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業大事!償二代二期要來瞭,資本認定更嚴格,所有資產都穿透計量風險

影響保險全行業的償二代二期要來瞭!

近期,券商中國記者獨傢從業內獲悉,啟動近3年的償二代二期工程已取得一定進展,目前正在保險行業開展第一支柱方面的聯動定量測試。現行規則下需報送償付能力報告的所有財產保險公司、人身保險公司和再保險公司,都要進行相關測試。

目前,二期一支柱已經進入第二輪聯動定量測試階段。共測兩個時點,即2019年6月30日和2019年12月31日,並要於8月20日前向銀保監會報送測試數據。

償二代二期工程包括三大任務二十六項工作。隨著二期一支柱進入行業測試階段,預計償二代二期規則試運行將不遠。根據監管此前所述,償二代二期工程按照“邊建設、邊實施”的工作思路,成熟一個,發佈一個,實施一個。

“償二代”是我國保險業償付能力監管的第二代制度體系,與“償一代”下保險公司規模越大資本要求越高相比,償二代的特點是風險導向的,即保險公司風險越高、資本要求越高。償二代自2016年開始正式運行,至今已五年。相較償二代一期工程更偏重於制度有沒有,償二代二期工程既要補齊制度短板,也要評估既有制度好不好,會進一步根據保險業最新數據校對修訂此前參數,同時,強化風險防控,擠出資本水分。

根據測試版的償二代二期一支柱監管規則修訂稿,保險公司的資本確認更加嚴格,體現政策意圖的調控性k因子被引入更多業務風險資本計量中,二期還在一支柱原有的1-8號規則之上新增“市場風險和信用風險的穿透計量”新規則,顯示出強化對全部資產風險穿透式識別和監管思路。

有咨詢公司人士預計,一些中小險企的償付能力可能會在償二代二期規則下有所下滑。同時也有專業咨詢人士表示,償二代二期各類業務風險因子在校準更新後是有升有降的,加之各傢險企的業務結構、投資組合不同,償付能力受到的影響不同,預計會是有些公司會提升、也有些會下降,不會一邊倒。

一傢外資壽險公司總精算師對記者表示,目前測試工作還未完成,但其目前初步估計,償付能力在二期後基本沒有太大變化。

新增多項規定,壓實認可資產價值

根據券商中國記者獲悉的償二代一支柱監管規則修訂稿,新規新增瞭多項規定,壓實保險公司的認可資產。

比如,新增規定:保險公司應當按照謹慎性原則,對資產可能發生的損失進行合理判斷和估計,足額計提減值準備,避免資產價值高估。

再如,投資性房地產不再以公允價值評估資產價值。保險公司以物權方式或通過項目公司方式持有的投資性房地產,應當按成本模式計量金額作為其認可價值。

還新增對聯營和合營企業的長期股權投資計提減值規定:

保險業大事!償二代二期要來瞭,資本認定更嚴格,所有資產都穿透計量風險

資本的認定新增一項要求:外生性

償二代二期也對資本的定義做瞭更嚴格規定。保險公司的資本應當符合的特性,在目前的存在性、永續性、次級性、非強制性4項之外,新增一項“外生性”要求,即保險公司不得以任何形式直接或間接為非內源性資本提供者提供資金或融資便利。

保險業大事!償二代二期要來瞭,資本認定更嚴格,所有資產都穿透計量風險

對於資本的認定,銀保監會財會部(償付能力監管部)主任趙宇龍於2017年9月償二代二期工程啟動時接受媒體采訪時有過闡釋。

他當時表示,償二代目前采用的是國際標準來定義資本,即隻有同時滿足存在性、永續性、次級性、非強制性四個特征的財務資源才能被認可為資本。但是,最近兩年的監管實踐表明,國內外的市場準入監管存在重大差異,中國還不能簡單照搬國際標準來定義資本。“償二代二期工程將會修訂完善資本的定義,提高資本標準,增加對資本的真實性、合規性的要求,防止不適資本和不實資本被作為合格資本計入償付能力。”

同時,保險公司核心一級資本、核心二級資本、附屬一級資本、附屬二級資本也有新增對應要求。

保險業大事!償二代二期要來瞭,資本認定更嚴格,所有資產都穿透計量風險

保單未來盈餘不再全部計入核心資本,分類計入核心二級、附屬資本

償二代二期的一個變化是,不再將保單未來盈餘全額納入核心資本,而是分級納入核心二級資本、附屬一級資本和附屬二級資本。

這是一個重大變化。趙宇龍此前談及這一修訂時稱:準備金中的剩餘邊際,其本質是有效保單的未來利潤,現在是全額作為核心資本的。對這部分具有預測性和較大不確定性的未來利潤,是否還能繼續作為保險公司的核心資本來使用,二期工程將重新進行評估,擠出資本中的水分,切實降低行業杠桿率。

根據券商中國記者獲得償二代一支柱監管規則修訂稿,這部分的新增規定為:保單未來盈餘,是指保險公司現行有效壽險保單剩餘期限所對應的當期確認的實際資本。

保險公司應當根據保單剩餘期限,對保單未來盈餘進行資本工具分級,分別計入核心二級資本、附屬一級資本和附屬二級資本。

(一)保單剩餘期限10年(含)以上的,保單未來盈餘按核心二級資本對應的資本報酬率折現到評估時點的現值,作為核心二級資本工具,剩餘部分作為附屬一級資本工具;

(二)保單剩餘期限5年(含)以上、10年以內的,保單未來盈餘按附屬一級資本對應的資本報酬率折現到評估時點的現值,作為附屬一級資本工具,剩餘部分作為附屬二級資本工具;

(三)保單剩餘期限在5年以內的,保單未來盈餘全部作為附屬二級資本工具。

資產風險普遍要“穿透計量”

