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羅大陸:魂師世界規則的無奈,說到魂環,小舞也沒辦法反駁

在鬥羅大陸的世界裡面,魂環是一種代表修為的特殊能量體,對於魂師必不可少。

截止鬥羅大陸動畫目前的劇情當中,出現過的魂環一共分為五個等級,分別是白色的十年魂環,黃色的百年魂環,紫色的千年魂環,黑色的萬年魂環以及紅色的十萬年魂環。

在鬥羅大陸動畫當中,目前獲得魂環基本上都是靠獵殺魂獸這種方式,當然也可以像小舞或者像唐三獲取第五魂環時那樣,不獵殺魂獸也可以也獲得。

唐三是靠藍銀皇血脈覺醒時候,那些藍銀草子民凝聚能量形成的,而小舞同樣也不是通過獵殺魂獸獲得的,但是目前由於小舞沒有展示,所以不是很清楚小舞的魂環是怎麼獲得的。大概率是她凝聚自身魂力或者能量形成的魂環。

不過不管是通過什麼方式,魂師魂力等級的提升都離不開獲取魂環。當一個魂師魂力等級到達10級、20級、30級這樣的門檻的時候,就需要靠獲取魂環才能夠繼續提升魂力等級。

這是這個魂師世界的鐵則,對於其他人來說,獵殺魂獸獲得魂環可能沒有什麼,但是對於唐三和唐昊這樣的人來說,就可能比較特殊瞭。

因為他們的愛人都是十萬年魂獸,在唐三和唐昊獵殺魂獸的時候,就相當於才傷害她們的同類。

還記得唐三和小舞在初次見面的時候,當天晚上唐三對和小舞說他要去星鬥大森林獵殺魂獸。

在唐三說出這件事情的時候,他的室友們都表示很羨慕,因為魂士和魂師完全是兩個概念,獲取的第一個魂環之後才算真正的踏入魂師修煉的世界。

然而小舞的態度卻和其他舍友不完全不一樣,小舞就露出瞭皺眉的表情,顯然不是很希望唐三去獲取魂環,應該說是小舞對於這件事情有些生氣。

其實小舞一直對於獲取魂環這個事情是很不支持的,可是這又是魂師提升魂力等級唯一的辦法,哪怕小舞是十萬年魂獸化形後的人類,在提升魂力等級的時候也必須要獲取魂環才能繼續修煉。

隻是人類沒辦法像小舞那樣,不獵殺魂獸就能獲取魂環。

所以這就是種尷尬的情況,小舞沒辦法靠自己的力量去打破這種世界的規則。

小舞剛見到唐三的時候,對於唐三是有好感的,但是自己也不能阻止唐三去獲取魂環。小舞問瞭一句:“魂環真的重要嗎?”既表達出瞭她對唐三獲取魂環的不開心,同時也能夠讓人思考這種世界規則的矛盾性。

雖然說唐三去星鬥大森林獵殺的是那些兇惡的魂獸,但是那也是人類闖入瞭魂獸的世界。那種情況下人類才屬於入侵者。

不管魂獸是否邪惡,人類似乎已經做錯瞭,而如果說獵殺魂獸就是這個世界的規則的話,那麼魂獸有人們成為“邪惡”的天性也是世界規則,這種邪惡隻是人類定義,這樣的話人類是否也是魂獸眼中的“邪惡”呢?

誰對誰錯是很很復雜的問題,但是小舞一個人又無力改變或者打破這種規則,所以別人獲取魂環時小舞雖然感到不開心,但是也不好說什麼。

文/動漫世界雜談

大傢如果對動漫資訊或者對有趣的動漫內容感興趣的話,歡迎大傢關註動漫世界雜談。大傢下次再見。

鬥羅大陸:星鬥大森林逃亡結束,多少人還記得曾經的獵魂森林?

