推出的電影《風平浪靜》就在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入選官方片單上。黃渤談到自己其實常收到監制邀請,“一些很成熟的商業項目,為瞭海報好看一些讓你去做監制,其實並不能為電影帶來什麼,可能能賺點錢,但我都拒絕瞭。”

黃渤認為,扶植青年導演最重要的意義,是能夠通過扶植一個導演,扶植起一批人,“我們從行業裡汲取的養分,也有給予的需要。很多青年導演,一開始用不起很好的班底,請不起那些有名的美術、攝影,但他們都有自己摸爬滾打、志同道合的一幫工作人員。所以現在你看寧浩的攝影師、制片人,他們雖然不在一起合作,但都慢慢成為行業裡的中流砥柱,一個人能帶動背後的一群人,在這個意義上是尤其珍貴的。”

做監制經驗最少的刁亦男首先從導演的角度談到找對監制的重要性。他曾經有做完一個片子的分鏡是500個鏡頭,非要被監制要求改成1500個鏡頭的經歷,對他來說非常痛苦,“我被監制狠狠虐過,理念不同的話還是不要合作,一定要一開始就把人安排對瞭,從審美趣味,電影本體的趣味上的認同很重要。”

刁亦男認為,並不是所有的青年導演都需要監制的,“年輕導演要拍工業產品,是非常需要監制的,因為監制會給予很大的經驗實現一些原來想當然的事。如果拍的是非常自我表達片子,藝術片導演天天要找監制,我會懷疑他的動機。”

上海電影節|當成熟遇到青澀:監制和演員如何與青年導演合作

徐崢

對於這樣的觀點,徐崢倒不是完全同意,“你選擇藝術導演,就是欣賞他一意孤行的態度和對他審美的認可。藝術片導演也是需要監制的,你要保護好他,他要參加電影節你可以提供這方面的資訊,監制也是可以保駕護航的。”而監制商業片則是另一套標準和工作方法,“一上來評估整體制作和你的訴求,我之前的項目經歷瞭以年為單位的磨合,過程裡有很多導演就退瞭。”

面對青年導演,已經身經百戰的成熟監制們有時候確實很頭疼,這個吃力不討好的活有時候會讓這些有導演經驗的監制們比自己拍個片子更累。李少紅說自己不願意輕易做監制,“監而不制不行,但監到什麼程度是個問題,你又不能替代,再著急也得讓他經歷這個過程。”

刁亦男自嘲監制《平原上的摩西》時,一開始不自覺地一場戲連拍瞭8個鏡頭,快把整場戲拍完瞭,後來發現導演在現場有問題的時候,又常常在糾結要不要現場指出,怕傷瞭導演的自尊。

黃渤也談到,自己遇到一些青年導演心氣過高,但經驗不足又對實際情況認知不夠,“有些人信心滿滿,基礎為零,前一個階段中國電影迅猛發展給青年人帶來很多機會,但他們對目前的境遇並沒有那麼清醒的瞭解,而且對過來人的經驗又不是很服氣。”

面對眾多青年導演想要合作的訴求,幾位監制在現場也表明瞭他們的標準,黃渤說自己與其是選項目,不如說是選人,“導演的個人審美氣質、獨特性,這些是最重要的。”

走過五年的青蔥計劃,如今已經累計瞭20多個項目,12部完成的作品,“青蔥計劃從征集階段會收到上千個報名,之後分階段培訓,能跟著提高,逐漸完善達到可以拍攝的標準,這本身就是一個篩選過程。導演就是拍戲的人,達到拍的水準和標準,這是判斷的核心。”李少紅說。

上海電影節|當成熟遇到青澀:監制和演員如何與青年導演合作

青年電影沙龍下半場

演員是一道試金石 打動演員才能打動觀眾

青年電影沙龍的第二部分換瞭演員們上場來聊和青年導演的合作。

事實上,近年來青年導演的創作已經吸引越來越多明星和成熟演員的加盟,和過去大部分年輕人起步隻能用非職業演員的情況已經大不同。但已經拍瞭很多戲合作過大導演的成熟演員,遇上從來沒拍過電影的青年導演,時常也會發生些啼笑皆非的囧事。

帶著亞新獎入圍電影《日光之下》以及兩部創投入圍作品《孤星人》和《甜蜜變奏曲》來上海的演員呂星辰,回想起自己曾經和一位第一次拍電影的導演合作,其中一場戲需要非常飽滿的情緒大哭,鏡頭拍的又是她的特寫,結果她正沉浸在情緒裡,由於幫著搭戲的搭檔說錯瞭一句詞,錄音師就喊瞭停,令演員十分崩潰。

上海電影節|當成熟遇到青澀:監制和演員如何與青年導演合作

呂星辰

梁靜也說起自己遇到為新導演做制片人的經歷中,遇到演員正哭得起勁,導演突然喊停,理由是“這是分鏡的剪輯點”。“沒到剪輯臺上哪有什麼剪輯點啊,後來他都後悔死瞭,但是也沒辦法瞭。”

對於這樣的問題,演員們也談到,現在許多導演雖然文本能力不錯,但的確非常缺乏經驗。但演員們依然都表達瞭願意和青年導演一起成長冒險的意願,最重要的是,導演要能打動他們。

上海電影節|當成熟遇到青澀:監制和演員如何與青年導演合作

宋佳

小宋佳說,“這個導演要拍的,是不是真正心裡想要表達的東西,演員是可以感受到的,不管多大多小,隻要是真正想表達的,會吸引和你同樣的夥伴。”

呂星辰說,和成熟導演合作,效率更高,但和青年導演,可以共同摸索,現場有更多即興的東西,更有意思。

沙龍現場,以“新人導演”身份入圍此次上影節創投的演員王學兵,談起上一部入圍亞新獎的電影《未擇之路》,王學兵回憶,導演三番五次找到他,當他問為什麼非要找自己演,導演唐高鵬給他的回答是“你眼裡有有種天真”,這個答案讓王學兵感嘆“太會聊天瞭!”

回歸正題,王學兵談到,其實很多年輕導演不用擔心演員是不是知名度高瞭就不願意和新人合作,“隻要你的角色夠好,任何演員都缺好角色,越大的演員越需要。”

如今自己做瞭導演,王學兵想,不妨把演員的反應當作一道試金石,“你能感受得到你想要的演員是不是真的喜歡這個故事,打動演員才能打動觀眾。”他說,“如果我確定非常合適的演員,不是因為錢或者檔期這些外在的原因,是沒有認可這個劇本的話,可能是劇本還不行,那我就要不先別拍。做好一個劇本到能拍,是非常艱難的事,我不拍不是因為賭氣,是因為可能真的有問題。”

責任編輯:程娛

校對:欒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