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變異蔓延92國,印度“全球參與者”被除名,莫迪已成全民公敵

這個男人太難瞭,莫迪老仙已經成瞭全民公敵!由於變異毒株“德爾塔+”在印度的突變,讓原本被疫情籠罩的印度雪上加霜,甚至還對外蔓延至92個國傢。

莫迪不僅讓民眾對他喪失瞭信心,也讓一些西方國傢把印度從“全球參與者”中除名。印度疫情惡化到瞭什麼程度?為什麼會從“全球參與者”中除名?現在我們就來一探究竟!

疫情變異蔓延92國,印度“全球參與者”被除名,莫迪已成全民公敵

憑借能與中國相媲美的人口紅利,印度一直被歐美社會視為可以取代中國世界工廠地位的國傢。在中國的經濟和科技逐漸打破歐美在高端產業鏈的壟斷地位時,發達國傢為瞭能夠壓制中國的發展,就打算將印度培養成一個潛力股,試圖以此遏制中國。

因此印度一直被歐美國傢吹噓為最大的民主國傢,似乎這一頭銜讓印度引以為傲,加上最近幾年歐美國傢對印度在軍事和制造業的無償資助,如武器出口、工廠遷移等,都讓印度覺得自己終於等到大國崛起的時候瞭。

然而隨著第二波疫情的到來,本就脆弱的印度社會秩序瞬間崩塌,在疫情的迅速擴張下,印度再也無法重現第一次疫情的控制力,感染人數不到幾個月就趕超瞭美國,成世界最大感染率的國傢。

疫情變異蔓延92國,印度“全球參與者”被除名,莫迪已成全民公敵

美國憑借二戰時留下的經濟底子,雖然一度陷入疫情的困擾,但隻要事後重新采取有效的治理方法,要擺脫疫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例如拜登上臺之後,就開始采取各種經濟鼓勵措施,鼓動群眾主動接種疫苗。

雖然仍未因此從疫情的泥潭裡走出,但對比川寶時代的無為而治,拜登的做法顯然對美國起到瞭有效的止血作用。

而印度就不一樣,到瞭第二波疫情到來時,以莫迪為首的印度依舊沒有頒佈出有效的防疫措施,甚至莫迪本人還為瞭爭取連任的選票,發動群眾進行各種活動。

這些在中國人看起來極度危險的事情,印度不僅做瞭,還天天做,尤其是印度著名的大壺節,聚集的人數到達瞭一個頂峰。也同時在那一天,印度的疫情增長開始往3000萬人次突破。

在很多人印象中,給印度冠以“臟亂差”的標簽。從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持續到現在,環境問題都無太大改觀。比起垃圾滿地的街道,印度污染最大的其實是恒河。

疫情變異蔓延92國,印度“全球參與者”被除名,莫迪已成全民公敵

雖然恒河是印度的母親河,但他們對母親河的保護和治理十分懈怠,上至工業發展的污水排放,下至日常的生活廢水,都交給瞭恒河去解決,最終的結果就導致曾經還算幹凈的恒河,如今已經變成一個遍佈細菌的地方。

根據科學機構的調查顯示,如今的恒河一共存在上萬種細菌和真菌,換句話說如今的恒河已經缺乏瞭可以自主排污和自凈的功能,而新冠病毒的變種病毒德爾塔在印度爆發,有一部分就是從恒河發現的。

除瞭印度本身的醫療和衛生條件惡劣,莫迪對疫情防范的不重視,也是導致第二波疫情在印度瘋狂爆發的原因。莫迪算是印度繼英迪拉之後,歷屆領導者中比較有能力的,他通過廢鈔令進一步穩定瞭中央政府對地方財權的控制,這是莫迪最大的功績。

然而作為印度的領導,身在一個實行西方民主制度的國傢,莫迪也不可能避免被本土化的民主制度帶來政治環境影響,進而做出對應的妥協。而這些妥協帶來的負面結果,就是導致印度疫情無法用正常手段控制。

疫情變異蔓延92國,印度“全球參與者”被除名,莫迪已成全民公敵

印度是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傢,這是世界上所有國傢的共識,不過印度還是個宗教氛圍濃重國傢,宗教思想依舊是纏繞在印度的各個領域,種姓制度思想難以根治,便是因為宗教思想從現代社會抽離導致的。

而被宗教思想控制的國傢,最容易因信仰引發各種沖突,而這種沖突導致莫迪和之前的印度領導人無法完成中央集權制度的建立,導致地方行政權力可與中央抗衡。

莫迪上臺之後也意識到這個問題,所以也開始著手解決,廢鈔令也可以看做是莫迪為瞭解決中央集權推行的政策,不過這隻是輔助手段,主要手段則是以排擠穆斯林教徒的方式,將國內印度教徒拉攏到自己身邊,以達到政令統一的目的。

疫情變異蔓延92國,印度“全球參與者”被除名,莫迪已成全民公敵

然而這種手法的風險也是很大,一方面宗教仇恨變得更加激烈。另一方面莫迪想要籠絡住印度的教徒,就必須尊重印度教的各種禮節,以此履行莫迪作為一個印度教徒的職責,這樣一來與印度教相關的大型聚會和相關活動,在莫迪的允許下繼續進行。

