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訓調崗兩次後大姐仍無法完成工作遭辭退,她申請仲裁法院不支持

去年 3 月底,經歷瞭一件事情(這件事情我去年已經寫過一篇文章:我也不想開除你,可是為瞭你我一次又一次被扣工資也扛不住):那時候疫情影響,很多人生計艱難,公司來瞭一個 40 多歲小學文憑的大姐應聘,我覺得她很不容易,把她招瞭進來,安排進食堂做飯。

後來公司很多人投訴她做的飯太難吃,我無奈給她調崗到配菜間去打稱,可問題是她依然搞不清,老是出錯。當然,管理食堂的經理親自教瞭好幾次,後來依然出錯。

實在沒轍,安排她在食堂門口給員工測體溫。第二天中文去吃飯,發現她根本不在門口。事情被領導撞見,狠批瞭我,還扣瞭我的工資。最終我無奈將她開除。

本以為這件事就這麼過去瞭,沒想到年後剛上班就收到瞭勞動局仲裁通知,這大姐申請仲裁瞭。

大姐覺得員工投訴她做的飯難吃,是個人口味不一樣的原因,是不是難吃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還有讓她在吃飯時間給員工測體溫,沒有尊重她,讓她沒有人權,憑什麼應該吃飯的時間,自己要幹活。對於打稱出錯這個問題,她倒是承認的。不過,還是以我們違法開除為由,要求我們進行 2N 賠償。

後來,我們收集證據,在仲裁庭進行瞭答辯。

首先,每年年初,我們公司恰好有一年一度的員工滿意度調查,這個調查裡面提到大姐做的飯難吃的達到瞭 90% 以上,我們將調查問卷原件提交瞭仲裁庭。之後,我們提交瞭當時的會議記錄,對於做菜難吃這個事情,公司沒法通過培訓解決,所以決定調崗。

第二個問題,打稱出錯,當然這個問題當事人自己承認的。之後,我們提供瞭配菜間的監控內容,裡面有管理食堂的經理手把手教的內容,這就是對於技能不滿足之後的培訓,之後仍無法勝任,決定再次調崗。

第三個問題,食堂門口測溫是在吃飯時間,這個問題確實存在,我們也不做辯駁。但是,我們絕對沒有說她不允許吃飯,我們是讓她錯開吃飯時間吃飯。我們甚至通知過她,怕別人吃完之後沒菜瞭,可以提前在飯點之前吃好。這個事情,根本牽扯不到人權,是崗位需要。疫情防控問題上,這個崗位換成誰,都是要在吃飯時候給員工測溫的。

最後,關於 2N 賠償,這個員工是在工作能力達不到崗位要求的情況下,我們進行瞭兩次調崗和培訓,依然無法完成工作,所以公司定義為沒有通過試用期,公司不存在違法辭退,當然牽扯不到 2N 賠償。

最終,仲裁結果出爐。

我們提供的員工滿意度調查問卷,對於菜品口味不滿意比例達到 90% 以上,充分證明不是個人口味不一的原因,而是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難吃。而對於廚師崗位的培訓,根據慣例,以及企業情況,在企業內部確實難以實現。

視頻資料足以證明公司對於打稱崗位技能進行瞭相關培訓,事後當事人技能仍無法達到企業要求。

關於飯點測溫問題,確實是疫情防控需求,企業也為員工安排好瞭其他就餐時間,不存在不尊重人權問題。

所以,我們開除員工符合邏輯,不違反勞動法,不需要賠償。即駁回原告的全部請求。

這大姐做事情就跟搞笑一樣,自以為懂法,其實很無知。什麼違法開除,什麼人權,從來不考慮權利與義務是對等的。不履行勞動義務,卻要企業尊重你的權利,這肯定不可能。

管理學思維

為您提供更多的管理學知識,讓您更好的管理企業,管理自我,管理時間,管理人生。

長按識別二維碼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