看過鬥羅大陸動畫的觀眾,想必對星鬥大森林這個詞很熟悉瞭。無論是天鬥帝國的魂師還是星羅帝國的魂師,他們都免不瞭要在這裡獵殺魂獸。

當然,在星鬥大森林裡獵殺魂獸也是對於那些強大的魂師來說。因為這裡的魂獸普遍很強大,充滿瞭危機。

近期鬥羅大陸動畫當中發生的故事也是在星鬥大森林當中,同時我們也見到瞭星鬥大森林當中最強的兩隻魂獸的共同登場。

十萬年級別的泰坦巨猿和天青牛蟒,這兩隻強大的魂獸處於星鬥大森林的中心。從中心到外圍,魂獸的等級逐漸降低。

不過有時候在星鬥大森林的外圍,魂獸等級也不是很低,甚至這些強大的魂獸還有可能跑到星鬥大森林的外圍。

所以對於低等級的魂師來說,在星鬥大森林當中獵殺魂獸顯然不是一件合適的事情,太危險。

所以進入瞭帝國圈養魂獸的一些地方,比如天鬥帝國圈養魂獸的地方就很合適。

這些帝國圈養魂獸的地方名為獵魂森林,而且諾丁城的獵魂森林距離城市有四百裡。這說明在鬥羅大陸上許多地方應該都有獵魂森林,可以供不同小國的低等級的魂師們獵殺魂獸。

不然這裡距離諾丁城四百裡,天鬥帝國還有許多其他的小國傢和更多的城市,不可能都到諾丁城來獵殺魂獸。

這裡的魂獸都是帝國圈養起來的,不過正因為是圈養,所以這裡的魂獸並不是特別強。一般都是十年魂獸和百年魂獸,在這獵魂森林當中,千年魂獸很少出現。

這對於一些低等級的魂師來說足夠瞭,在鬥羅大陸上魂力等級特別高的魂師仍然是少數的存在。大多還是低等級的魂師,而那些低等級的魂師,除瞭個別天賦特別出眾的天才以外,許多人第一個魂環一般都是十年魂環。

對他們來說,這個獵魂森林的魂獸已經足夠,至於之後想要獲取更強大的魂環,就需要靠大傢族或者一些大勢力來幫忙。

而那些沒有大勢力幫忙的魂師,在獵魂森林裡面就很適合他們,至少在很大程度上保障他們的安全。獵魂森林裡的魂獸等級最高的也就是千年級別的,這些魂師遇到瞭打不過還能跑。

而要是到瞭星鬥大森林,會遇到什麼級別的魂獸就不好說瞭,那裡可能遇到的魂獸年限等級最高可就沒有上限。

在他們沒有實力從萬年級別的魂獸面前逃跑的時候,獵魂森林永遠是最適合他們獵殺魂獸的地方,這是他們最好,最安全的選擇,畢竟修行不易。

不知道大傢還記得史萊克學院當中那位負責招收學員的老師嗎?他雖然是一名魂帝級別的強者,但是他也有一個白色魂環。

這顯然說明他不是出身於那些大傢族或者大勢力的人,所以他隻能夠靠自己努力去獲取魂環,有十年級別的魂環就很正常。

獵魂森林,加上帝國通過武魂殿發放的那些魂師補貼,對於魂師都是很好的福利,雖然武魂殿想一統大陸,但是目前帝國的狀態也是不錯的,比比東更多的還是為瞭自己的野心才發動戰爭的。弊大於利。

文/動漫世界雜談

大傢如果對動漫資訊或者對有趣的動漫內容感興趣的話,歡迎大傢關註動漫世界雜談。大傢下次再見。

尤川訓斥毒公時,有誰留意毒公手上的細節?他竟然也是十二峒之一

導讀:隨著動畫《不良人》第5集的播出,苗疆最為神秘的實力“十二峒”終於在不良帥和李淳風的回憶中揭開神秘面紗;大傢怎麼也沒想到,十二峒的避世,竟然是在不良帥和李淳風對弈下進行的。

不過,相比起十二峒的起源,編者的註意力卻被毒公手上的細節給吸引,你們註意到瞭嗎?廢話不多說,就讓編者根據劇中的兩個細節,來聊聊毒公的出身吧,希望能讓大傢有個簡單的瞭解!

李嗣源再次諷刺毒公

由毒公所掌管的萬毒窟,之所以一直跟主角團過不去,全是因為李嗣源;因為毒公與李嗣源有過協議,他幫李嗣源登機,便能獲得苗疆一方平安,當然或許也有別的好處。

而毒公若想和李嗣源一直合作下去,就必須幫助他除掉李星雲等人;隻不過,雖然萬毒窟每次出手都是成竹在胸,但卻每次都被他人插手破壞此事,第一次是侯卿,第二次是蚩夢媽媽,現在第三次則是尤川。

所以,李嗣源看到萬毒窟的行動能力,也是不敢恭維,雖然表面上和和氣氣,但其實也都是在諷刺毒公。

尤川訓斥毒公

尤川知道毒公與李嗣源合作,都是為瞭保苗疆一方平安,但正如他所說,毒公不會再讓苗疆的所有兄弟姐妹因為戰鬥而流血流淚,可是現在,在外面幫李嗣源做事的人,卻是萬毒窟的人,這與毒公所說的相違背。

不得不說,尤川這番話,相當於在訓斥毒公,也戳中瞭他內心的柔弱之處;隻不過,毒公到底為何這麼做,也隻有他自己清楚瞭!

毒公的出身

不過在尤川訓斥毒公時,有誰留意到他手臂上的紋身?這個紋身大傢是不是似曾相識呢?沒錯,李茂貞和蚩夢媽媽都有,雖說紋身並不能說明什麼,但在不良人這部動畫中,有復雜的紋身,代表這個人就是出身於十二峒,而且實力十分強橫。

而現在,毒公手臂上的紋身已經顯露,說明他曾經也是十二峒的一員;還有兩個細節,也能說明毒公也是十二峒之一。

比如在他與李嗣源說話時,從他口中說出“如果十二峒現身”會更好,說明他對十二峒瞭如指掌;還有就是畫面轉到十二峒的起源時,有個老者說十二峒有個毒傢,是不是也能證明,萬毒窟曾經也是十二峒的毒傢呢?

