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狂妄的涉港制裁必遭無情抵制和嘲笑

過度狂妄的美國在香港丟的臉也最多,它在這裡已經沒有牌打瞭,它在向包括香港民眾在內的中國人民展示什麼叫黔驢技窮。

美國政府星期五發佈針對香港的商務警告,並且宣佈制裁香港中聯辦 7 名副主任。必須指出,這是美方一次傲慢而空洞的最新恐嚇。

美國對 7 名中聯辦副主任的制裁不會產生任何效果,此前它已制裁多名內地涉港高官和特區政府主要官員,絲毫沒能撼動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采取穩定香港局勢措施的決心,也絲毫未能阻擋香港國安法的落實以及政治改革的推進。

其發佈的商務警告宣稱香港國安法的推行給美國公司在港運營造成多重風險,這樣的警告毫無事實依據,是對香港營商環境的政治抹黑。我們相信在港的美國公司既不會像政客們那樣沉迷於政治,也不會不顧自己看到的事實而任由華盛頓定義香港的營商環境。成功的商業公司都理應有自己的基本理性。

迄今為止,在中美沖突中,各國商業公司因政治原因受到傷害,始作俑者都是美國。如果說美國公司遭遇新的風險,它們也一定是華盛頓強加的,而絕不會來自香港國安法。恰恰相反,國安法的頒佈實施找回瞭香港的基本穩定,排除瞭那裡再發生大規模動蕩的可能性,相信所有在港的外國公司都會歡迎這一變化。

美國發佈的涉港商務警告和本周初發佈的涉疆商務警告比起來,後者對美國公司更具威懾力。因為它有禁止包含所謂 ” 強迫勞動 ” 的產品進入美國的法令做鞭子,那些公司所面臨的聲譽、經濟及法律風險都來自美國本土。而新的涉港商務警告用的是對香港國安法的惡毒闡述,這些闡述本身難以形成強制力,在港美國公司有接受或不接受這種闡述的主動性。

美國對香港一年有 200 多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並向香港出口大量金融服務,這一切都構不成美國政府要挾香港和在港美國公司的資本。所以,它的涉港商務警告所帶的牙齒要少得多,更多是虛張聲勢。

美國已經輸掉瞭香港戰役,一份涉港商務警告和增加對 7 名中聯辦副主任的制裁更像是為它自己在香港失敗鋪的臺階。過度狂妄的美國在香港丟的臉也最多,它在這裡已經沒有牌打瞭,它在向包括香港民眾在內的中國人民展示什麼叫黔驢技窮。

最後,我們想引用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夏寶龍星期五說的一段話來結束這篇文章,他正告美歐的一些政客:你們的所謂制裁隻能更加激起我們的憤怒和對你們的蔑視,隻能不斷敲響你們在香港的代理人——反中亂港分子的末日喪鐘,隻能是搬起石頭重重地砸在你們自己的腳上。歷史的長河已經無數次證明,勝利一定屬於不屈不撓的中國人民!(本文系《環球時報》社評,原標題:美國狂妄的涉港制裁必遭無情抵制和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