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原來校長是這樣的人(小小說)

“尼姑墩,我回來瞭!”畢業七年後,東妹回到母校尼姑墩初中做語文老師。學校變化不大,校長還是牛校長。#教育#

女教師:原來校長是這樣的人(小小說)

年輕女教師

在尼姑墩,東妹學歷最高,初來乍到,牛校長曾表揚她年輕有為,這燃起瞭她心中的熊熊火焰。她要在尼姑墩大幹一場,不弄個“一官半職”,誓不罷休。她暗暗揮瞭揮拳頭。

為此,她每天頭一個到校,搞辦公室衛生,下班最後一個離開,備課、批改作業,不怕辛苦。好幾次,她隱約瞟到,校長在窗外看著她,眼裡笑瞇瞇的。“有戲!”她竊喜:“繼續。”

可是,第二周,她就被打臉瞭,而且是校長帶頭,狠狠地打。新老師都要上公開課,科組長找東妹商量,正好校長來瞭。他說:“上個系統課,明天就講。”“好!好!好!”科組長點頭如搗蒜。

女教師:原來校長是這樣的人(小小說)

牛校長(網絡配圖)

東妹懵瞭!系統課至少也要連上三節,就是將某一課文從“認識字詞”到“拓展應用”全部講完,即便是老教師也不一定能上好。況且,明天就講?“這個老牛,故意刁難,原來他是這樣的人!”東妹心裡發怵,但校長發瞭話,誰敢不聽?她隻得硬著頭皮熬夜備課。

擔心,焦慮,高度緊張,第一節課,她渾身出汗,有虛脫感。第二節,老牛來瞭,拿條凳子,坐在後面,聽得很認真。東妹心都提到嗓子眼,明顯感到小腿一直在抖。第三節下課瞭,東妹輕飄飄地離開教室,晚飯隻喝瞭杯牛奶。晚上要評課,她忐忑不安,等著“宣判”。

“我提個建議哈!”開始評課瞭,牛校長發話。“又要出什麼幺蛾子瞭?”東妹想。“大傢都提缺點和建議。”牛校長一揮手:“好聽的就都別說瞭,免得年輕人自以為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女教師:原來校長是這樣的人(小小說)

上課

“什麼?”老師們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東妹心裡嘀咕:“全說壞話,這不是故意整人嗎?這個老牛,怎麼是這樣的人?”

先是東妹的自我批評,然後,所有聽課的老師都提反面意見,評課變成瞭“批判大會”。東妹強忍著淚水,回到宿舍,使勁關上門,涕淚滂沱,哭瞭約摸一個多鐘頭。哭累瞭,她閉著眼,躺在床上左思右想。

終於,她明白瞭。要在單位出人頭地,光靠實力是不行的,還要與主要領導搞好關系。老牛這樣做,肯定是在暗示什麼。對!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她覺得自己還應該做些什麼。

女教師:原來校長是這樣的人(小小說)

老師們在聽公開課

第二天上午沒課,她跟教導處打瞭個招呼,跑到鎮上,買瞭兩條好煙和兩瓶好酒。大姑娘坐轎頭一回,白天她不敢行動,傍晚,她提著東西,貓在牛校長傢屋前樹叢中,準備伺機而動。

一會兒,來瞭個人,屁股一扭一扭的,明顯是個女的,右手拎著什麼,徑直走到牛校長傢門前,按門鈴,門開瞭。哇!是個年輕女孩哦!從背面看,身材超好,東妹都有幾分羨慕瞭。

今天沒戲,明天吧。回到宿舍,那個背影在東妹腦海裡揮之不去。一連幾天,東妹都看見那個女孩,就像進自傢一樣,進瞭牛校長的傢,一個多小時後才走。

女教師:原來校長是這樣的人(小小說)

女教師上課

牛校長的老婆死瞭20多年,是難產死的,女兒在外地讀書。這個老頭,多年未娶,大傢都以為他是對老婆情深義重,鬼知道,他竟暗渡陳倉,老牛吃起嫩草。“原來他是這樣的人。”東妹心想,她想揭開牛校長的“畫皮”。

那天,她多等瞭會,那個女孩出來瞭,她跟蹤著,出瞭校門。“站住!”她喊瞭一聲。女孩一回頭:“東妹,是你?”她一愣,站在她面前的,分明就是她7年前的同班同學,名叫芬麗。

芬麗告訴她,讀初中時自己父母雙亡,是牛校長救助瞭她,給她提供學費和生活費,一直到大學畢業,牛校長囑咐她,不要告訴任何人。大學畢業後,她在鎮政府上班,把牛校長當作瞭自己的親爸爸。這幾天,牛爸爸身體不舒服,她買瞭中藥,還煲瞭雞湯,每天送給他喝。哦,原來是這樣,東妹感到眼睛有些模糊。

女教師:原來校長是這樣的人(小小說)

芬麗和東妹(網絡配圖)

第二天,她又去瞭趟鎮上,把煙酒都退瞭,她不想送禮瞭,每天還是早出晚歸,默默地認真地做工作。四年之後,牛校長退居二線,要去上海女兒那裡瞧病,在歡送會上,他緊緊握住教導主任東妹的手,不住地說:“年輕有為!年輕有為啊!”(文中配圖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