結語:從前面三季來看,毒公從未真正出過手,所以不知道他的真正實力到底有多強;可如果他也曾經進過十二峒,或者從先人那裡獲得十二峒的秘法,那麼他的實力應該要超越李克用,或者李茂貞可能也不是他的對手,你們認為呢?

伽古拉騎行服來啦!一件售價1000塊,粉絲笑噴:穿上秒變小混混

伽古拉的人氣一直都很高,很多小夥伴都覺得他的人氣超過瞭曾經的摯友“歐佈奧特曼”。算起來,伽古拉是《歐佈奧特曼》劇中的主要反派,作為一個魔人,伽古拉的人氣一度超過歐佈奧特曼,這一點確實很讓人意外。正是因為人氣比較高,所以伽古拉出現在《澤塔奧特曼》劇中。

圓谷從來不會放棄任何一個高人氣IP角色,貝利亞奧特曼就是這樣,各種各樣的周邊層出不窮。這次的伽古拉也一樣,竟然還出瞭一件“伽古拉騎行服”。這T恤光是外形看起來就很騷氣,不僅如此,售價高達17000日元。也就是說一件售價 1000塊,一般人確實消費不起,粉絲看後笑瞭,穿上之後不是變成瞭魔人,穿上之後真是秒變“小混混”呀!

相信大傢都知道騎行服,就是騎自行車的服裝。一般情況下,騎行服都是緊身體恤,這樣設計的目的是為瞭方便騎行者運動。而這次的IP竟然是伽古拉,註意看右上角的標志,這裡還是標註的“澤塔奧特曼”。也就是說,之所以會出伽古拉騎行服,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伽古拉在《澤塔奧特曼》劇中的人氣比較高。本來,圓谷一向都愛出人氣周邊,出一件體恤什麼的本身也沒什麼毛病。隻是伽古拉騎行服看起來確實太拉風,拉風得甚至有點過分,感覺一般人都不敢這麼穿出去、

整個外形的設計就是伽古拉的皮套外形,說白瞭就是把皮套圖案印在體恤上而已。看起來比較簡單,但是價格而卻不菲,目前的官網價格是17000日元。換算過來就是一件體恤1000塊RMB,這價格說貴也不貴,一些有錢人的體恤就有這麼貴。不過對於普通人來說,這價格還是略微偏貴。因為大部分的人都不會穿1000塊錢一件的體恤,加上伽古拉的外形比較花哨,感覺買瞭也不敢穿出去呀!

很多粉絲看瞭之後紛紛吐槽,這件衣服簡直沒法穿出門,並不說這件騎行服不好,也不是說價格太貴。主要是伽古拉的外形比較誇張,要是真的穿在身上,那不是變成瞭伽古拉,而是瞬間變成瞭“小混混”。當然,這樣的騎行服穿出去一定會有很高的回頭率,喜歡的小夥伴可以試一下,保證效果很不錯。

看來伽古拉的高人氣不是吹出來的,不過圓谷的操作也太會“見縫插針”瞭吧!連騎行服周邊都出來瞭,這衣服感覺也隻有伽古拉本人才敢穿瞭。可惜沒請青柳先生來試一下,不然也可以看到本尊的風采。

無論怎麼說,伽古拉的人氣確實很高,感覺一般的奧特曼都比不上他。對比來說,歐佈這兩年的人氣真的沒有伽古拉高,要是伽古拉沒有在《澤塔奧特曼》劇中客串,估計《澤塔奧特曼》的人氣也會低不少吧!那麼大傢喜歡這件伽古拉騎行服嗎?編者覺得,確實喜歡的話可以嘗試一下哦!回頭率絕對不會差。

《回復術士》作者新作要來瞭!殺手在異世界抓住未來?

【動漫雜談】《暗殺貴族》PV公開:

今年早些時候,輕小說《世界最強暗殺者轉生成異世界貴族》動畫化的消息就公佈瞭,這回官方終於放出瞭動畫的正式預告片,動畫定於2021年10月正式播出。作者月夜淚也在官網上分享瞭自己對於這部動畫新作的看法。

對於月夜淚這位作者,想必國內觀眾應該是比較熟悉瞭。之前的作品《回復術士的重啟人生》在國內掀起瞭不小的波瀾,每集一播出都會產生一些廣為流傳的梗,最出名的莫過於“棍之勇者”和“抓住未來”瞭。也正因為如此,《暗殺貴族》這部作品在開播前就引起瞭粉絲們的關註。期待著在這部動畫新作中,能再次收獲《回復術士》裡那種酣暢淋漓的爽快感。