同時印度人的文化水平比較低,很多人宗教思想高於科學思維,竟然出現喝牛尿和恒河水治療新冠,以及求神拜佛等諸多非人類的行為。

這些事情莫迪根本沒有去阻止,甚至還有意推動,因為這些行為都與印度教息息相關,如果強力阻止,必然會遭到印度教徒的反對,那麼莫迪的政治地位就很難保住瞭。

疫情變異蔓延92國,印度“全球參與者”被除名,莫迪已成全民公敵

不過這些行為明顯隻會助長疫情的惡化,如果是隔著一個海的美國,惡化最多隻會影響自身或者與美國相鄰的部分國傢,加之美國人口並不算多,這種情況對世界的破壞力並不大。

但印度則不然,13億的人口如今已經有3000萬人感染新冠,並且伴隨著逃離印度的人越來越多,病毒也逐漸蔓延到其他國傢,其中就有不少還是攜帶“德爾塔”變異毒株的,如今因為這些帶菌者而陷入危機的國傢,目前已經增長到92個。

這些受害國傢,除瞭中國通過嚴格防控尚未被波及,而以美國為首的歐美國傢則是最大的受害者,並且這些情況似乎還沒有停止,目前被波及的國傢仍在增加。

因此有一些本就對印度疫情控制不看好的專傢表示,如果印度這種狀況繼續下,將有可能被西方世界踢出他們的陣營,淪為一個國際孤兒。這對莫迪的政治野心無疑是又一個沉重的打擊。

疫情變異蔓延92國,印度“全球參與者”被除名,莫迪已成全民公敵

疫情帶來的壓迫,已經不是莫迪通過在西藏邊境駐軍可以解決的,如今的印度群眾已經因為莫迪的抗疫不力,對其逐漸失去信任。

莫迪剛上任的時候,人們認為他曾讓吉吉拉特邦創造過經濟奇跡,那麼他當選總理必然也可以重振印度經濟,帶領印度超越中國,成為第三世界的領導者。

但是如今疫情的反彈,徹底打破人民對莫迪的幻想。在6月份的印度總理選舉活動上,莫迪在許多邦都得不到應有的選票數,尤其是在莫迪比較重視的西孟加拉邦,莫迪的印度人民黨隻獲得75個席位,按照這種趨勢下去,莫迪想要連任的想法恐怕會就此落空。

這對於雄心壯志的莫迪而言,自然無法接受,於是便在6月21日的時候發表講話,聲稱做瑜伽能夠抵抗新冠,甚至帶頭率領民眾做露天瑜伽。

疫情變異蔓延92國,印度“全球參與者”被除名,莫迪已成全民公敵

在疫情肆虐的當下,禁止一切大型聚會是最重要的,而莫迪卻反其道而行之,無疑是將印度人推向瞭深淵。而莫迪這麼做不僅是為瞭爭取選票,更是想向世界推廣印度的國際影響力,恰好6月21日是國際瑜伽日,莫迪此舉是向世界展現自己的時刻。但這種行為除瞭自我安慰之外,根本不可能起到提高印度影響力的作用,反而會讓印度疫情更加猖獗。

盡管如此,在今年6月份,印度對待疫情反而有些放松,並且認為國內的疫情將會好轉,原因是在這個月對國內的民眾免費接種疫苗,因此許多人都覺得莫迪終於肯抗疫,疫情將會在免費疫苗推廣後得到徹底的壓制。

但這種想法隻是印度人的一廂情願,雖然印度已經有800萬印度人完成瞭接種,與此同時中國已經完成瞭10億人的疫苗接種,相比之下印度的進展完全不值一提。

疫情變異蔓延92國,印度“全球參與者”被除名,莫迪已成全民公敵

另外印度的免費疫苗也是很有限制性的,由於疫苗生產力十分落後,不可能在短時間讓所有人完成接種。同時落後的醫療體系管理,導致25%的疫苗都落到瞭私立醫院手上,而並非邦政府統一發放給醫院。

所以很多地方的疫苗數量不平衡,一些疫情嚴重的邦會陷入疫苗短缺的狀態,更進一步加劇抗疫的難度。

從宏觀的角度來看,印度的抗疫不順利,不僅危害到印度本身的社會發展,同時還影響到美國的在亞洲的戰略部署。在華為研究出5G技術之後,美國就一直想通過扶持印度,取代中國在制造業的地位,聯合許多發達國傢,將設在中國境內的工廠,轉移到印度。

而莫迪也將此事看做印度崛起的契機,一方面打壓中國企業在印度發展,一方面也出臺各種政策吸引歐美外資的到來。

疫情變異蔓延92國,印度“全球參與者”被除名,莫迪已成全民公敵

不過印度疫情的爆發,很快就讓歐美許多企業打消瞭將生產線開在印度的念頭,反而將自己的訂單和工廠遷回中國。

中國龐大的工業體系,是全世界獨一無二,不是任何一個國傢能夠擁有,外企都能在中國找到屬於自己的生產線,歐美想要徹底與中國完成經濟脫鉤,顯然是不現實的。

如果沒有爆發疫情,印度和美國或許可以一步步擺脫對中國的依賴,但他們在抗疫行動的拙劣表現,讓許多發達國傢對印度徹底失望,讓印度在西方世界的眼裡更加不堪,因為這時候他們才終於發現,他們眼中的中國替代者,除瞭人口可以與中國匹敵,其他方面完全不是對手。

疫情變異蔓延92國,印度“全球參與者”被除名,莫迪已成全民公敵

在G7峰會召開不久後,香港的《亞洲時報》發表的一篇文章稱,印度已經被西方世界認為,不再具備可以抗衡中國的力量。印度被西方夥伴作為抗衡中國的力量,是在特朗普時代開始形成的,這也是美國給歐洲的假象。

因此印度在疫情前的諸多問題,都被這個假象一一遮蓋,而這些問題一直都存在,隻不過缺少一個爆發點而已。印度如果想要重塑形象,還是先解決好內部問題吧。

今天的內容就分享到這裡,喜歡我的內容,請留下你寶貴的關註、點贊和評論吧!我們下期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