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時期的遠程辦公是「真香」還是「無奈」?這傢公司如何做到的

如果要問這次疫情哪個行業火瞭,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可能會是遠程辦公,比如微信指數裡「遠程辦公」咋舌的熱度。

疫情時期的遠程辦公是「真香」還是「無奈」?這傢公司如何做到的

但奇怪的是,遠程辦公並不是最近才出現的行業,這些年沒有應用開來的原因是什麼?假如遠程辦公真如某些媒體驚呼的「真香」,那麼沒有疫情的時候為什麼就隻能敝帚自珍呢?究竟是疫情成就瞭遠程辦公,還是遠程辦公隻適於疫情時期?

先來看看我們是怎樣看待遠程辦公的。不支持的一方會認為:

  • 隻適合互聯網行業
  • 隻適合程序員等技術崗
  • 遠程辦公不好管理
  • 不方便溝通
  • 不符合商業保密要求
  • 工作效率不高(員工會偷懶)

而支持遠程辦公的人則是這樣認為的:

  • 遠程辦公的效率更高(省去瞭面對面的麻煩)
  • 遠程辦公節省瞭企業管理成本
  • 突破瞭地理限制

但真實的反饋卻是這樣的:

  • 遠程辦公使得工作時長更長瞭
  • 遠程工作的規定變得更嚴格瞭
疫情時期的遠程辦公是「真香」還是「無奈」?這傢公司如何做到的

更多吐槽見下文我的遠程辦公第一天

我的遠程辦公第一天_財經_澎湃新聞-The Paper

面對眾說紛紜的場面是否感覺有點一籌莫展,讓我們先來看看這傢公司是怎麼做的

MEGAEASE的遠程工作文化

「鏈接」

這是一傢以軟件架構服務為起步的公司MegaEase(其實做什麼業務不是重點),創始人陳皓,技術出身。大傢可以參考科創人的報道,能有更進一步的瞭解。

【科創人·獨傢】MegaEase左耳朵耗子陳皓復盤創業:第一年盈利被當騙子,線下廣闊天地大有可為 – 掘金

好,有瞭這些背景後就更有的放矢瞭,分以下幾個方面討論

軟件工程才是最佳選擇?

也許有朋友會說「MegaEase是一傢互聯網軟件工程公司,天生就適合遠程辦公」。誠然,MegaEase是一傢典型的軟件工程公司,參考國外的發展歷程,遠程辦公的確得益於互聯網的發展。並且我國目前仍然存在大量傳統行業,這些行業有明顯的勞動密集的特點,所以集中辦公更適合這些行業。

這麼說貌似能夠解釋得通為什麼大多數傳統行業反對遠程辦公。等等,集中辦公真的能解決這些勞動密集型行業的管理問題嗎?

對這些行業來說,集中辦公究竟帶來瞭哪些便利,減少瞭哪些成本,滿足瞭哪些需求?或者,這隻是我們想當然要遵從的慣例?

我們能夠看到的是,在這些集中辦公的企業裡,每天發生著這樣的一幕:即使大傢在一塊辦公,工作上的大部分協同還是在網絡上完成的。那麼對於國內幾百億市場規模的管理軟件的用戶,他們真的在乎是否集中辦公嗎?

與其討論要不要遠程辦公,倒不如討論遠程辦公滿足瞭這些用戶什麼需求。從目前的結果來看,這些用戶主要處理的是信息,工具是電腦,平臺可能是本地也可能是線上。那麼,是不是可以認為,隻要這些信息可以獨立於工作場景,可以脫離平臺,那麼遠程辦公就不是問題瞭呢?

因此是否適合遠程辦公與企業是否是勞動密集型、是否是互聯網行業、員工屬於哪個崗位無關。用戶是需求的集合,隻要有遠程的需求,就不應該區分行業和崗位。

小企業更好?

也可能有朋友會說「遠程辦公適合小企業,大企業做不瞭」。是的,大企業人數多,職能多,遠程辦公會帶來更多管理的隱患。

但這個問題可以從兩個角度來考慮——大企業能精簡成小企業嗎?大企業病是個別現象嗎?

一傢企業的哪些人員是必不可少的?從比較優勢上來看的話,企業有必要保留那麼多職能嗎?我驚喜地看到MegaEase給瞭我們一個很好的示范,他在職能精簡上做到瞭極致——隻要允許,都可以外包,HR、財務、行政、測試、開發都是可行的。

《規模》一書的作者Geoffrey West給出瞭一個普適的模型,不管是生物、城市、企業都可怕地遵循事物隨規模而呈現出的非線性變化。就企業來說,隨著規模的增加,不管是銷售額還是效率均落後於規模的增速。這是因為規模越大,越容易發生內部損耗。原因在於以下三點:

  • 企業規模越大,人與人之間的鏈接數呈指數級增長,相應產生的信息量也呈指數級增長。根據現實中的模型測算,大約為人數N^1.4
  • 信息量增多後平均每人付出的成本(心理成本和時間成本)增加
  • 溝通方式隻能通過遠程,削減瞭有效溝通的途徑

因此,就規模而言,大企業病是種客觀規律,與遠程辦公關系不大。

參考如下鏈接可瞭解更多

「鏈接」

線上or線下?