與《回復術士》裡慘兮兮的主角不同,《暗殺貴族》的主角生前就是一位號稱世界第一的殺手。女神將其召喚到異世界,並向他提出瞭一個要求:殺死預言中會給人類帶來災厄的“勇者”。帶著這樣的使命,男主角轉生到瞭異世界,成為瞭貴族的長子。並把前世培養的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的技巧,與異世界的各種暗殺魔法結合起來,成長為史無前例的殺手。

這次的動畫由我們的老朋友銀鏈負責,感覺銀鏈這些年在異世界輕小說改編這條道路上越走越遠瞭,也沒看出有什麼想要轉型的意願。但也正因為如此,改編這種題材對於大銀鏈來說那簡直輕車熟路。導演田村正文也算是銀鏈這幾年的中堅力量瞭,代表作是《賢者之孫》。估計看完上面那段劇情簡介的觀眾們,肯定意識到瞭導演與這類作品的相性不錯。

根據作者月夜淚的說法。動畫聲優都是按照大傢的意願召集的實力派聲優,在影像化方式也不是根據原文生搬硬套,而是進行瞭更深層的挖掘,重新組合瞭鏡頭。改編作品中加入瞭很多原創的要素,但是由作者親自進行瞭監修,保證瞭《暗殺貴族》的原汁原味。總之,這會是比原作更有趣的作品。

舉報/反饋

不要嫌棄懶羊羊貪吃和愛睡懶覺瞭,你和它一起長大,你也會這樣

很多人的童年中都有《喜羊羊和灰太狼》這部動畫,青青草原上,一心隻想吃羊的灰太狼永遠都吃不上羊(所以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而羊們都聚集在瞭一起,一起生活在羊村,在羊村裡誰才是最受歡迎的那個呢?

很多人都會選擇懶羊羊而不是喜羊羊,盡管這個動畫的主角是喜羊羊,但很顯然大傢更加喜歡懶羊羊。因為它懶得真實,讓人更有代入感。

作為青青草原上最肥的小羊之一,懶羊羊將“懶”字詮釋得明明白白,超級不愛運動,總是一副遊手好閑的樣子。還貪吃,一旦聞到食物的香味,馬上會被吸引過去,總是因為貪吃而闖禍。用好吃懶做形容再貼切不過瞭。

雖然懶羊羊很懶,但它也有很強的自尊心,不允許別人輕易嘲笑它,至於它為什麼這麼懶呢,那就要從它小時候成長環境說起瞭。

小時候的懶羊羊沒人陪著玩,求爸爸陪玩跳繩遊戲的時候,爸爸就推脫自己要再睡一會,讓它去找媽媽。

媽媽這邊也是這樣,也想多睡一會,就不太想管懶羊羊。所以說,懶羊羊這個愛睡覺的習慣那都是傢庭耳濡目染的。

因為沒人陪伴,所以喜歡上瞭睡覺,沒事幹的時候就愛吃東西,吃飽瞭睡,睡醒瞭吃,這樣的羊生真是夠幸福啊。

但懶羊羊的內心還是善良的, 有時候會嫉妒別人的幸福,但是當有機會破壞別人幸福的時候,懶羊羊還是不忍心這麼做,正是因為這份善良才讓很多人喜歡懶羊羊。

但是懶人通常還會有好運,經常會躲開灰太狼的攻擊,避免被架上鍋上的命運。

正因為懶羊羊的人氣很高,還專門除瞭兩部以懶羊羊為主角的電影,2012年的《喜羊羊與灰太狼之我愛灰太狼》(2012年)和2015年的《喜羊羊與灰太狼之羊年喜羊羊》。

大傢喜歡懶羊羊,很多時候是羨慕懶羊羊的生活方式,很放松的一種生活。在如今快節奏的社會中,總是被現實推著走,神經得不到放松,就隻好在看懶羊羊的生活聊以慰藉瞭。

這一期就說到瞭這,你喜歡懶羊羊嗎?歡迎留言告訴我,我是漫語漫念,喜歡的小夥伴記得三連哦。

逆風前行的日本四大動畫公司

本篇文章由三文娛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

IG Port、Broccoli利潤增加,東寶、東映雖損失慘重但依然盈利。

作者:阿靚

近日,IG Port、Broccoli、東寶、東映動畫陸續發佈瞭最新財報(因創通被萬代南夢宮收購,暫未發佈2021財年相關數據)。

新冠疫情在日本遠未結束,對於日本動畫及相關行業的影響仍難以預料。Broccoli和IG Port謹慎樂觀,一定程度上保證瞭營業利潤的穩定甚至小幅增長。但對於東映和東寶兩傢大體量公司而言,緊急事態宣言導致的電影延期、舞臺劇限演帶來的損失前所未有。