此外,償二代二期一支柱最顯著的一個變化是,監管規則中增加“市場風險和信用風險的穿透計量”新規則。這一規則完善市場風險、信用風險中穿透法的原則和標準,強化對風險的穿透式識別和監管。

“在償二代一期工程中,穿透識別屬於特殊原則,隻用於少數情況;而二期工程將對所有資產進行穿透,這將成為對資產風險計量的普遍原則。如果資產無法穿透,將會適用懲罰性的資本要求。”趙宇龍曾稱。

穿透計量新規則,包括穿透計量的基本原則、穿透計量方法、豁免穿透、無法穿透、部分穿透等章節。

在穿透計量規則下,所有資產分為基礎資產和非基礎資產兩大類。基礎資產是指風險清晰,可以直接計量最低資本的資產;非基礎資產是指不可以直接計量最低資本的資產。

保險業大事!償二代二期要來瞭,資本認定更嚴格,所有資產都穿透計量風險

對於基礎資產,保險公司應當按照償二代一支柱下的市場風險最低資本、信用風險最低資本監管規則,來計量最低資本。

保險業大事!償二代二期要來瞭,資本認定更嚴格,所有資產都穿透計量風險

對於非基礎資產,新規則要求保險公司建立穿透計量管理制度,及時獲取非基礎資產的相關信息,識別非基礎資產的交易結構和底層資產,評估非基礎資產的風險水平,準確計量非基礎資產的最低資本。

總體上,穿透計量的基本原則包括:

1)“應穿盡穿”原則,對所有非基礎資產進行穿透,計量其最低資本。

2)“穿透到底”原則,將所有非基礎資產逐層穿透至基礎資產或者豁免穿透的非基礎資產。

3)“風險穿透”原則,識別非基礎資產每層交易結構的風險和底層資產的風險,按照底層資產的風險類別和風險暴露並考慮交易結構風險,計量各項底層資產的最低資本,並按照表層資產的風險計量相應的最低資本。

二期規則對非基礎資產最低資本穿透計量,給出瞭穿透計量方法。特別是列出豁免穿透、無法穿透、部分穿透的非基礎資產情況,對其風險分別給出瞭計量方法。

更多投資業務引入調控性K因子,體現監管導向

償二代二期規則的另一主要變化在於,在更多領域引入瞭政策調控性的特征因子K,特別是在投資端上新增k因子的領域眾多。這為的是更加體現監管政策導向,引導保險業服務實體經濟。

以市場風險來說,一項投資的市場風險最低資本,是其風險暴露和風險因子的乘積。風險暴露可理解為投資項目的市場價值,風險因子由基礎因子和k因子決定,基礎因子和k因子越高,風險因子越高,要求的最低資本越多。也就是,一項投資業務的k因子越高,對資本的占用和消耗就越多。

比如,二期規則下,保險公司對子公司、合營企業和聯營企業的長期股權投資,根據持股比例、投資對象分別設定瞭k1、k2因子。

持有上市公司股權時,對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20%,k1=0;對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20%,k1=0.2。未上市股權方面,對未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30%時,k1=0;對未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30%時,k1=0.2。

保險業大事!償二代二期要來瞭,資本認定更嚴格,所有資產都穿透計量風險

也就是說,對上市公司持股低於20%、對未上市公司持股低於30%時,不會造成額外的資本占用。

從投資對象來看,當投資對象屬於非保險類金融企業、與保險業務相關的非金融企業時,k2值分別為-0.25、-0.2,意味著投資這些企業股權會降低資本占用。

保險業大事!償二代二期要來瞭,資本認定更嚴格,所有資產都穿透計量風險

再如,涉及境外投資時,對境外固收、權益和境外子公司、合營企業和聯營企業的長期股權投資,會根據投資市場所在地是發達市場還是新興市場,而設定差別化的k因子。如果是發達市場的投資,k的賦值為0;如果是新興市場的投資,k因子賦值0.25,要消耗更多資本。

如果是境外投資的投資性房地產業務,則k值更高。根據房地產所處位置設定k因子,發達市場的k因子為0.2,新興市場k因子為0.4。

另外,新規還規定,保險公司持有同一交易對手資產賬面價值總和超過一定閾值的,所有涉及資產應當計量交易對手集中度風險最低資本。設置特征因子k,賦值0.75。

保險業大事!償二代二期要來瞭,資本認定更嚴格,所有資產都穿透計量風險

多項業務的風險因子校準更新

償二代二期有不少完善監管規則的變化,其中包括保險風險、市場風險、信用風險等風險最低資本標準的修訂。

比如,車險的基礎因子,現在是按車險規模分別設定不同的基礎因子,二期規則下,車險的基礎因子統一為0.096,k因子設定上,在現行規定基礎上,新增設定瞭公司車險保費增速與行業車險保費增速的對比特征因子k4。

簡言之,除車險保費低於20億的險企外,如果保險公司的年度車險保費增速高於行業整體,則依據超出增速的水平,賦值K4為0.15、0.25兩檔。也就是說,車險增速超出行業,則保險公司在資本上會受到“懲罰”。

另外,新規還調整瞭健康險、信用保證保險等多項業務的風險因子,新增瞭財險公司、人身險公司的保險風險、 市場風險和信用風險等可資本化風險最低資本的計量方法。這將對保險公司的償付能力產生影響。

2017年9月發佈的《償二代二期工程建設方案》共包括三大任務26項工作,其中包括完善監管規則的15項工作、健全執行機制6項工作,以及加強監管合作的5項工作。償二代二期工程按照“邊建設、邊實施”的工作思路,成熟一個,發佈一個,實施一個,原定爭取用三年左右的時間全面完成建設實施。

本文源自券商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