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線上的工廠”對“90後”說:您看我還有機會嗎?

數據顯示,平均每年150萬人離開制造業。流水線以外,他們成為瞭外賣員、快遞員……沒有上升通道、工作枯燥、成瞭年輕人離開傳統工廠最主要的原因。

這是五年前央視紀錄片《流水線上的女工》講的故事:這是五年前央視紀錄片《流水線上的女工》講的故事:

每天就是規定的量、規定的工序,反反復復車,反反復復車。就想啊,難道這樣子車一輩子嗎?”

“流水線上的工廠”對“90後”說:您看我還有機會嗎?

“之前我不會用電腦的,我連開關機在哪裡我都不懂的。最難的,因為沒有學歷,你的反應會沒那麼快,你會聽不懂,所以我就非常努力,非常努力,一直想要做到更高的職位。”

湖北姑娘李燕從一線女工做起,在接受央視采訪時,她已經是一個不小的主管。

“流水線上的工廠”對“90後”說:您看我還有機會嗎?

五年過去瞭,李燕加入瞭阿裡巴巴建設的這傢號稱代表未來制造業方向的工廠。現在的李燕剛轉崗CI(持續改善)部門,之前的她在新制造負責一個工廠的運營管理,大概(管理)200人左右。

“流水線上的工廠”對“90後”說:您看我還有機會嗎?

留在制造業的李燕可以說是這個行業難得的上升個例。各地相關數據顯示,從2015到2019年,雖然進城務工人員總數增加瞭1300多萬,但從事制造業的工人卻減少瞭660多萬人次。也就是說,平均每年有150多萬人離開制造業。這其中就有許多年輕人。年輕人們都去哪瞭呢?為什麼工廠越來越難以留住年輕人?

本期,我們想講講流水線和年輕人的事。

“流水線上的工廠”對“90後”說:您看我還有機會嗎?

李燕介紹說:相較於傳統工廠,這傢工廠會更有科技感。同時,整體的環境氛圍,身邊的年輕群體也比較多。

嗯?年輕人多?這和我瞭解的好像不太一樣。1995年,在服裝、皮革、玩具等勞動密集型制造業中,35歲以下員工的比例在當時企業中接近90%。

“流水線上的工廠”對“90後”說:您看我還有機會嗎?

但近十餘年來,縱觀整個勞動市場,30歲以下農民工占比逐年走低。從2008年的46%下降到瞭2019年的25%。中國的流水線正在流失熱血青春。

我很好奇年輕人逐漸離開生產線的今天,阿裡的這傢工廠是靠什麼吸引瞭他們。模擬面試後,我即將在這裡開始我一天的工人生活。

“流水線上的工廠”對“90後”說:您看我還有機會嗎?

我的師傅何恩麗帶我體驗瞭牛仔褲生產流水線的一環——通過“四線打編機”縫紉牛仔褲後片。而在聊天過程中,我才知道何恩麗曾經離開過服裝廠做過客服、主播,但最後都沒有堅持下來。今年她做回瞭老本行,在阿裡的這傢工廠做縫紉工。

“做過一段時間的主播,還是挺辛苦的,一次播四個小時,中途不能離開。中途離開一下去個衛生間,老板都會都會說。工資再高,也就那樣,沒有做工廠的工資高。”

和我預想的不同,薪資並不是她當初離職的主因。有縫紉技能的她,收入其實不比一些文職工作低。那她為什麼還想要離開呢?

“再往上走,估計也就是個組長啊。還年輕嘛,先多試試再說嘛。”

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李燕一樣,完成從產業工人到企業管理層的轉變。相比收入問題,何恩麗們更擔憂的是,未來的職業發展,一輩子做流水線工人也不實際啊。對於傳統工廠和傳統制造業,李燕說到:

“傳統工廠,那就是一個蘿卜一個坑,(職業)天花板也會比較低。當時同期工作的一些同事,有一些沒有選擇再做服裝瞭,然後有一些人就還繼續在原來的基礎崗位上面的做著。”

專業技能培訓的缺失和較低的受教育水平,讓絕大多數工人難以逃離流水線,在職業發展道路上裹足不前。

“流水線上的工廠”對“90後”說:您看我還有機會嗎?