2020年,Broccoli的老牌經典IP《歌之王子殿下》走過瞭10周年。憑借著《歌之王子殿下》的一系列周邊產品與活動,Broccoli實現瞭營業利潤9.67億日元,同比增長42.2%的業績。對於虛擬偶像組合的充分瞭解、積極推陳出新發售新作品,同時優化收支結構、控制成本,是Broccoli在疫情中逆風前行的關鍵原因。

IG Port在經歷虧損之後終於一舉扭虧為盈,在保持銷售額維持穩定的前提下,前三四半期營業利潤達5.57億日元,同比增長59.1%,歸屬股東當期純利潤達4.27億,同比激增137.8%。對於2021財年業績預測,IG Port表現出不同於其他公司的樂觀:將預測銷售額從95.88億日元提高到瞭102.22億日元。

但並不是每傢動畫公司都能挺過疫情沖擊,以電影、舞臺劇業務見長的大公司東映和東寶在2021財年均損失慘重,遭受瞭全面性打擊。東寶營業收入為1919.48億日元,同比減少27.0%,營業利潤為224.47億日元,同比減少57.5%;東映銷售額為811.69億日元,同比減少13.5%,營業利潤為159.62億日元,同比減少17.1%。緊急事態宣言使得電影紛紛延期上映,舞臺劇先是中止,再是限流,直接影響這兩傢公司的核心業務。

下面來看一下四傢公司的具體財務數據。

Broccoli:經典IP《歌之王子殿下》10周年

2021財年(2020.3.1-2021.2.28)中,Broccoli總銷售額相較2020財年有所減少,為63.07億日元,同比減少2.7%。

但各項利潤都有著明顯增加:營業利潤為9.67億日元,同比增長42.2%;經常利潤為9.99億日元,同比增長42.1%;歸屬股東當期純利潤為5.21億,同比增長37.9%。

整體上Broccoli的財政狀況穩中向好。財報提及,隨著智能手機和遊戲機市場愈發擴大,遊戲內容和IP市場可能也會有長期高速的發展空間,但當前新冠疫情仍將帶來諸多不穩定因素。

緊急事態宣言的發佈使得線下活動人數減少,這也影響到瞭Broccoli2021財年Q4的銷售總額,但銷售利潤有所增加,這主要緣於銷售管理成本的合理控制。

2020年是Broccoli支柱IP《歌之王之殿下》10周年,Broccoli為此舉辦瞭一系列的慶祝活動。2月時的慶祝活動“歌之王子殿下 ‘Another World~WHITE&BLACK~’”由於疫情草草結束,不過Broccoli沒有放棄,7月時舉辦瞭特別概念商店“All-Star Shop”活動,12月開始在原宿、名古屋、大阪、仙臺四個地方舉辦瞭“SHINING STORE”活動。

此外,在9月時Broccoli和STAEDTLER、COLLABORATION兩傢文具公司合作發售瞭“歌之王子殿下 SHINING MUSEUM 水彩色鉛筆”,收獲瞭廣泛好評,相關衍生品的銷售額和上一年總體相當。

同IP遊戲方面,遊戲APP“歌之王子殿下 Shining Live”的銷售額不如前一年,但5月發售的“歌之王子殿下 Amazing Aria & Sweet Serenade LOVE for Nintendo Switch”和2月發售的“歌之王子殿下 Debut for Nintendo Switch”兩款Switch遊戲的銷售額非常理想,最終保證瞭總銷售額的穩定。

相關CD方面,Broccoli收獲頗豐:

去年4月Broccoli發售瞭“歌之王子殿下 Another World~WHITE&BLACK~”的主題曲去年8月發售瞭旗下虛擬組合HE★VENS的首張電視劇CD去年9月發售瞭三大組合十周年超豪華單曲去年12月發售Shining Live電視劇CD《盛宴奏鳴曲》今年2月開始準備的四首QUARTET NIGHT成員偶像歌曲中的兩首也成功發行

由此,雖然電影版相關CD的發售額不如前一年,但音樂CD業績非常可觀,CD銷售總額很高。

在其他公司授權衍生品方面,2020年9月Broccoli發售瞭兔子玩偶系列“rabbit collection”的第一彈“刀劍亂舞-ONLINE-”(全11種),受到高度評價。相關商品的限量預約生產一直持續到2021年4月。

集換式卡牌遊戲《「Z/X -Zillions of enemy X-》(以下簡稱《Z/X》)發售瞭新老玩傢都十分滿意的新卡包EX包第23彈“Z/X☆memorial☆piece”。另外,2021財年Broccoli積極開展《Z/X》相關線上活動,販售卡牌產品,總銷售額得以於前一年持平。

