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頭條丨《偽聖美國》:美媒炮制的“共識”並不適合歐洲

原標題:

日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提到瞭一本德語著作《偽聖美國——為什麼我們必須走出美國的陰影》。這本書不僅揭露瞭美國少數精英和利益集團如何通過媒體操控輿論,更犀利指出,多個西方國傢的主流媒體已被深深嵌入美國的話語霸權中,喪失獨立思考能力。書籍自出版以來,在暢銷書榜單上也是一路遙遙領先。

△ 《偽聖美國》一書的封面

作為該書的作者,米夏埃爾 · 呂德斯是德國知名記者、作傢。他在德國《時代報》長期擔任中東版面編輯。因其豐富的中東知識,經常成為各大媒體的嘉賓。

近年來,呂德斯通過社交網站為受眾分析國際政治,話題覆蓋中東局勢、歐美關系和中國。2021 年,呂德斯完成新作《偽聖美國》的撰寫和發佈。書中深刻揭露,美國一直以來被視為民主和人權的 ” 保證者 ” 和 ” 燈塔 “,但美國所謂的堅持價值觀 ” 隻是硬幣的一面 “,” 另一面卻是殘酷的強權政治和輿論操控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以犧牲當地人民權益為代價,推翻瞭多國政府,無情捆綁並壟斷西方話語霸權。

△ 《偽聖美國——為什麼我們必須走出美國的陰影》一書的作者米夏埃爾 · 呂德斯

美國為何總要抹黑中國

呂德斯在《偽聖美國》中記載瞭不少美國罔顧事實、肆意抹黑中國的案例,並揭露瞭美國政府、企業和媒體如何操控輿論,發動對華輿論戰的經過。

” 為瞭發動抹黑中國的宣傳攻勢,特朗普政府在紐約啟用瞭一傢名為 O ’ Donnell & Associates 的公關機構。2020 年 4 月,該機構為共和黨炮制瞭一份針對中國的宣傳手冊,該手冊長達 60 頁,名為‘大新冠書’,這成為瞭共和黨政客在與民主黨選戰交鋒中的指南。其核心是‘不要為特朗普辯護,隻要攻擊中國就好瞭’。” 呂德斯在書中寫道。

△ 書本原文截圖

呂德斯說:” 當特朗普的團隊意識到,特朗普和共和黨可能在美國大選落敗,他們為此聘請瞭一傢公關公司。他們的目的是不再讓人們討論特朗普以及共和黨在處置新冠疫情時的失敗之處。相反,他們選擇甩鍋中國,把責任推卸給中國。因此,中國被塑造成非常負面的形象,以轉移公眾對特朗普政府的失敗的關註。”

呂德斯表示,美國的媒體往往有很強的政治傾向,如親民主黨的《紐約時報》和 CNN 對共和黨十分苛刻。反之,親共和黨的福克斯新聞也不會為民主黨站臺。不同陣營的媒體之間對立情緒十分嚴重。

但最近幾年,美國的主流媒體卻一直將矛頭對準瞭中國。呂德斯認為,中國作為崛起的大國,自然成為美國利益集團和政客的攻擊對象。但其背後的深層原因,是美國不願意承認國力衰退的事實,並試圖通過抹黑來打壓中國的發展。

△ 呂德斯(左)接受總臺記者專訪

” 美國是一個正在衰落的超級大國,這是一個基本事實。但華盛頓不願意承認這個現實,他們不想與俄羅斯或中國達成貿易協議,他們隻想讓俄羅斯和中國處於羸弱的狀態,讓中國和俄羅斯沒有能力在經濟上挑戰美國。” 呂德斯一針見血地指出。

西方媒體落入美國 ” 圈套 ” 但歐洲應保持中立

書中指出,在西方國傢,媒體大都屬於私人企業,但在多數情況下,媒體機構和政界利益高度相關,兩者的聯系十分緊密。由於西方國傢常常受制於美國,因此許多記者落入美國政府設置的新聞框架之中,生產出符合美國立場的新聞。

呂德斯直言,西方的政客和媒體很少質疑將世界分為 ” 一好一壞 ” 的二分法,並且經常以 ” 雙重 ” 標準來衡量自我與他人。這種做法在伊拉克戰爭中體現得淋漓盡致。如今,美國在與伊朗、俄羅斯和中國的對抗中沿用瞭這一策略。而德國媒體跟風炒作新冠病毒溯源問題、抹黑中國正是美國操縱輿論的結果。

呂德斯說:” 最早是從美國媒體開始的。僅僅過瞭幾個月,第一批德國報紙就開始按照美國的角度來批判中國瞭。對我來說,正常的批評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批評不是妖魔化。”

特朗普政府先前奉行 ” 美國優先 ” 政策,歐洲政要和媒體均對其持批評態度。而在拜登政府上臺後,歐洲出現瞭盲目的釋然和樂觀,認為跨大西洋關系會得到極大的修復。呂德斯認為,這 ” 實質上 ” 是錯誤的判斷。出版《偽聖美國》一書就是希望告訴德國讀者:美國並非 ” 道德聖人 “,一味倒向美國並不符合德國和歐洲的利益。

呂德斯在書籍最後部分指出:” 我希望向德國和歐洲的讀者解釋,世界正在發生變化,我們在過去已經看到,美國的政策並不總是符合歐洲的利益。歐洲人應該采取中立立場,並與美國和中國都發展良好關系,這也是大多數德國企業的立場。他們瞭解加強與中國經濟聯系的重要性,他們不希望與中國對抗。”

監制丨薑秋鏑

記者丨餘鵬 梁弢

編輯丨許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