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不為人知的歷史,最大版圖竟比清朝還大?

一些人常愛做的一件事,就是用清朝乾隆年間的極盛版圖,去比較明朝末年的崇禎時期版圖,得出一個「清朝版圖遠大於明朝」「清朝領土貢獻遠大於明朝」的謬論。

然而,一直到崇禎年間,明朝尚有關內兩京十三省之地,哪怕北京城破前幾個月,中樞朝令還能切實下達到全國各地府縣,南北十三省人事權也盡在執掌。甚至直到崇禎帝殉國時,江南半壁河山,依舊是大明疆域。

而清朝末年呢,又是何等光景?

這個民族正面臨數千年來未有之屈辱,這個國傢正蒙受歷時百年的苦難和災禍:

幾乎全部國土,都被歐美列強劃為“勢力范圍”,也就是半殖民地; 無數鐵路礦山權益盡被出賣,各國軍艦在長江內河暢行無阻;

北京、上海、廣州、天津、重慶、武漢、杭州……這些重要城市都遍地租界,裡面駐紮外國軍隊,行使外國法律,猶如國中之國;

從山海關到北京天津,一線的戰略要地,全變成外國軍隊的駐屯地,大連、青島、香港、澳門這些重要港口更直接割讓為他國領土;

名義上的國傢政府早已腐朽之極,徹底墮落,甘當歐美列強統治中國的工具,恬不知恥地鼓吹【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

五千年華夏文明,有史以來第一次面臨不但亡國而且滅種的危機,炎黃子孫甚至被近代文明世界視為“未開化人”,與原始叢林的眾多野人同類;其他國傢對中國人的普遍印象,便是面黃肌瘦、體格羸弱,是為……“東亞病夫”。

明朝不為人知的歷史,最大版圖竟比清朝還大?

歐美各國以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全方位手段滲透,攫取我國傢財富,毒害我國民體魄,摧殘我民族精神,欲令這個曾經輝煌璀璨的文明,永久沉溺於泥潭,世世代代為其剝削奴役之劣等民族。

【俄羅斯,自北方,包我三面;英吉利,假通商,毒計中藏;法蘭西,占廣州,窺視黔貴;德意志,膠州領,虎視東方;新日本,割臺灣,再圖福建;美利堅,也想要,割土分疆。這中國,那一點,還有我份?這朝廷,原是個名存實亡!替洋人,做一個守土官長,壓制我,眾漢人,拱手降洋!】

明朝不為人知的歷史,最大版圖竟比清朝還大?

所以,明朝末年的實際控制版圖,遠大於清朝末年的實際控制版圖,實為定論。

那麼,同樣比較明清兩個王朝鼎盛時期的版圖,又當如何?

遙記大明帝國鼎盛時期,東亞大陸的絕對霸主,大明帝國的主宰者,永樂大帝朱棣,不止是從路上,而且從海路並進,開始瞭他疾風迅雷般的亞洲征服戰爭。

清修《明史》刻意忽略的一樁歷史事實:鄭和艦隊遠征的第一站是日本。明軍水師十萬大軍壓境,統一瞭日本的幕府大將軍足利義滿,不戰而降,接受冊封,成為大明帝國轄域內的日本國王“源道義”。

《天下郡國利書》:【文皇帝永樂二年,上命太監鄭和統督樓船水軍十萬詔諭海外諸番,日本首先納款,擒獻禮邊倭賊二十餘人。】

《皇明經世實用編》:【永樂二年,倭寇浙直,乃命太監鄭和諭其國王源道義。源道義出師獲渠魁以獻,我於是有什物紋繡之賜,封為日本國王。名其國之山曰壽安鎮國山。】

日本富士山也被朱棣冊封為明帝國的“壽安鎮國山”,還專門賜下禦制詩。

【永樂四年,又以日本國王源道義捕海寇有功,賜白金千兩、織金彩色幣二百、綺繡衣六十件、銀茶壺三、銀盆四,及綺繡紗帳衾褥枕席諸物,海船二支,封其國山曰壽安鎮國之山。上親制碑文,賜以銘詩曰】:

壽安鎮國山詩:

日本有國鉅海東,舟航密邇華夏通。衣冠禮樂昭華風,服禦綺繡考鼓鐘。食有鼎俎居有宮,語言文字皆順從。善俗殊異羯與戎,萬年景運當時雍。皇考在天靈感通,監觀海宇罔不恭。爾源道義能迪功,遠島微寇敢鞫兇。鼠竊蠅嘬潛其蹤,爾奉朕命搜捕窮。如雷如電飛蒙沖,絕港餘孽以火攻。焦流水上橫復縱,什什伍伍禽奸兇。荷校屈肘衛以從,獻俘來庭口喁喁。彤庭左右誇精忠,顧咨太史疇勛庸。有國鎮山宜錫封,惟爾善於山增崇。寵以銘詩貞石礱,萬世照耀扶桑紅。

之後,鄭和艦隊多次出海,將今天的整個東南亞地區,都變成瞭大明海軍任意遊蕩的後花園,將今天的整個印度洋地區,都變成瞭大明海軍縱橫馳騁的競技場。

在靠近赤道的蘇門答臘島,鄭和艦隊擊滅海盜陳祖義勢力,招服當地武裝華僑,建立瞭大明直轄領土“舊港宣慰司”。該司從永樂五年(公元1407年)設立,封武裝華僑首領施進卿為首任舊港宣慰使,一直到正統五年(公元1440年)為止。

明朝不為人知的歷史,最大版圖竟比清朝還大?

那時世界海域樞紐的馬六甲海峽,長期有大明帝國的駐軍直接掌控。

馬來群島、菲律賓群島甚至是印度洋沿岸的各土邦國王,全是向大明進貢並接受冊封的臣子,多人親自跟隨鄭和艦隊來到明朝,朝見禮拜大明天子。其真誠和熱忱,絕非後世滿清王朝,除朝鮮外的其餘各“藩屬國”,種種徒具虛名的“進貢”可比。

在土邦國王的懇請下,滿剌加(馬六甲)國的西山,被朱棣冊封為明帝國的“西山鎮國山”,浡泥(即今文萊)國的後山,被朱棣冊封為明帝國的“長寧鎮國山”,和富士山一樣禦制碑文,並親筆贈詩。

西山鎮國山詩:

西山鉅海中國通,輸天灌地億載同。沐日浴月光景融,兩崖露日草木濃。金花寶鈿生青紅,有國於茲樂雍谷。王好善義思朝宗,願比內郡依華風。出入導從張蓋重,儀文裼襲禮虔恭。天書貞石表爾忠,爾國西山永鎮封。山君海伯翕扈從,皇考陟降在彼穹。後天監視久益隆,爾眾子孫萬福崇。

長寧鎮國山詩:

炎海之墟,浡泥所處。煦仁漸義,有順無忤。漤樓賢王,惟化之慕。道以象譯,遁來奔赴。同其婦子,兄弟陪臣。稽顙閼下,有言以陳。謂君猶天,遺其禮樂。一視同仁,匪偏厚薄。顧茲鮮德,弗稱所雲。浪舶風檣,實勞懇勤。稽古遠臣,順來怒趟。以躬或難,矧曰傢室。王心壹誠,金石其堅。西南番長,疇與王賢。矗矗高山,以鎮王國。錘文於石,懋昭王德。王德克昭,王國攸寧。於萬斯年,仰我大明。

偶爾有不服者,如蘇門答臘和斯裡蘭卡的國王,都被鄭和艦隊的“海軍陸戰隊”輕松登陸活捉,滅其國而執其君長。這段大明海軍掃蕩東南亞,稱霸印度洋的歷史,也是中國海軍史上的無上榮光。

大明名將張輔,揮師十萬,將從五代十國時期獨立數百年的越南地區,重新收歸大明版圖,變成瞭和內地各省一樣的交趾佈政使司,從永樂六年(1408年)設置,一直持續到宣德三年(1428年)。

中南半島的今緬甸、老撾和泰國北部地區,也是直接劃入大明版圖的“三宣六慰”「南甸宣撫司、幹崖宣撫司、隴川宣撫司,車裡宣慰司、緬甸宣慰司、木邦宣慰司、八百大甸宣慰司、孟養宣慰司、老撾宣慰司」,從永樂四年(1406年)設立,一直持續到嘉靖十年(1531年)。

明朝“三宣六慰”:

明朝不為人知的歷史,最大版圖竟比清朝還大?