IG Port:扭虧為盈,態度積極謹慎

IG Port與Broccoli不同,雖然受疫情影響,對於未來的發展仍持謹慎態度,但總體上比較積極。

無論是動畫作品企劃與制作相關的影像制作事業,還是漫畫雜志的企劃、制作、銷售及電子漫畫的發行相關的出版事業,又或是作品二次利用相關的版權事業,IG Port都有穩步開展。

由此,2021財年5月期Q3期(2020.6.1~2021.2.2)的銷售總額達到68.94億日元(比2020財年同期增加0.7%),經常利潤5.76億日元(比2020財年同期增加65.3%),歸屬股東當期純利潤4.27億日元(比2020財年同期增加137.8%)。

在影像制作事業方面,IG Port制作瞭動畫電影《鹿之王》、動畫番劇《龍先生,想要買個傢》等作品,以及其他的廣告用、VR用動畫。

IG Port在財報中提出,由於CG制作費和外包費不斷上升,以及制作時間的延長傾向,影像制作事業方面仍有許多困難需要克服。已完成的作品中一部分情況有所改善,但仍有一部分遭受損失。由此,相關事業總銷售額為37.36億日元,同比減少18.0%;營業損失為4782萬日元,而前一年同期營業利潤為1.43億日元。

出版事業方面,IG Port發行瞭月刊《Comic Garden》、漫畫《魔法使的新娘 第15卷》、漫畫《輪回的花瓣 第12卷》等定期月刊9本、新漫畫和書籍76本。其中,此前出版的漫畫《輪回的花瓣》和《轉生貴族的異世界冒險錄》也銷量良好。

雖然面向書店的銷售額與去年基本持平,但《異世界轉生》系列為主的電子書銷量見長。出版事業總銷售額為14.29億日元,同比增長32.1%,營業利潤為2.78億日元,同比增長139.6%。

版權事業方面,《GREAT PRETENDER》、《VINLAND SAGA》、《進擊的巨人》、《攻殼機動隊》等系列作品取得瞭二次利用收入。不過,為獲取版權收入而對大型作品進行出資也導致降價賠償支出較去年同期有所增加。最終,版權事業總收入為15.50億日元,同比增長51.1%;營業利益為4.24億,同比增長96.8%。

其他事業方面,雜志插畫繪制、角色商品化、智能手機APP等共獲得1.79億日元收入,同比減少0.7%;營業損失為655.6萬日元,去年這一數字為3609.3萬日元。

對於整個2021財年業績預測,IG Port顯然稍顯樂觀。4月9日,IG Port發佈瞭預測修正,將2021年5月期(2020年6月1日-2021年5月31日)預測總收入從95.88億日元更改為102.22億日元,營業利潤預測從4.62億提高到549億,經常利潤從4.78億提高的5.72億,歸屬股東當期純利潤從2.59億提高到4.10億。

東寶:損失慘重,各項收入全面下滑

在四傢公司中,東寶受疫情影響最大、損失最嚴重。

據財報,東寶在2021年2月期(2020.3.1~2021.2.28)財年的發行收入為1432億8500萬,同比減少45.1%,是迄今為止下降幅度最大的一年,也是近三年情況最惡劣的一年。

東寶在財報中稱,這一年中東寶接連遭受公映電影作品延期、話劇演出中止等狀況,陷入從未有過的緊急事態當中。即使最近開始漸次營業,座位數限制和電影上線推遲的影響仍然很大,一部分話劇也仍無法公開演出。

在這種情況下,10月上映的《劇場版 鬼滅之刃 無限列車編》引發社會熱烈反響,為業績作出瞭極大貢獻。由此,2021財年東寶營業收入為1919億4800萬日元,同比減少27.0%;營業利潤為224億4700萬,同比減少57.5%;經常利潤為241億9500萬,同比減少56.1%;歸屬股東當期純利潤為146億8800萬,同比較少59.9萬。

另外,臨時停業期間的特別損失所帶來的補助金收入將作為特別利潤計入總收入。

包括電影、電影發行、影像在內的電影事業在2021年為東寶帶來瞭1161.97億日元收入,同比減少32.8%;營業利潤為103.51億日元,同比減少69.5%。在電影事業方面,原定上線作品接連延期給東寶造成瞭很大影響。

不過東寶在緊急事態宣言解除後,先是啟動瞭吉卜力經典長篇動畫重映,又上線瞭大熱電影《我是大哥大 劇場版》。即使有著座位數限制,這些作品也一定程度上調動瞭市場的活力。接下來,《自信日本人 公主編》、《哆啦A夢大電影 大雄的新恐龍》《繩》也表現俱佳。10月,座位數限制解除,東寶上線瞭熱門作品《劇場版 鬼滅之刃 無限列車編》,獲得廣泛好評。

電影發行事業方面,基於TOHO CINEMAS等的數據,大熱的《劇場版 鬼滅之刃 無限列車編》帶來瞭市場復蘇的良好訊號。但是新一輪的緊急事態宣言要求全國電影院從4月中旬到5月中旬關閉,即使再開也要通過座位限制入場人次,海外電影也不斷延期。

