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本文來自魚sir的大學學姐(白娘子也是二寶媽),雖然文章很短但是幹貨滿滿,下面就來看一下吧!

今天的這篇,是去年12月,老母帶姐姐去北京比賽的親身經歷。

和完美女婿們朝夕相處的日常點滴記錄。

看完,就知道,STEAM不是大傢原來想的那樣。

STEAM,除瞭謝耳朵,你我這些普通傢長,也值得擁有!

老母帶姐姐參加的,是下面這個比賽: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字全都認識,連起來有點兒懵逼,對吧?

不過對老母來說,這就是一個可以抱隊友大腿的造城比賽。

而且,這次的大腿格!外!粗!

認真看下圖。

江南五大才子,完美女婿隊。

Get到瞭伐?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咳咳,跑題瞭,拉回來。

每年造城,都是命題作文。

今年的主題是“清潔水源,流向未來”,就是解決水危機。所以,大傢都把水元素放在很重要的位置。

下面這些都是現場實拍圖。的確是蠻驚艷的。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我們隊的模型也是藍汪汪的,海島城市嘛。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看著還可以哈?說句實話,全靠真刀真槍的時間堆出來。老母算過一筆賬,算完差點把自己嚇趴下:

暑假集訓5次:15小時;

國慶長假4天:32小時;

舟山調研2天:30小時;

周末集訓8次:16小時;

北京比賽2.5天:60小時。

明面兒上的時間就花瞭153小時。

還不算隱藏時間成本,比如:事先準備,事後復盤,來回交通,采買選購,等等等等。

所以這次參賽,老母真實的心路歷程是噶的:

這到底是個啥玩意兒—有點明白瞭—怎麼還沒完—怎麼還沒完—簡直搞不下去瞭—怎麼還沒完—怎麼還沒完—oh my god太牛逼瞭—終於結束瞭—累shi瞭

走完這趟心路歷程,老母前後花費瞭四個月。

從夏天折騰到冬天,從短袖折騰到羽絨服。

而且,過程太!虐!瞭!虐到喪心病狂,虐到聽天由命,虐到幾乎重新做人……

重新做人之get隱藏技能

娃的隱藏技能

當初頭腦發熱&懵逼地給娃報瞭名,看中的是:

“未來之城”是個綜合性的項目。

結果:知道綜合,不知道如此綜合!

簡直太綜合瞭,以至於刷新瞭老母對“綜合”的理解:

以為是比想象力,結果是比知識面;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以為是比知識面,結果是比做模型;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以為是比做模型,結果是比演講,團隊合作,臉皮厚,表演,賣萌……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果然很綜合伐?語數外音體美,分分鐘一網打盡。

BTW,娃們在整體技能升級的同時,還順帶開發瞭好多周邊小外掛。比如:

怎麼調配AB膠;

怎麼使用鋸子;

怎麼做PPT;

怎麼查資料;

怎麼寫論文;

怎麼打快板……

對,你沒看錯。怎麼打快板,我娃學會瞭。

傢長的隱藏技能

四個月,娃全能瞭。

老父老母能逃過版本升級的命運嗎?

當!然!不!能!

上班沒關系,集訓占據的全是休息時間;

忙成狗沒關系,就問你:請不請假吧?

在“未來之城”面前,隻有主辦方想不到的工種,沒有傢長們做不到的工種:

教練,采購,手工,畫畫,編劇,導演,後勤,服化道……

美貌與智慧並存的夏媽,收集瞭娃們的塗鴉,定制徽章,又去拼多多海選頭套;

閑置多年的MA老母本母,生平第一次寫瞭個完整的劇本,還兼導演;

曾經的Marketing果媽,帶完一輪模擬答辯後問:我是不是應該去當老師?

And,老母的瞞天過海偷梁換柱小外掛,也順帶被開發瞭。

比如:為瞭在現場染這缸水,果斷偷走瞭弟弟的藍色食用色素。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還準備瞭Plan B:十個潔廁寶藍泡泡。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重新做人之get隱藏性格

通過比賽開發技能,大傢都挺容易理解的。

但通過這次“未來之城”,有些娃不小心被重塑瞭性格,也的確是沒想到。

不小心的意思就是:

事先無法預期,事後很難復盤。

比如饅頭。

這是一枚特別沉穩安靜的小哥哥。平日和我傢娃的對話風格如下:

我娃:饅頭!

饅頭:……

我娃:饅頭饅頭!

饅頭:……

我娃:饅饅!

饅頭:……

我娃:頭頭!

饅頭:……幹……嘛……

沉穩伐?安靜伐?冰與火之歌即視感伐?

饅頭媽曾一度很焦慮,以為兒子內心木有激情&熱愛的小火苗。

結果,“未來之城”現場的饅頭哥哥是這樣兒的: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激情伐?熱愛伐?小火苗熊熊燃燒伐?風一樣的男紙伐?

還有堯堯。

整個集訓過程,他都不是存在感最強的那一掛。

所以,經常會聽見堯堯媽的聲音:

“堯堯,快過來。”

“堯堯,你要記這些。”

“堯堯,不要玩瞭。”

結果,到瞭比賽現場,堯堯哥氣場全開,變醬嬸兒瞭: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視頻截圖,畫質有點渣,大傢隨意感受一下氣氛就好。

當然,也有不需要重新認識,始終如一很完美的娃。比如黃哥哥。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老母近距離觀察瞭兩天後,唯一的感想就是:

天哪,爹媽是怎麼教出來的啊!

也許是“未來之城”的過程實在太虐,連帶著隊友們也被開發出隱藏性格,集體變廢為寶瞭:

宣爸一坐一整天,陪兒子做模型,國慶長假坐瞭四個整天;

夏爸大冬天的半夜啟程北上,兩天開車1200公裡,就為瞭人肉運輸模型;

周爸直接海南飛北京,機上把短袖換成羽絨服,還拎著椰子餅給娃當點心;

黃爸廣西直飛北京,第二天中午轉崗後勤,給大傢打包湘菜。他說,打車都打不到,因為太像送盒飯的外賣小哥瞭。

我傢的二師兄隊友這次也超常發揮,全情投入瞭一發。

但未曾料想,回杭之後立馬回歸“父愛如山”style。

So,老母更願意理解成,隊友是被先進集體的氛圍所感染,以至於偶爾展現出瞭他本身並不具備的優秀品質。

最後說說結果。

既然是比賽,總有個結果。

小學組一共32支隊伍,9個一等獎,杭州拿瞭倆,分別是“藍色之眼”和我們“東海方舟”。

還不錯哈?但,對升學完全沒幫助。

所以,這結果重要嗎?

很難回答。

一等獎,很意外。

那麼多特別獎,我們一個都沒有。

娃們那麼努力地拉票,也沒能拿到最佳人氣獎。

可是,那樣的努力就算白費嗎?

指導老師佈丁拿的獎,實至名歸:最佳指導老師。

她是第一個上臺的。

可是,對一個年輕姑娘來說,這個獎,比起那麼多個不眠不休熬的夜,值得嗎?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意外的是,老父老母們都非常激動。

比賽結束那晚,票圈集體刷屏。

和五大完美女婿一起比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都是一群久經考驗的共產主義戰士。那麼激動,肯定不是因為結果。

更多的,應該是鳳凰涅槃,打碎重來之後的心情復雜吧。

還有就是:歷時四個月的長征,終於勝利瞭。

今天的文章就到這裡瞭,如果你還有其他問題要問,歡迎隨時在

頭條留言置頂處第一條或者頭條私信(必回復)找我聊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