然而遺憾的是,中國史學界、也包括相關教科書迄今采用和認可的,仍然是上世紀譚其驤先生所作地圖集,受當時歷史局限性,要考慮與鄰國的睦鄰外交等因素,因此對歷史上中國王朝曾經占據或羈縻統治的領土,做瞭明顯雙重標準的劃分:

但凡不在今天中國領土范圍內的領土,許多都故意沒有劃入中國歷史版圖之內;

而同樣在今天中國領土范圍內的領土,又被其劃入瞭中國歷史版圖之中。

因此,譚氏大明王朝版圖,被刻意劃出瞭許多歷史上原屬明朝的國土,包括“三宣六慰”的大部分版圖,也包括直接駐軍管理的舊港宣慰司在內。

譚其驤版明朝版圖:

明朝不為人知的歷史,最大版圖竟比清朝還大?

而且,譚圖體系將現代已經獨立的前藩屬國,盡數劃出明朝版圖的操作,還因此導致瞭很多人的混亂認識:

舉個例子:明太祖朱元璋確實將原屬於遼/金/元朝的圖們江東岸地區,劃給瞭朝鮮,長期以來被一些人抨擊為“割地”。

然而,朝鮮國王從來都隻是大明天子的封臣,一個服色享受親王待遇的郡王而已。朝鮮王國也從來都隻是大明帝國版圖內的一個自治區域,和建州女真部一樣,能做大明的狗就是朝鮮王國最大的榮幸,

明朝不為人知的歷史,最大版圖竟比清朝還大?

所以,大明天子賞賜自己的封臣以土地,隻是帝國內部的行政區劃,談何“割地”“賣國”?豈不荒謬之極?

許多人受瞭譚氏圖集的影響,當真誤以為明朝鼎盛時期的版圖,甚至不如滿清王朝更大,當真以為現代中國版圖的奠定,竟然是滿清王朝的“歷史貢獻”……

殊不知雄才霸略的永樂大帝朱棣,作為在中國歷史上罕有的具有先進海權意識的君主,豈是坐井觀天、妄自尊大的滿清康乾諸帝所能及的?

如果比鼎盛時期的版圖,開拓萬裡海疆,統轄無數藩屬國,勢力范圍囊括幾乎全部亞洲和整個印度洋,直轄領土版圖直達赤道地區的的大明,又豈是故步自封、閉關鎖國裝鴕鳥的滿清所能比的?

大明帝國鼎盛時期:包括各藩屬國

明朝不為人知的歷史,最大版圖竟比清朝還大?

滿清王朝鼎盛時期:包括各藩屬國

明朝不為人知的歷史,最大版圖竟比清朝還大?

孰大孰小,一目瞭然。

至於朝鮮、越南這些藩屬國的土地,究竟算不算帝國的疆土,就連滿清王朝自己都很明白:

滿清乾隆帝翻閱明朝史料後,自己承認【緬甸明朝時尚在版圖之內,並非不可臣服之境】,然而卻在清緬戰爭中慘敗,才不得不承認緬甸對當地土司的管轄權,隻贏回一個「緬甸遵照(元、明)古禮奉表進貢」的宗主權。

譚氏圖集劃為清朝本土的黑龍江以北地區,區區一個地方官奕山,一紙條約就輕易送給瞭沙皇俄國。

譚氏圖集被劃為外國的越南和朝鮮,卻是清朝動員瞭舉國精銳,和列強打瞭兩場國戰,打不贏才被迫承認其“獨立”。

當人類歷史發展到近代,本是各個強大民族國傢都在竭力圈地占土,將此前的藩屬、羈縻統治地區都盡可能本土化的時代。

像朝鮮、越南、緬甸、暹羅、琉球等原藩屬國,如能趁此良機,被“郡縣化”為本土,可想而知,現代中國的戰略局面將有何等飛躍性的提升。

滿清王朝的腐朽無能,在近代化時代,讓中華帝國的傳統藩屬國盡數丟失瞭,讓中華文明的傳統勢力范圍盡數丟失瞭,甚至反而讓中國絕大部分本土都淪為歐美列強的勢力范圍和半殖民地,正是其滔天大罪,豈可反以為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