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道下飯咸菜,山東人兒時都吃過,可惜手藝快要失傳瞭

近期中國糧食不夠吃的新聞層出不窮,盡管官方辟謠糧食充裕,還是難免人心惶惶。央視同時還曝光瞭某社交平臺大胃王為瞭博眼球,吃瞭吐,吐瞭再吃的短片,讓很多人憤恨不已。

主要是自己也曾無意中刷到此類視頻,被曝光一時間覺得自己寵信的網紅欺騙瞭自己。二是覺得,網紅這樣做,確實有些浪費,畢竟現在的人兒時都是吃過苦的,知道吃不飽、穿不暖是什麼滋味。

作為山東人的我,兒時吃點肉就算改善夥食瞭,平時尤其是到瞭冬天,除瞭白菜就是豆豉咸菜。

還記得秋收過後,打瞭豆子和青蘿卜,媽媽會醃制一大缸的豆豉咸菜,冬天吃饅頭就著咸菜,或者和玉米面粥的時候,加一點豆豉咸菜,瞬間讓人食欲大增。上學時候,需要捎帶飯菜,豆豉咸菜雖然並非唯一選擇,但足以占據盛菜罐頭瓶子的半壁江山。今天就分享一下來自兒時的味道-豆豉咸菜的做法。

首先,做醬豆子。農村豆子品種,有的人傢會用黃豆,有的人傢會用黑豆。將豆子下鍋煮熟,放在太陽下面曬幹,再用絨佈將豆子包裹起來,放在一處陰涼的地方蓋上一條厚點的被單,在秋天,差不多一周,在冬天可能需要10天,總之等到豆子長毛就可以瞭。

然後,青蘿卜清洗幹凈,切成小丁或片,這樣方便醃制,期間蘿卜會逐漸變小的。將發酵好的豆豉、薑絲放在一起,加100g食鹽攪拌,裝入沒有幹凈沒有水分的玻璃罐子裡。

最後,將熬制好的花椒水放涼之後倒入玻璃罐中,水不用太多,醃制蘿卜的時候還會出水。這樣靜待1周的時間,脆爽的豆豉咸菜就做好瞭。

做醬豆子時,豆子發黴長毛是正常的,長毛的豆子不需要清洗,晾幹之後直接用。很久以前,農村傢裡都有地窖的,放在裡面一個星期就好瞭。別看時間短,那時候醃咸菜的大缸能裝一百斤,所需的豆子都有幾十斤,再加上切蘿卜,每次做都要花上兩三天的時間,特別費工夫。

兒時,農村傢傢戶戶都會醃一大缸,那時候我和小夥伴們還曾比較過誰傢的咸菜缸最有味道。那時候一到冬天,奶奶都會醃一缸,不醃總覺得過不瞭冬似的。

現在生活條件好瞭,人們開始講究養生,咸菜的存在感就變得很低。傢傢都有冰箱,冷藏起來存放,或者買新鮮的蔬菜總比咸菜要好吃多瞭。

盡管如此,在農村依然還有個別老人還會醃制一些,口味不變,靜等春節的時候,兒孫們回傢嘗一口,臨走時還不忘帶上一罐,看到他們滿臉欣喜,老人們的心理也就滿足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