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風情 | 李鴻章與保定的那些事兒

在直隸總督崗位上曾任過職的74名總督中,要問誰在這裡任職時間最長?這當然非李鴻章莫屬。李鴻章自1870年47歲第一次任直隸總督起,先後三次出任這一職務,時間長達近25年,是歷任直隸總督中任期最長的一位。李鴻章(1823—1901)在中國近代史上是一個重要人物,在晚清中國發生的所有重大事件,幾乎都與他有關。特別在擔任直隸總督後,他經歷瞭人生最風光的時期。

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李鴻章

今天保定裕華路上的直隸總督署,是清朝建在保定的第二座直隸總督署。該署歷時長達181年(1730—1911年),對保定城市地位的提高,以及保定政治、軍事、文化和經濟的發展產生過巨大作用,成為保定城的巔峰鼎盛期。但是到清朝末年時,由於時局、事務和人員原因,在保定的直隸總督署存在期間,清政府又在天津先後設瞭兩個直隸總督署。

第二次鴉片戰爭後,清政府為瞭管理涉外洋務和海防事宜,曾在天津設立瞭“三口通商大臣”(後改北洋通商大臣)一職,負責直接出面與洋人接觸。第一任通商大臣為崇厚。開始的時候,此職直屬清政府的“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不受直隸省管轄。但後來發現,此職因無行政與軍警之權,遇事又離不開地方,然而與地方商辦協調又極易導致誤事。

最慘痛的教訓就是發生於同治九年(1870年)的天津教案,當時通商大臣崇厚根本無力處理如此大案,清政府隻有派遠在保定的直隸總督曾國藩前去處理。曾國藩到達天津時,已是案發17天後,此案雖然平息,但最終導致瞭各方的強烈不滿。基於這次教訓,清政府決定對通商大臣的設置進行改革,即此職權交直隸總督承擔。

第一任“直隸總督兼任北洋通商大臣”是李鴻章。由於天津海防和涉洋事務非常繁重,又非常重要,讓李鴻章在保定、天津間來回奔波,實在不便且誤事。清政府遂在天津增設一名道員的基礎上,於同治九年(1870年)又特許直隸總督在天津再設立一處直隸總督衙署,讓李鴻章根據任務情況“輪駐”。

最初的天津直隸總督衙署設在瞭原三口通商大臣衙門(天津老城的東北角,今紅橋區東風影院附近)。清政府規定直隸總督“每年於海口春融開凍後,移紮天津,至冬令封河,再回省城(保定);如天津遇有要件,亦不必拘定封河回省之制。”實際上,李鴻章自在天津設瞭直隸總督署後,一年中的大部分時間都住在天津,回保定直隸總督署的時間非常短暫,最後形成瞭事實上的“移督”。李鴻章做直隸總督至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他在天津的這處直隸總督衙署共待瞭25年,歷經清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四朝。

李鴻章在做直隸總督期間,他除去把工作的重心移到瞭天津,在天津頻繁與各國商談外交事務、考察外國商務外,還在天津親手創建北洋水師、建立各類軍事學堂、開設鑄造局、火藥局、洋炮廠、子彈廠、電報局、洋藥公司;創辦近代民用工業,支持我國自行修築第一條鐵路;重視教育,開辦包括醫學堂在內的各類學堂、派留學生出國等等。這些活動,歷史上稱之為洋務運動,在當時使得他在國內外的威望日益高漲。

而這時的保定卻被他冷落不少,保定此時雖然名義上仍是省會,他從始至終都是報以不聞不問的態度。現在我們幾乎看不到在他主政直隸期間對保定有何貢獻,可以記在他頭上的事跡不多。大體上隻有這樣幾件:

李鴻章在保定建的淮軍公所

一是創建“新武學堂”  李鴻章為瞭訓練淮軍成立瞭該學堂。該學堂仿照英、法、日本的軍事技法,讓他的淮軍掌握新的作戰技術,以培養近代化的新型軍隊。為瞭提高淮軍的文化素質,采取地方學校和軍隊學校相結合的辦法,委托當時的蓮池書院承擔此項任務。此時蓮池書院的院長是桐城派的吳汝綸,系李鴻章的安徽老鄉,二人關系密切。李鴻章的打算得到瞭吳汝綸的熱情響應,李鴻章聘吳汝綸擔任此項培訓的組織主持工作。

吳汝綸愉快的接受瞭任務,除去對淮軍進行西式戰法的培訓外,還決定幫淮軍官兵培訓西文和日語,推薦瞭他的日本學生中中西文都優秀的中島裁之做淮軍的教習,據說培訓效果很好。這所培訓學校名“新武學校”,後來又改名保定行營將弁學堂。

二是建立瞭淮軍公所 該建築地處今於保定市環城西路220號,是李鴻章任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後,於光緒十四年至光緒十七年(1888—1891年)經專折奏準,奉詔在保定修建的“淮軍昭忠祠”及“公所”(淮軍辦公駐地)合一的建築群,並兼有安徽會館之功能。

李鴻章對建設這座祠堂非常重視,他自己為修建祠堂捐款1.5萬兩白銀,並號召各地淮系將領為修建該祠堂捐款。於是,先後共有包括周盛波、周馥、丁汝昌、葉志超等高級淮軍將領63人捐資5.5萬多兩白銀。很快從江南找來能工巧匠,仿照他老傢徽式祠堂樣式進行修建。工程歷時三年,於光緒十七年(1891年)完工。隨即舉行瞭盛大的落成典禮活動,曾從京城請來戲曲名角在剛建成的祭場內戲樓上演戲數天,以表慶賀。

該祠堂建成後,每年春秋致祭,舉行隆重的祭祀活動。祠堂內供奉有淮系總督、提督、巡撫、總兵等職銜者達60多人,其中有抗法保臺戰爭中立下赫赫戰功的劉銘傳;有不屈於日寇而臨危服毒就義的丁汝昌;有在甲午海戰中拼死一搏的鄧世昌、劉步蟾;有為抵禦八國聯軍入侵,血戰天津八裡臺英勇殉國的直隸提督聶士成等。

淮軍祠堂與公所是一座具有南方和北方風貌的混合建築體。該建築前半部的幾個院落為徽式建築,後半部的幾個院落為北方四合院式建築。既有北方的古樸渾厚,也能欣賞到南方建築的精巧秀美。這是李鴻章留給保定的一座藝術精品,也是研究李鴻章與淮軍歷史、晚清典祀制度及會館制度的很好的實物史料。

李鴻章組織編修的《畿輔通志》

三是在保定編纂瞭光緒版《畿輔通志》 直隸省在整個清代共纂修瞭三部《畿輔通志》。首部修於康熙年間,簡稱康熙版《畿輔通志》。第二部修於雍正年間,簡稱雍正版《畿輔通志》。第三部由李鴻章出面組織修撰,簡稱光緒版《畿輔通志》。

同治九年(1870年),李鴻章接任直隸總督。他上任的第二年便上奏朝廷,請求專設修志局,重修《畿輔通志》。同治十年(1871年),同治皇帝降旨準奏。得到同治皇帝許可後,李鴻章在省城保定的蓮池書院設立修志總局,延聘翰林院編修、著名的史地及方志學者、時為蓮池書院院長的黃彭年擔當總纂。在李鴻章和黃彭年的組織下,一大批地方名流和蓮池書院的師生參加瞭纂修。據《畿輔通志》的 “纂修職名表”記載,參加此次修志的纂修人員共90人,其中總督、巡撫、佈政使、按察使、道員、知府等五品以上官員(多是卸任的官員)就有35人。另設有總裁、總纂、監修、協修、提調、分纂、襄纂、分校、繪圖、收掌、采訪等職。