部分在線下工作的朋友可能會這麼認為「我的工作在線下,沒辦法線上辦公」,或者某些線上辦公的人會說「我的工作大部分在線上就能完成,我沒必要線下辦公」。

從陳皓的經歷中,盡管MegaEase的業務在線上,他仍然需要去線下尋找客戶的需求,因為線下的市場更廣闊。用他的原話「我突然意識到,要從網絡上走出去,去線下,看看真實的世界究竟怎麼運轉的。」因此,糾結於線上還是線下真的沒有必要。好比這次疫情,不少媒體對線下生意感到極度悲觀,但如果長期看,線下不存,線上將焉附?

疫情時期的遠程辦公是「真香」還是「無奈」?這傢公司如何做到的

自驅力,表象還是內因?

陳皓特意強調瞭遠程辦公需要好的人,而所謂好的人又強調瞭自管理和自驅動。並且他也承認「你會發現,這樣的人是任何一傢公司所渴望的人,和遠不遠程無關。」隻是如果是遠程團隊的話,你會被逼著要招到這樣的人。

真的如此嗎?是遠程的環境隻需要好的人,還是好的人隻適合遠程的環境,抑或這種情況下好的人滿足瞭另外一種心理需求?換句話說,好的人不管在線上還是線下,無論遠程還是集中,他們都是被強烈需求的,和執行力與時間精力無關。那麼他們到底是造成這種需求的表象還是內因?

引用領導力專傢Susan Fowler的研究成果,Autonomy, Relatedness, Compentency是驅動員工的動力。因此,與其尋找好的人,倒不如解決為什麼需要好的人以及好的人為什麼需要我們,因為「好的人」也會成為「不好的人」。

更高的效率…嗎?

先講個故事,國外的朋友和我聊起他們國傢的人做完手頭的工作後,會去找是否有其他的事可以做;而國人遇到障礙後習慣於等待障礙被解決,或者做完手頭的事後休息。也聽到有的員工這樣說「今天份額的工作做完瞭,有事明天再說」。

如果說我們遠程辦公是為瞭提高工作效率(站在管理者或部分員工的立場來說的確如此),但這又帶來兩個新的問題:

  • 是因為遠程辦公而提高瞭效率嗎?
  • 給誰提高瞭效率?

而站在另外一部分員工的立場上,效率提升意味著單位時間內給雇主做瞭更多的事情,他們的體驗是不太好的,心理成本與管理者的並不一致。

疫情時期的遠程辦公是「真香」還是「無奈」?這傢公司如何做到的

遠程辦公的另一爭議來自於溝通成本,而溝通也與效率分不開,有人認為新技術的應用降低瞭溝通成本,也有人吐槽大大增加瞭溝通成本。支持降低成本的人贊美更便捷的協同工具,而吐槽增加成本的人則遷怒頻繁的簽到和多出來的日報、總結。

這兩種不同的反應本質上是來自於不同的需求,既是組織形式(集權還是開放)決定的,也與企業競爭優勢相關。

疫情時期的遠程辦公是「真香」還是「無奈」?這傢公司如何做到的

其他心理需求

關於心理需求的理論與解釋已經夠多瞭,倒不如看實際的情況來得更直觀。一個案例是關於管理層,另一個案例來自員工層。

疫情時期的遠程辦公是「真香」還是「無奈」?這傢公司如何做到的

原文鏈接如下:

內部人才會懂:為什麼機關單位,根本搞不瞭遠程辦公?

結語:什麼才是合適的

撇開這次疫情的背景下,要不要選擇遠程辦公對大部分國內企業來說,其實更多的是心態的問題,不是管理方法的問題。首先要解決的是why,其次才是how,在哪裡工作和如何工作不是那麼重要。

疫情時期的遠程辦公是「真香」還是「無奈」?這傢公司如何做到的

具體到決策上,則是一個成本計算的問題,不同的企業相應的成本也不同——

遠程辦公的價值=管理成本+溝通成本+心理成本-替換成本

遠程辦公提高瞭社會分工協作的效率,給瞭部分企業成本更低的選擇,我想這才是遠程辦公提供的最大價值吧。P.S. MegaEase的發展歷程有很多可以借鑒參考的地方,其中一個問題是「技術驅動型公司的發展軌跡和其他公司的對比有什麼異同」,歡迎朋友們交流你的看法。

Published in News by Stev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