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筆下最強方丈,武功不輸魔教教主,頭腦碾壓正邪兩道

在金庸先生筆下,少林一直都是正道武林泰鬥級別的存在,隻要小說中有寫少林寺的,那麼多少都能出一兩個絕頂高手。

比如《天龍八部》中的掃地僧,《倚天屠龍記》裡面的少林三渡,還有那存在於傳說之中的達摩。《笑傲江湖》雖然主要是描寫五嶽劍派和日月神教的紛爭,但是少林也有出場。其掌門方丈方證大師更是一代宗師,易筋經內功已經臻如化境,撇開東方不敗和風清揚這兩個開掛級人物不算,方證大師的武功水平在書中基本已經是天花板級別,能壓制魔教教主任我行而不落下風,堪稱金庸筆下最能打的少林方丈。

不同於其他小說中打醬油的方丈角色,方證大師這個少林掌門在《笑傲江湖》中存在感還是比較高,甚至於是推動劇情發展的一個關鍵角色。當初令狐沖身受內傷,又被嶽不群逐出師門,可謂是慘到傢瞭。

而方證大師慈悲為懷,不僅收留瞭這個華山派棄徒,還願意用《易筋經》為其療傷。雖然這裡面有著魔教大小姐任盈盈以自由為交易,但方證大師卻也是真心救令狐沖,而且對於任盈盈也沒有加害之意。

莫大先生道:“好!江湖上都說,那日黑木崖任大小姐親身背負瞭你,來到少林寺中,求見方丈,說道隻須方丈救瞭你的性命,她便任由少林寺處置,要殺要剮,絕不皺眉。”

更難的是,方證大師為瞭救令狐沖,不惜違背門規,在令狐沖拒絕成為少林寺俗傢弟子的情況下,借風清揚之名,傳他《易筋經》,不僅救下瞭令狐沖的性命,還幫助其武功更上一層樓。

當初看這一段的時候,除瞭感嘆任盈盈為愛付出的真摯以外,也就是敬佩方證大師的慈悲瞭。至於令狐沖,差點兒沒被他氣死。任盈盈為瞭救他不惜放棄自由,自囚少林寺;方證大師為瞭救他,不惜違背門規戒律;而他還在那裡想著他的華山派,因此而不願入少林寺,甚至於最後被救也不解真相。簡直就是一個死心眼加大渣男。

當然,也正是由於令狐沖與任盈盈的少林寺之行,引得群雄齊聚少林寺,方證大師、沖虛道長以及左冷禪三大正派代表人物,三戰魔教教主任我行與令狐沖,引出瞭小說中的一個高潮。同時這場比武,也讓我們對於小說中各大高手的武功水平有瞭一個比較直觀的判斷。

這三戰裡面,第三戰令狐沖對上沖虛道長,二人根本就沒有出手,沖虛道長以曾經與令狐沖拆過劍招,想不出破解之法為由,這一次直接認輸。而第二戰左冷禪與任我行,左冷禪算是以逸待勞,且使詐取勝,勝之不武。

唯有第一戰,任我行對上方證大師,二人皆是滿狀態,鬥得最為公平,也最是精彩。任我行與方證大師以掌法對拼,其招式之精妙,旁人無不贊嘆,令狐沖、左冷禪以及向問天等人,無不甘拜下風。

方證大師不僅掌法不輸任我行,其易筋經內功更是能克制任我行的吸星大法,令任我行自愧不如。

心知再鬥下去,對方深厚的內力發將出來,自己勢須處於下風。

是故任我行開始尋求他法取勝,他出其不意,攻向一旁餘滄海,方證大師為救餘滄海,中瞭任我行的陰招,敗下陣來。

任我行所以勝得方證大師,純是使詐。他算準瞭對方心懷慈悲,自己突向餘滄海痛下殺手,一來餘人相距較遠,縱欲救援也是不及,二來各派掌門與餘滄海無甚交情,決不會幹冒大險,舍生相救,隻有方證大師確定會出手。

由此可見,方證大師武功水平是要高於任我行的,如果是正常的單挑,輸的多半是任我行。如果連任我行都打不過方證大師,那麼普天之下,能夠有實力擊敗方證的估計也就東方不敗和風清揚這兩個人瞭。

事實上,在對戰之前,任我行曾說當今天下,隻有三個半人能讓他佩服,其中方證大師就算一個。排位僅次於東方不敗和風清揚,至於武當掌門沖虛道長,隻能算半個。

任我行道:“不敢,不敢。老夫於當世高人之中,心中佩服的沒有幾個,數來數去隻有三個半,大和尚算得是一位。

從任我行這個評價來看,稱方證大師為武林第三大高手也不為過。

當然,相比於武功,方證大師更厲害的是智慧,其談笑間操縱江湖各派勢力,調節魔教與正派紛爭,堪稱武林操盤手。像左冷禪的五嶽聯盟,嶽不群的自私自利,在方證大師看來那都是小打小鬧,至於書中主角令狐沖,似乎都隻是方證大師的一顆棋子罷瞭。

他救令狐沖,看似是慈悲為懷,或者是為瞭拿住任盈盈這個魔教大小姐。但其背後卻是讓任盈盈、風清揚、任我行等人都欠瞭他的人情。而少林寺群雄齊聚,魔教與正派高手為瞭救任盈盈劍拔弩張,如果大戰下來,吃虧最大還是少林寺,佛門清凈地本就不該流血,而且若是魔教幾人死在少林寺,那麼必將被魔教記恨。

方證大師比武輸給任我行,未必沒有故意為之的可能性。而第三戰清虛道長主動認輸,也有著為少林考慮的想法在裡面。而放走任我行好處多多啊,他可以對付東方不敗,對付左冷禪,將武林的各方勢力維持在一個比較平衡的局面。

此等武功,此等智慧,說他是金庸筆下最牛方丈,應該不為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