在纂修期間,李鴻章作為直隸總督從人力、物力、財力等多方面提供瞭大力支持。整個《畿輔通志》的編修、刻印,總共花費瞭11.99多萬兩白銀。為瞭刻印這部巨著,還專門在保定城隍廟東側土地祠內成立官刻印書局,設立刻字、印刷兩部,共招錄瞭200多名工人進行雕刻印刷。光緒十二年(1886年),《畿輔通志》完成刊行工作,得到後人的高度評價。由於此事完全在保定完成,成為保定歷史上一個重大文化工程,也為保定歷史文化名城增加瞭歷史元素和色彩。

四是他讓保定多瞭一道風味菜 據張社生《絕版李鴻章》說,一年,李鴻章奉慈禧太後旨意出使歐美各國,相傳某次他在住處招待美國客人吃晚飯,大概是中國的飯菜香吧,客人很快就把桌子上的菜一掃而空。廚師急瞭,準備的菜都上完瞭,而客人根本就沒有走的意思。李鴻章急中生智,便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地和廚師咬瞭一陣兒耳朵。不一會兒,廚師端上瞭一盆五顏六色、五花八門的什錦大燴菜。美國人品嘗後高興地說:“總督大人,為何這麼美味的菜現在才上啊?”李鴻章笑答:“中國人喜歡將最好的東西放在最後。”客人詢問菜名,李鴻章大概沒有聽明白,說瞭一句牛頭不對馬尾的話:“好吃好吃!”沒想到這“好吃”和英語“雜碎”發音差不多,客人便高興的用英語重復著“雜碎雜碎”。正在門後的廚師聽瞭,不禁啞然失笑。隻有他們知道,剛才中堂大人是吩咐他們將廚房裡的下腳料“亂燉”瞭一大盆,權解燃眉之急。

李鴻章燴菜

後來,“李鴻章雜碎”便一鳴驚人地傳開瞭,國外風靡一時,“凡在歐美的中國餐館,莫不有此一菜”。“雜碎”實際上應作“雜燴”,即用牛肉、豬肉、雞肉的不同部位,再加綠豆芽、芹菜、筍、青椒、洋蔥、大白菜之類等混合燉煮而成。

李鴻章回到直隸總督署後,曾給膳食總管董茂山談及此事。董茂山心領神會,便與師弟長春園掌櫃王喜瑞共同研究,二人根據保定府自古擅做燴菜的傳統,精選上等的海參、魚翅、鹿筋、牛鞭等配以安肅的貢白菜、豆腐、寬粉等,加入保定的槐茂甜面醬精心燴制,這樣便成瞭直隸的一道特色菜。後經直隸官府歷屆官廚傳承,最後逐漸定名為“李鴻章燴菜”,從此成為保定菜系的一道風味菜。

當然,雖然李鴻章在保定留下瞭幾樣歷史印跡,但與他在天津眾多事跡相比,諸如推行洋務運動、創建北洋水師、擴建天津機器局、開辦瞭各類學堂,還派遣留學生出國等等,他在保定的印跡簡直是少得可憐。直接的結果是,李鴻章的“重津輕保”和“雙署”設置,導致瞭保定城走向瞭全面衰落之路。加之他的後任袁世凱繼續瞭他的做法,仍然把重點放在瞭天津,使保定後來幾十年都一蹶不振。

李鴻章是個毀譽參半的人物,他長期主持直隸省和國傢外交事宜,一生與列強主持簽訂瞭30多個條約,其中不平等條約達12個之多。特別是甲午戰爭中北洋水師的慘敗、中日馬關條約的簽訂,以及八國聯軍侵華、辛醜條約的簽訂,不僅使李鴻章的聲譽一落千丈,而且讓他背上瞭賣國賊的罵名。李鴻章將近八十高齡時,仍以直隸總督、全權大臣的身份與八國聯軍談判,最後簽訂瞭喪權辱國的《辛醜條約》。據說條約簽訂後,俄國代表還對他痛加斥責,又氣又恨的李鴻章回到住所後大量吐血,不久後去世。

來源:保定方志和保定文化旅遊綜合整理

【來源:保定文化旅遊】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瞭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