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提及猶太人,各位讀者的第一印象是什麼?是“短小精悍”的中東小霸王以色列?是手眼通天的富商巨賈?還是智商超群的科學巨匠?的確,猶太人的聰明智慧,是舉世公認的。

在人類的現代化進程中,猶太學者無疑占據著重要位置:從千年偉人馬克思,到科學狂人愛因斯坦,再到近代國際關系學之父漢斯·摩根索。

猶太人用事實證明瞭,自己民族的光輝和智慧:迄今為止,猶太人已獲20多次諾貝爾化學獎、50多次諾貝爾物理獎、50多次諾貝爾生理/醫學獎。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再從當今國際關系現實來看,數量龐大的猶太人,散居於五洲四海,在經濟、政治等諸多領域,都占據著重要的地位。尤其在歐美國傢,猶太人團體在政商界的地位,更是舉足輕重。

以美國為例,眾所周知利益集團與政府、政黨一起,並成為美國政治的三大支柱,而猶太集團又是美國利益集團的佼佼者。

再加上該集團在經濟、科技、人文等領域的超強實力,猶太人對美國社會的影響力,著實不可小覷。不僅如此,對於博弈正酣的中美關系而言,深挖猶太人對美國影響力,有助於我們更加深刻地理解,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一、猶太民族生存和發展的歷史回溯

猶太人(Jews)又名“希伯來人”,從人類學角度來看,屬於“歐羅巴人種”大類中的“地中海類型”。其族群語言為“希伯來語”(屬於“閃—漢語系閃語”語族),美國猶太人通用英語。

在19世紀之前,猶太民族散居於世界各地,由於長期的相互隔絕,彼此之間在社會文化、宗教禮儀和生活習俗等方面,存在較大差異,並由此被區分為3大支系:“阿什肯納茲猶太人”、“賽法丁猶太人”和“東方猶太人”。

根據希伯來古籍和《聖經·舊約》的記載,猶太民族的歷史最早可追溯至公元前2000年,其先賢亞伯拉罕及其子以孫撒、雅各,被尊為猶太民族的“始祖”,類似於我們中華民族的“炎黃”。

後來,一場大規模的災害饑荒,迫使以色列十二個部落的先民們背井離鄉,遠離祖先的土地,去往埃及謀生。但在古埃及,作為“外來戶”的猶太人,逐漸淪為瞭奴隸,過著悲慘的生活。

幸而幾個世紀後,其民族英雄摩西率領眾人出埃及,打破奴役枷鎖,奔赴自由,返回瞭其祖先的居住地“迦南”(今天的以色列)建立國傢。摩西去世之後,以色列國傢也曾一度強盛,並在所羅門王統治時期達到瞭巔峰。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但所羅門王去世之後,“以色列聯合王國”迅速分裂成北方的以“色列王國”和南方的“猶大王國”,並先後遭到亞述、巴比倫、古希臘和羅馬人的鎮壓和驅趕,最終亡國。猶太民族再度流亡世界,長達兩千餘年。

在整個歐洲中世紀的古籍中,猶太人都是以“叛徒”(出賣耶穌的猶大是猶太人)、“奸商”的形象出現,處處受到排擠和歧視。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更是有近600萬歐洲猶太人,慘遭德國法西斯的毒手。

直到二戰結束後1948年5月,猶太民族才在英美的支持下,在巴勒斯坦建立以色列國,數千年的“復國夢”才最終成為現實。

當今世界的猶太人口大約有1400萬人,其中500萬生活在“大本營”以色列,600多萬生活在美國,其餘300萬散居於俄羅斯、歐洲諸國和其它國傢。

大約在北宋時期,一支猶太人漂洋過來到中國,受到瞭趙宋王朝的禮遇,遂定居汴梁(今河南開封),並繁衍生息至今。在這其中,美利堅這片土地,和猶太民族可謂“淵源頗深”。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二、猶太人集團在當代美國的影響力探析

從歷史上看。“新航路”開辟之後,在歐洲大陸屢遭迫害的猶太人,似乎看到瞭希望。一些人就跑到瞭西班牙、荷蘭、葡萄牙在美洲的殖民地謀生。

1630年,荷蘭人曾經打敗瞭西班牙,占領瞭其南美殖民地巴西,並給予瞭猶太人宗教信仰自由。但1654年西班牙在巴西卷土重來之後,猶太人再度遭遇瞭嚴酷的宗教迫害,不得不再次逃亡,其中就有一批人跑到瞭北美。

