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年,神童寧鉑與副總理對弈連贏2局,名揚天下卻出傢為僧

“自古英雄出少年”,青少年一直都是國傢社會發的重要支撐。當然,他們對於國傢發展的推動有好壞方向、快慢速度之分。成績優秀、品德高尚的青少年能推動社會和諧穩定,反之能敗壞社會風氣。

有天賦的“青年才俊”一類人給國傢社會的推動力是巨大的,因為他們擁有超乎常人的智力和創造力。中國自古以來就不缺乏”青年才俊”,歷史上的”天才兒童”層出不窮,一個比一個厲害。那麼近代中國名聲最大的”天選之子”寧鉑是怎樣讓全國人民驚訝到讓人惋惜的呢?

一、 少年天才,天賦異稟,一時間全國皆知

寧鉑1965年出生於中國江西贛州,父母都是普通百姓。根據寧鉑的父親寧恩的回憶,寧鉑很小的時候就表現出超出常人的天賦。

1977年,神童寧鉑與副總理對弈連贏2局,名揚天下卻出傢為僧

在寧鉑2歲的時候就能流利的背誦幾十首詩詞;3歲就能獨立數很多個數;4歲的時候就會寫很多個漢字;5歲因為和父母一起被下放到農村。

由於農村缺乏幼兒教育書籍,寧鉑隻好有啥看啥,不管是報紙還是馬克思選集,寧鉑都能讀。在寧鉑6、7歲的時候接觸到中醫古籍,在自學一段時間後能自主開出一些藥方。

當親戚朋友問道寧鉑父親是怎樣教育出這麼一個聰明的孩子時,寧鉑的父親認為可能和生病後吃瞭一些“補品”有關。寧鉑父親回憶:“他很早就成熟、懂事瞭,比起同齡孩子他能夠安靜的自主學習、自控能力強”。

1977年,神童寧鉑與副總理對弈連贏2局,名揚天下卻出傢為僧

但是寧鉑真正做到“人盡皆知”,被全國人民譽為“中國第一神童”還是因為他與副總理下棋。1976年,因為國傢經濟蕭條、教育衰敗、人才凋零。李政道教授給中國科學學院寫信,建議中科大招收人才,發展教育,為國傢建設提供人才。李政道教授的建議受到瞭當時領導的高度贊同。

二、與副總理對弈,連贏兩局

在江西贛州的寧鉑早已“小有名氣”,很多人都知道江西贛州有個神童。1977年,寧鉑父親的多年老友——江西冶煉學院倪霖教授對於寧鉑的聰明才智十分驚嘆。又聽說中國科學學院準備招收地方人才。

因此向國務院副總理方毅寫瞭一篇推薦信,信件的大致內容先是闡明青年才俊對於國傢、社會的重要性,以及寧鉑超於常人國傢應該重點培養。

1977年,神童寧鉑與副總理對弈連贏2局,名揚天下卻出傢為僧

方毅副總理在閱讀來信和深思熟慮後,將信件轉交給中國科學院下屬的中國科技大學,並批示:“如情況屬實,因考慮破格收入中科大學習”。當時正是“百業待新”,很快中國科技大學就派出專傢組,去到江西考察包括寧鉑在內的三個“天才兒童”。

考試的科目為數學,在理工科裡面數學是最為基礎的科目,因為不管是物理還是化學,都離不開數學。當時寧鉑的成績位居第二,但是中國科技大學在經過多方考慮後,最終決定錄取寧鉑。

進入中科大之前,副總理方毅專門接見瞭寧鉑。並與他下圍棋,在對弈中,寧鉑顯得怡然自得。最終寧鉑連贏兩局,就連副總理都不得不嘆服。這個消息報道後,全國為之驚訝。

1977年,神童寧鉑與副總理對弈連贏2局,名揚天下卻出傢為僧

三、 進入中科大“少年班”,因專業問題,最後選擇墮入空門

被中科大“看上的”寧鉑是激動且忐忑的,但是真正憂慮的是中科大的校長。因為寧鉑進入學校,和普通大學生一起上課學習那樣會太浪費時間,寧鉑學習的安排使得中科大的校長十分頭大。

在請示上級和多方商討後,中科大決定成立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專門招收和培養“天才兒童”。“少年班”可以說是因為寧波而成立的。

進入大學的寧鉑剛開始覺得一切都是那麼的陌生和好奇。在面臨專業選擇時候,校方“要求”他選擇熱門的物理學,畢竟國防建設最需要的就是物理學人才。但是寧鉑最感興趣是天文學,但是學校的天文學不行並且校方不讓他選,所以他向校方申請轉校去天文學強勢的南京大學。

1977年,神童寧鉑與副總理對弈連贏2局,名揚天下卻出傢為僧

校方卻回應:“即來自,則安之”。幼小的寧鉑無力反抗,這也許也是導致他最後選擇參禪悟道的重要原因。

被強迫學習物理學的寧鉑無力反抗,但是他在課餘時間都在研究天文學和宗教,甚至逐漸沉迷更為迷信的星相學。他的這些行為也許是出於對物理的不感興趣,也許是對校方強迫的無力掙紮。

19歲寧鉑從中科大畢業,直接成為中科大的講師。在當時是全中國最年輕的大學講師,人們都相信這位“第一天才兒童”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但是在寧鉑的心中已經萌芽逃脫世俗的種子。

2002年,寧鉑去五臺山遊玩,已經有妻有子的他居然選擇出傢,最後校方找到十秒被勸回。雖然寺廟的生活不長,但是那裡的寧靜是哪裡都不能比的,寧鉑的心中出傢的願望越來越強烈。

1977年,神童寧鉑與副總理對弈連贏2局,名揚天下卻出傢為僧

2003年,寧鉑義無反顧地再次出傢,對於校方的勸說和父母妻子的請求都不為所動。這次,他終於成功瞭

如今的寧鉑在佛教上也是小有所成,有的人甚至說他是“高僧”。有記者聽過他在寺廟講經,說他講學時語速很快、記憶力超群,上課不用翻教材,墮入空門的他已經是那樣的“天賦異稟”。但是據他自己說,要是在當年中科院對他的數學測試中他沒有被破格錄取,那麼他的生活可以說是一直快樂的。

總結

天才兒童固然重要,但是他們的教育更為重要。教育問題無論是在國傢、還是社會中都一直是重中之重。在國傢中對於青少年教育的成功可以推動國傢發展;在傢庭中子女的教育成果能保證傢庭和睦。

1977年,神童寧鉑與副總理對弈連贏2局,名揚天下卻出傢為僧

寧鉑的“隕落”可以說是教育上的失敗,寧鉑在1998年參加《實話實話》節目時猛烈抨擊瞭所謂的“神童教育”。往大瞭看,教育的失敗隻是使一個人的人生道路偏移。往小瞭看,教育的失敗可能會使得一個人的一生失敗。

寧鉑的大起大落,能給我們最大的反思就是教育方式的把握。雖然說我們不能挽回寧鉑的人生,但是我們註意教育方式就能讓更多的人“成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