總的來看,2021財年的電影院入場人數為2532.5萬人,同比減少49.3%。由此,電影發行事業的營業收入為462.42億日元,同比減少49.3%;營業損失為11.00億日元,而去年是149.48億日元的營業利潤。

影像事業方面,在打包販售方面,東寶產出瞭DVD版、藍光版《天氣之子》、《舞臺 刀劍亂舞維傳 朧的志士們》、《我們的謊言與真實 欅坂46紀錄片》等。

出版·商品事業方面,《哆啦A夢大電影 大雄的新恐龍》和《劇場版 鬼滅之刃 無限列車編》等作品的電影院手冊、角色商品銷售額較去年有所增加,但由於國內外電影熱門作品陸續延期,這項事業最終的總收入是減少瞭的。

在動畫制作方面,東寶出資制作瞭《咒術回戰》等作品。此外,《我的英雄學院》和《東寶怪獸角色》等商品化收入,以及出資制作作品的利益分配收入也是這一事業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

ODS事業方面,東寶提供瞭《Endless SHOCK》、《我們的謊言與真實 欅坂46紀錄片》、《電影 別對映像研出手》等作品。

在舞臺劇方面,由於新冠疫情影響,以及東寶內部的大規模改修,收入有所下降。

最終,影像事業營業收入為301.14億日元,同比較少8.5%;營業利潤為49.73億日元,同比減少25.1%。

舞臺劇事業同樣損失慘重。2021財年,不扣除內部消費額(1.79億日元,同比增長8.1%),東寶舞臺劇事業部門收入為62.26億,同比減少60.0%。

具體來看,發行收入為52.83億日元,同比減少58.2%,外部公演收入為7.72億日元,同比減少71.9%,其他收入為1.71億日元,同比減少17.5%。傳統舞臺劇表演受到4月發佈的緊急事態宣言影響完全中止,7月時才逐漸重新開放。

重開後,東寶在帝國劇場上演瞭《Jersey Boys音樂會》、《帝國劇場音樂會》、《羅馬假日》、《Beautiful》、《Dream Boys》、《Endless SHOCK -Eternal-》等作品,在創造劇場上演瞭《也許、是幸福結局》、《Gang Showman》、《奇怪的兩人》、《成人·兩人》等作品。但由於座位數控制,最終還是減收。

另外,東寶也積極嘗試付費現場線上觀看和回放觀看,努力確保新的收益來源。

總體而言,舞臺劇事業的營業收入為79.48億,同比減少54.7%;營業損失為10.66億,去年則為40.82億營業利潤。

其他方面,東寶房地產事業總收入為651.24億日元,同比減少3.8%,營業利潤為170.62億日元,同比減少8.6%。娛樂、飲食等其他事業營業收入為26.78億日元,同比減少41.1%,營業損失為3.20億日元,去年為0.78億的營業利潤。

東映:各部門遭受新冠沖擊

東映2021年3月期(2020.4.1-2021.3.31),東映同樣在各部門都受到瞭新冠沖擊,最終營收入為1076億4800萬日元,同比減少23.9%;營業利潤為129億9700萬日元,同比減少40.9%,經常利潤為187億1600萬日元,同比減少26.2%。

計入特別利潤(投資有價證券的拋售額)和特別損失(減損損失)後,歸屬股東當期純利潤為72億8400萬日元,同比減少35.9%。

在影像相關事業方面,東映銷售額為811.69億日元,同比減少13.5%,營業利潤為159.62億日元,同比減少17.1%。東映完成瞭25部電影作品。其中《新:福音戰士劇場版》和《樹海村》大熱,《電影光之美少女 和大傢的不可思議的一天》《聖誕殺戮日》《劇場短編 假面騎士聖刃 不死鳥的劍士與破損書卷/劇場版 假面騎士ZERO-ONE REAL×TIME》成績穩定。

在光碟事業方面,銷售、租借市場都變得相對嚴峻。東映將電影DVD·藍光作品作為販售主打作品,於2021財年共售出DVD·藍光計320部作品。其中,電影《犬鳴村》、《假面騎士ZI-O NEXT TIME》為始的《假面騎士》系列DVD·藍光販售取得瞭不錯的銷售成績。

電視事業方面,各電視臺在收視率方面競爭激烈,市場形勢比較嚴峻,東映努力確保瞭作品內容的充實和接收外包的數量,於2021財年制作瞭60分鐘左右的《同伴》、《科搜研的女生》等作品計59集;30分鐘左右的《假面騎士ZERO ONE》、《光之美少女Healing》等作品計290集;長篇·特別篇《星期日PRIME 西村京太郎旅行之謎》等計27集,全部作品總計376集。

此外,《魔進戰隊KIRAMAGER》《假面騎士ZERO ONE》《假面騎士聖刃》等角色商品化收益也很穩定。

內容事業方面,劇場電影、電視電影等地上波、BS、CS播放權和光盤販售,以及面向手機、平板的信息推送服務,對於舊有時代劇和電視電影《同伴》等的銷售都有很大助益。“東映特攝粉絲俱樂部”會員增加也帶來瞭一部分收入。

國際事業方面,面向北美、亞洲的動畫放映權收入都表現不錯。

跌入宮崎駿般的漫畫世界裡去探險!