1765年夏秋,一批猶太人從巴西東北部港口乘船北上,躲過瞭驚濤駭浪和海盜劫掠,最終被法國船“聖凱瑟琳號”發現,並把他們送到瞭北美的“新阿姆斯特丹”(今天的紐約)。

根據荷蘭文獻的記載,這件事發生在1654年9月7日,船上共有老幼22人,這天成為猶太人踏上北美大陸,揭開猶太歷史新一頁的歷史裡程碑。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當時的“新阿姆斯特丹”總督斯圖凡山特,深受歐洲傳統的“反猶太主義”的影響,並不待見這批人。他雖然迫於人道主義壓力,允許這批人上岸,但明令禁止猶太人“騷擾新殖民地”。要求他們老老實實,生老病死,一切自理,政府概不負責。

最初,實力微薄的猶太人,隻能做一些小買賣和打工維持生計,連猶太教堂都不允許建設。但新大陸畢竟不同於嚴苛的歐洲,經過上百年的努力,猶太人逐漸在北美大陸站穩瞭腳跟,並先後進行瞭四次大規模的移民活動。

1740年,英國的國會通過議案,允許北美大陸的猶太人入英國國籍。而且,許多美國獨立運動的先驅們,也都反對歧視猶太人。華盛頓就曾對猶太社團說過:“我們不贊許偏執行為,也不幫助迫害者”。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因此,又逐漸有一些歐洲猶太人移入北美,到1776年美國獨立時,猶太移民已有2500人。1815年拿破侖戰爭結束後,歐洲和美國新大陸的交流日益增加,美國開始瞭第二波猶太移民潮,這次主要以德國(普魯士)猶太人為主。

這些人到瞭美國之後,很快就適應瞭新環境,融入瞭美國主流社會。到瞭1841年,猶太人還進入瞭美國國會。到瞭1860年南北戰爭前後,美國的猶太人發展到瞭15萬人,1880年前後又迅速增長到瞭25萬人。

隨著新大陸的開發,到瞭20世紀初又有約300萬猶太人湧入美國,成為美國最大規模的第三次猶太移民浪潮。到瞭20世紀30年代,德國的“反猶太風潮”又起,並由其引發瞭美國第四次猶太移民潮。

1933-1945年間,至少有20萬猶太難民逃到瞭美國,其中有許多都是各行業精英,其中就包括大名鼎鼎的愛因斯坦,美國為此得益匪淺。

當然,美國國內也一直存在著“反猶太勢力”。比如上世紀30年代,受到歐洲“反猶太高潮”的影響,美國國內也組建瞭超過200個“反猶社團”,其中以德裔美國人為急先鋒。

但這些勢力,自始至終在美國都沒有形成什麼大氣候,猶太人在美國的發展,基本上算是“順風順水”。究其原因,猶太人在美國社會中的實力和地位的不斷提高,足以遏制任何“反猶潮”。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二戰後,“猶太復國運動”的核心陣地,從歐洲轉移到瞭美國,在猶太社團的積極介入和支持下,1942年5月紐約猶太代表大會,通過瞭《比爾特摩綱領》,支持猶太難民在巴勒斯坦地區獨立建國。

時至今日,在美國的猶太人,隻占美國人口總數的不足3%,但他們在美國的經濟、科技、輿論,甚至政治界,都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總體來看,在華爾街的精英中有50%是猶太人,美國知名律師中有30%是猶太人,美國科技人員中有50%是猶太人。憑借美國的超級大國地位,他們對世界政治的影響同樣不容忽視。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首先,從經濟層面來看。良好的教育水平,幾乎與生俱來的商業頭腦,賦予瞭猶太民族超強的“造富能力”——美國的億萬富翁中,猶太人占瞭三分之一還多。福佈斯美國富豪榜前40名中有18名是猶太人,前400大富豪排行榜中,有45%是猶太人。

許多在美國和世界經濟金融界如雷貫耳的大亨都是猶太人。比如投資商雷曼兄弟、“金融大鱷”索羅斯、“股神”巴菲特、Facebook創始人紮克伯格、洛克菲勒、摩根、羅斯柴爾德、以及大名鼎鼎的比爾蓋茨,都有猶太血統。在經濟高度虛擬化、金融化的美國,一直有著“華爾街聽命於華盛頓”的說法,而華爾街的經濟命脈,又掌控在猶太富商手中。

一直到今天,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的席位,連續三屆都被猶太人占據:格林斯潘、伯南克、耶倫,這些人幾乎主宰瞭整個美國的金融命運,並影響瞭全世界的金融秩序。

