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馮世寬,非常會站隊

馮世寬,原先是原西縣革委會主任,後來升任為黃原地區行署副專員、地區紀委書記,再後來擔任其他地區的行署專員。他不斷高升,靠什麼?能力?背景?還是其他的?

《平凡的世界》:馮世寬,非常會站隊

在原西縣工作期間,馮世寬是一把手,而田福軍二把手,他倆是上下級關系。盡管如此,田福軍並不是特別願意聽馮世寬的。兩人在工作理念上存在很大的分歧,馮世寬認為當時形勢大好,農民的生活過得還不錯。田福軍則不那麼認為,農民生活非常苦,這種問題就是當時的體制所產生的。如果不改革,不解放思想,苦日子還將持續下去,所以他堅決主張變革。因此,兩人在會上多次爭吵,他們的分歧也影響到瞭其他縣裡領導,逼得大傢不得不站隊表態。有的時候,馮世寬利用一把手的權勢強行將田福軍的意見壓下去,甚至於拒絕他發言。馮世寬真的不知道田福軍說的嗎?田福軍的發言來自於基層調研,來自於多年的數據統計,他曾經是幹統計工作的,而且在人民大學專門研修過,這是他的老本行。數據再加上基層的經驗,田福軍認為形勢並不是大好,而是很糟糕。馮世寬對這些想必也是清楚的,他不可能沒到下面調過研,所以瞭解到的情況跟田福軍一樣。當原西籍的中央領導回鄉訪友時,馮世寬他們早就將那些人接到縣裡,好吃好喝的供著,要求他們別說實話。而且高老下去調研時,他們早就安排瞭專門的村子,並且將東西提前安排好。馮世寬的做假再次說明瞭他非常清楚原西縣的實際情況。

《平凡的世界》:馮世寬,非常會站隊

既然清楚下面的問題,但是馮世寬仍然睜眼說瞎話,還是認為形勢一片好,哪怕原西縣窮得沒人瞭,他依然會說形勢大好!這麼做是政治要求,是站隊的需要,與上面保持一致的需要。明明靠經驗可以感知好壞的事情,硬要按上級的指示辦。馮世寬明白自己頭上的烏紗帽不是由下面決定的,而是上面。所以,下面的人水深火熱與他沒什麼關系,隻要處理好與上面的關系就可以瞭。上面說,人民公社就是好,哪怕真的不好也要說好。上面認為形勢一片好,哪怕真的不好也要說好。如果不跟他們一致,問題就嚴重瞭。如果上面的政策不行,導致瞭下面的問題,馮世寬仍然站在上面這邊,這是他的政治態度。正因為如此,所以他在原西縣可以一言九鼎,可以田福軍等人狠狠打壓。他認為自己在認真執行上面的規定,而田則是破壞者。

《平凡的世界》:馮世寬,非常會站隊

後來,田福軍升到瞭黃原地區行署專員這個位置,馮世寬進步比他慢,隻做瞭副專員,雖然去黨校培訓瞭,但是還是不抵田福軍。兩人曾經在原西縣的關系反轉瞭,田福軍成瞭他的直接上司。他隻是去醫院看生病的地委書記苗凱時抱怨幾句,後來態度馬上轉變瞭。首先,他跑到田福軍愛人所在科室,請求她看望下苗書記,以便為田福軍開展工作創造條件,他清楚苗凱和田福軍有隔閡,現在兩人一個是一把手,另一個二把手,如果關系不搞好,以後的工作怎麼能開展。做完這些後,馮世寬又親自跑到田福軍傢裡,向他賠禮道歉,說過去工作如何如何,並且還說到,如果不是田福軍拉住他,恐怕也不會坐到現在這個位置,田福軍是他貴人。馮世寬放低姿態,贏得瞭田福軍的信任,兩人冰釋前嫌,打算一起做好黃原地區的工作。

《平凡的世界》:馮世寬,非常會站隊

後來,馮世寬處處維護田福軍的領導地位。在一次視察城市交通工作時,當時的售票員對他們一行人出言不遜,也是馮世寬主動解決問題。黃原大橋坍塌引發瞭腐敗案,牽涉到田福軍老婆徐愛雲。已經升任黃原地區紀委書記的馮世寬沒有明確向田福軍說,隻是提到瞭他身邊的人。為此,田福軍自己查證,最後發現是徐愛雲收受賄賂。要不是田福軍主動打電話要求馮世寬將自己老婆帶走調查,他可能還不會處理。馮世寬帶公安幹警過來時,也沒有使田福軍為難,並且以自己人格擔保不讓他們給徐愛雲上手扣。馮世寬給足瞭田福軍面子,處處替他著想。從田福軍高升後,他就已經站好瞭隊,正因為如此,他的官也就越做越大瞭。

《平凡的世界》:馮世寬,非常會站隊

馮世寬這種人挺會見風使舵,他們以長官的意志為意志,自己沒有主見。長官說對的就是對的,錯的也要執行。如果他的長官是明主,能夠辦不少好事。如果不是,那麼就會助紂為虐。歷史上這種人還真不少,某人就是典型代表。

《平凡的世界》:馮世寬,非常會站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