這裡真的太唯美瞭!!小夥伴都表示驚呆瞭!!今天分享的是處女地!未開發的還沒對外開放的一片濕地,大部分圖也是沒有濾鏡的純粹原圖敲擊震撼!

前幾天聽朋友說瞭這個公路穿越湖底的少荃湖!今天特地過來打卡探險吧!!由於昨天剛下瞭雨!一路泥濘不堪的走過去,鞋子差點陷在泥巴裡拿不出來瞭這片湖目前還沒正式對公眾開放,湖邊設施還沒建設,路也還沒怎麼鋪好,所以都是淌著泥巴路過去的!在靠近湖邊有兩座荒廢瞭多年的徽派風格的建築,走到門口,一股神秘,毛骨肅然的感覺!好刺激啊!!墻上畫滿瞭大字,估計以前也有不少人來探過險,再往裡面的院子走,墻上寫著“枯井有人”,更是嚇得直哆嗦!哈哈,撐足勇氣往裡走,院子內已長滿瞭竹子野草之類的!由於走路的腳步聲響,頓時院子裡飛鳥老鼠亂竄,嚇得不敢再往裡走瞭!

再往湖邊走走吧,今天太陽高照,湖面平靜且碧麗!好唯美啊!!隨便拍照都是很純凈樣子!仿佛進入瞭宮崎駿裡的唯美世界!!完全忘瞭剛才的狼狽不堪!哈哈perfect

《澤塔奧特曼劇場版》廢棄,圓谷坑瞭特利迦賽羅的遭遇就是證明!

根據圓谷導演的說法,《澤塔奧特曼劇場版》算是被廢棄瞭,可是這件事兒最終還是坑瞭特利迦。如果大傢不相信的話,看看賽羅奧特曼的遭遇就知道瞭。

圓谷廢棄《澤塔奧特曼劇場版》,客觀來說也是一種無奈之舉吧,其實他們也不想這麼做。當時電視劇開播之後,澤塔有多受歡迎想必大傢都清楚,所以說要是給他制作一部大電影,上映之後票房應該是很不錯的。可是因為現實的情況,使得圓谷不得不放棄,在疫情的影響下影院是不能使用的,所以說就算制作出來瞭又能怎麼樣呢?無法上映肯定會讓他們賠本兒的。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還不如直接廢掉,這樣也不用擔心什麼瞭,可是對於觀眾來說卻是一個很大的遺憾。

沒有瞭劇場版的澤塔奧特曼,在觀眾的心目中地位開始下降瞭,連評分都降下來瞭呢,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兒。不過話又說回來瞭,這部作品被廢掉不要緊,卻直接坑住瞭特利迦奧特曼,雖然現在特利迦非常受大傢的關註,甚至有人覺得評分超越《澤塔奧特曼》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大傢要明白,原本應該安排給澤塔奧特曼處理的事情,現在很可能要落到特利迦身上瞭,否則的話留下幾個Bug圓谷也不好向觀眾交代。

大傢可以回想一下,當時是誰跑到光之國奪走瞭奧特勛章呢?圓谷稱這頭怪獸為蓋內迦古。可是這頭怪獸本來沒有這麼強的實力,正是因為受到瞭惡魔碎片的影響,才會變成這個樣子的。然而惡魔碎片的問題剛提出來就被圓谷給拋到瞭一邊,這件事兒早晚得解決吧?當然瞭小金人的問題現在還沒有處理呢,圓谷同樣需要處理吧?現在沒有瞭劇場版,澤塔奧特曼就沒法解決這些事情瞭。所以這些事情會不會留給特利迦奧特曼呢?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可就麻煩瞭。

大傢想一想小金人吧,這可不是好惹的人物,當時賽羅奧特曼想要消滅他,結果卻被人傢給打趴下瞭,所以說這些事情要是交給特利迦奧特曼恐怕也是不好解決的。如今關於這個新的奧特曼,圓谷把預告片都已經給出來瞭,不知道大傢看過瞭嗎?其實很多網友倒是覺得,這個奧特曼和他的人間體形象跟迪迦(大古)想比差遠瞭,所以就覺得有點兒失落,不知道大傢感覺如何呢?

其實關於特利迦奧特曼,有一點我們倒是猜對瞭,他果然是超古代的光之巨人,而且連變身器都跟迪迦的差不多。那麼現在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就是,他跟迪迦奧特曼到底有什麼關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