所以說“世界的錢,裝在美國人的口袋裡;而美國人的錢,卻裝在猶太人的口袋裡”,也絕非誇張虛構。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第二,從文化軟實力和輿論宣傳層面看。為什麼在中東的國際事務中,美國民眾總是那麼偏袒以色列?這和猶太集團的極力宣傳分不開。在美國的報刊、廣播、影視出版等行業,猶太人同樣占據著優勢地位。

所以,對於以色列遭受的“苦難心酸”,新聞媒體總是事無巨細,連篇累牘地報道。而對於巴勒斯坦人民遭受的屈辱、痛苦和傷亡,媒體往往是一筆帶過,甚至絕口不提——新聞往往就是輿論的塑造者,隻要掌握瞭麥克風,壞人也能輕易洗白。

具體來看,美國的現代影視產業其實就是猶太人最早創建的。比如眾人皆知的“好萊塢”,最開始就是由一群來加州謀生的猶太青年(以華納公司的華納四兄弟為代表),白手起傢創辦的。

在好萊塢的明星大腕中,芭芭拉•史翠珊、史蒂芬•斯皮爾伯格等猶太人,都是享譽世界的演員藝術傢。至於新聞媒體行業,那就更是猶太人的天下瞭。當今美國新聞傳播界的“奧斯卡”,創立於1917年的“普利策獎”的創始人約瑟夫•普利策,其父親就是一位歐洲猶太人。

至於其它的美國主流媒體,譬如《紐約時報》、《華盛頓時報》、《華爾街日報》、《新聞周刊》等,其背後都有猶太資本傢的影子。可以毫不誇張地講,這些媒體報道構成瞭多數美國民眾,對世界認知的主要信息來源,無時無刻不在影響著美國的民意和政策動向。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第三是在政治領域。在經濟富足的同時,猶太人影響和參與美國政治的熱情也十分高漲。歷史上數千年的流亡和受迫害的歷史,造就瞭猶太人深入骨髓的危機感和不安全感。

所以說,為瞭維護自己種族的安全穩固,也為瞭維護自己的經濟地位和物質財富,他們通常帶著猶如宗教狂熱般的熱情,投入到政治領域,幾乎是使出瞭渾身解數,去地影響著華盛頓的決策。猶太人影響美國政治的手段主要有兩種。

其一就是正常的投票選舉。當前的美國,“政治冷漠”的氛圍幾乎籠罩全國:18歲以上的美國公民的平均投票率,通常僅維持在50%上下,而美國猶太人的平均投票率始終高於90%。

尤其在猶太人聚居的紐約、加利福尼亞等州,猶太人的選票無疑會對美國選舉的大局產生重要的影響。

其次就是政治捐款。美國選舉政治,就是赤裸裸的“金元政治”,沒錢想當大官?沒門!上至總統,下至州長、議員的選舉,都是需要大把大把地“燒美金”,而且動輒上千萬、上億。一向“摳門”的猶太人,在這方面堪稱“大手筆”。

為瞭更加有效地進行捐款,猶太人在上世紀80年代就在組織瞭“政治行動委員會”,便於協調行動。最誇張的一次,在2000年美國大選捐款榜上,猶太人甚至包攬瞭前四名。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三、美國猶太人集團對中美博弈的影響論析

關於美國的猶太勢力,國際社會一直有一種說法:“猶太人在美國的勢力如此龐大,而且絕大多數猶太人都十分重視自身與以色列的關系,強烈關註以色列的命運。所以,美國似乎成瞭繼以色列之後第二個猶太人支配的國傢”。

所謂國際政治,無論表象如何紛繁復雜,其實質都是實力為支撐,利益為紐帶。而一國的所謂“國傢利益”,指的是“一切滿足民族國傢(Nation State)全體人民物質與精神需要的東西,是整個民族國傢利益關系的加總”。

因此國傢利益也絕非“鐵板一塊”,而是國內各階層、各勢力集團利益的“合力”。在分析國際局勢時,拋開“國傢利益”的外殼,深入分析一個國傢內部諸多利益攸關方的內部聯系,對於我們正確理解國傢間關系,大有裨益。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中美博弈,其實就是一場以國傢綜合實力為支撐,以實現各自國傢利益為目標的大比拼。

因此中國的真正對手,絕不是一個或幾個霸權國傢,隻要中國持續強大觸動瞭一些國傢和利益集團的利益時,必然會引發激烈爭端,這就是中國崛起進程中,急需要面對和解決的“成長的煩惱”。