2017年數據顯示,接受過技能培訓的農民工僅約30%,在2019年的調查中,大專及以上文化程度的農民工約為11%,多數為初中文化水平占比超一半。

相比中國老牌工業強國,德國有著一套更系統的產業工人培養體系,雙軌制職業教育項目一般持續2到4年,政府聯合企業等多方設計瞭一套標準化的培訓課程。結合理論教育和實踐培訓,不僅僅是教授技能,更關鍵的是培養能解決問題的人才。學員通常每周花3到4天,在公司實操,剩下的時間則在學校學習理論知識。這幾年,面對數字化的沖擊,德國政府和企業聯合發力支持在教育。政府在去年落實法案,為雇員和雇主發放再教育補貼。同年,西門子集團拿出一億歐元創立繼續教育項目。再敏銳一點的像寶馬,幾年前就針對數字化工廠的需要開發培訓項目。這樣緊跟時代的學習,似乎的確為職業後期發展帶來更多可能。

“另外一個點是什麼呢?就是工廠幹的活都是這種變化比較小的,會覺得很枯燥。此外,工廠裡的年輕人會覺得制度很多。現在九零後零零後不是都是想自由嗎?”

現實的種種因素讓年輕人拼命逃離流水線。有數據統計,離開工廠後,產業工人大部分流向瞭外賣和快遞行業。在餓瞭麼300多萬名騎手中,有15%的外賣騎手是工人轉型。美團外賣在疫情期間新增的100萬外賣騎手中,超過二十五萬人來自制造業。

“流水線上的工廠”對“90後”說:您看我還有機會嗎?

萬能編輯部曾經跟拍過兩位新生代農民工離開工廠做騎手的故事。缺乏系統職業教育的年輕人在離開工廠後,往往也很難融入新的工作崗位。既然工廠外的世界也沒有那麼容易,那麼工廠想留住年輕人是否也不是完全沒有希望呢?

對此,李燕介紹到,在阿裡工廠內,90後占比50%以上,還是很高的。同時,依靠系統的指令去觸發,跟員工去做溝通。那員工相對來說,他會沒那麼有約束感。

此外,相比較之下,員工的發展空間會大更大。工廠內部有一個晉升系統,從初級到中級再到高級,全能,成長為技術員等等。會有一級一級的升級,相對來說比較公平公正。

除瞭管理溝通方式的改變,明晰的晉升通道,當然還有良好無污染的作業環境。該工廠一天就會打掃四次,其他的工廠是沒有這樣的。對於牛仔褲制造,以前工廠裡的化學污染相對比較嚴重,但是這個工廠懷孕的職工也能工作。

“流水線上的工廠”對“90後”說:您看我還有機會嗎?

如果流水線能發生改變,工人在良好的環境從事有發展潛力的工作,也許他們就不一定會選擇在風雨中冒險飛奔送外賣瞭。而我更感興趣的是,信息化的生產體系和工人個體間的關系。在追求“智能制造”的工業4.0時代,當年輕人回到工廠,他們會在不久的將來面臨被人工智能取代的窘境嗎?

產品技術負責人陳良接受采訪時說到:

“自動化它隻能解決一部分,特別是像服裝這種非標行業。無論是衣縫、走線,並不少能靠機器完全解決的。特別復雜的工藝,一定是有人的。而我們現在正在解決的是,你這個員工到底要掌握什麼樣的技能。我們還會給每個員工配置一個IPAD,點擊一下就可以讓機器來送原材料,也可以讓機械臂幫忙抓東西,讓機器做機械性的活動。而我們的工人更多的來做創造性的工作。”

“流水線上的工廠”對“90後”說:您看我還有機會嗎?

工業革命後,人類的生活進程不斷加速。煤炭、電力,這些都是曾經的能源,現在數據核算法成瞭新的能源。一個年輕人如果想要回到工廠,並且收獲工作的幸福感,可能需要找到超越數據和算法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