在中美博弈日漸激烈的形勢下,相比於美利堅民族對猶太人的影響,我們更應該關註和思考,猶太人對美國外交事務尤其對華關系的影響。具體而言,那些貪婪無度的猶太財團,是鼓吹中美激烈對抗的重要推手,更是中國的真正對手之一。

為什麼猶太財團,是中國必須認真面對的“真正對手”?過去數十年間,中國經濟實現瞭飛躍式發展,創造瞭“中國奇跡”。但我們中國人依靠的,是實實在在的勞動致富,賺得一分一厘,都是血汗辛苦錢。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相比之下,美國人發財的路子,則是依靠損人利己的“美元霸權”,通過發展虛擬經濟、投行、債券、對沖基金等,華爾街猶太金融大鱷的“血盆大口”,需要無數的實體經濟去填充,才能充血續命。

也可以說,在過去很多年裡,猶太財團憑借著美國的經濟和軍事霸權,利用其金融優勢地位,從世界人民身上貪婪吮吸瞭無數的“民脂民膏”,每次剪起羊毛都毫不手軟。他們當然希望這樣的“好日子”,能夠永久延續下去。但中國的崛起和發展,打破瞭他們的迷夢。

從歷史上看,主張勤勞致富、協和萬邦的中華文明,和希望“以錢生錢”(金融)、剝削世界的猶太價值觀,存在著對立和沖突。

隨著中華文明的強勢復興,美國虛擬經濟的持續危機,中國通過“一帶一路”大力發展實體經濟,引領新一輪全球化浪潮。日後世界經濟發展的發展中,“實體”和“虛擬”之間的矛盾,以及“仁義道德”和“損人利己”之間的對立,將會成為主流。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再從現實層面看,強大起來的中國,主張“人類命運與共,世界和睦大同”,我們一直在努力推動舊有的國際經濟金融秩序,朝著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

比如,面對世界銀行、亞開行等手續繁瑣,附帶政治條件的貸款項目,我們中國和許多國傢合作創建亞投行,作為補充。這樣一來,作為舊秩序既得利益者的猶太財團,自然不甘心失敗。

一言蔽之,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必須在一個公平合理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中,才能實現。中國在推進國際秩序完善變革的過程中,必然會受到自於美國後面,那一群猶太金融寡頭們的阻礙,他們決然不會輕易地交出世界。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四、結束語

在如今的中美博弈“大棋局”中,美國雖囂張跋扈,“張牙舞爪”,但也是頹勢盡顯,日薄西山。正如我國領導人,所指出的那樣:“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但時與勢在我們一邊”。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7]俞鳳:《關於美國近年來反猶主義復蘇現象的探析——基於宗教、社會和政治維度的分析》,載《當代世界與社會主義》,2020年第6期。

總之,在國內“民粹主義”和國際“反霸鬥爭”的雙重夾擊下,美國自身已是“滿目瘡痍”。一場新冠疫情,又將美國引以為傲的“自由民主制度”的“傲慢與偏見”擊得粉碎。可以預見,在中美博弈這場關乎國運的“持久戰”中,勝利終將屬於中國。

但同時,通過深挖猶太人對美國影響力,我們也不難看出,以猶太財團為代表的美國資本寡頭們,絕不甘心自動讓出那些非法的既得利益,他們必然要想盡辦法,利用美國國傢機器,頑固地與中國持續對抗。

剝開所謂“國傢利益”的外衣,這些邪惡的資本大亨,才是我們真正的對手。對此,我們既要時時警惕,小心應對,更要堅持信心——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人間正道,終將伴隨著中國的和平崛起變為現實。

深挖猶太人對美國的影響力,就明白中美博弈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對手

[1]秦亞青:《權力·制度·文化——國際關系理論與方法研究文集》(第二版),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6年版。

[2](美國)詹姆斯·多爾蒂、(美國)小羅伯特·普法爾茨格拉夫著,閻學通、陳寒溪等譯:《爭論中的國際關系理論》(第五版)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2013年版,第158頁。

[3]時殷弘:《國際政治——理論探索·歷史概觀·戰略思考》,北京:當代世界出版社,2020年版。

[4]赫德利·佈爾著,張小明譯:《無政府社會——世界政治秩序研究》,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2003年版。

[5]習近平: 《共擔時代責任共促全球發展——在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年會開幕式上的主旨演講》,載《人民日報》2017年1月18 日,第1版。

[6]王偉偉 崔建樹:《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的運作機制與影響力拓展模式研究》,載《浙江外國語大學學報》,2021年第3期。

[7]俞鳳:《關於美國近年來反猶主義復蘇現象的探析——基於宗教、社會和政治維度的分析》,載《當代世界與社會主義》,2020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