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之九尾貓

三生三世之九尾貓

每天讀點故事app作者: 夜闌臥雨 | 禁止轉載

楔子

南海,普陀山巔。

我是觀音大士座下的一隻九尾貓,五百年來,每日默誦佛經,傾聽佛禪。

“大士,我何時能成道呢!”我煩躁地在地上磨爪。

大士笑而不語。

她秀手一揮,浮光處顯現昔日一僧童將我骸骨埋與觀音祠下的柳樹,

“是那人將你埋在觀音祠旁的柳樹下,你才得以與我相見。隻有償還瞭那人,你才能得道。”

於是我便下瞭凡,來償還昔日欠那僧童的舊恩。

一世

我是紫竹林裡的貓妖紫冉,昔年得瞭仙人指點,說我前世是觀音座下的童子。此後我一改頑劣樣子,一心修道。

幾百年來,我好事做瞭沒有千件也有萬件,要不是我是妖,估計附近的村民也要給我建廟子。

其實我倒沒什麼所謂,行善的事做多瞭,便漸漸忘瞭當初這樣做的緣由,隻是繼續做罷瞭。

隻是有一日,我在林子裡打坐,卻見一白衣書生冒冒失失地闖瞭進來,我正要呵斥他,他卻直挺挺地倒瞭下來,昏迷瞭過去。

看他身上背的書箱,應該是要進京趕考的書生。我本想坐視不理,卻害怕林子裡的豺狗叼走他吃掉。

罷瞭,林子裡有一處茅屋,就把他放在那兒吧。

我把那書生拖進瞭屋子,沒有想到一個大男人,臉白白凈凈的,睫毛還那麼長,看過去挺好吃的。

說錯瞭,是挺好看的。

沒想到他後來醒瞭,卻賴著不走,嘴裡硬說道:“姑娘對我有救命之恩,小生無以為報,願與姑娘結為秦晉之好。”

我微微一笑,笑出三尺長的貓舌,“你不知道我是妖麼?”

書生的臉一下子嚇白瞭,卻還是嘴硬,“

妖又怎樣,小生自幼父母雙亡,姑娘救瞭我,我的命就是姑娘的!”

這一句賭氣般的話,不知為何卻戳中瞭我的心窩。

書生此後再沒有離開竹林,為我抄誦佛經,陪我下山救人。水滴石穿,我終於答應瞭他的請求,和他成親。

那一日,紫竹林便是我們成親之地,以天地為父母,著一身素衣互拜天地。夫妻對拜過,他把我摟在懷裡,聞著他身上好聞的味道,聽他說道:“紫冉,此後再沒有什麼能使我們分離。”

我成瞭人妻,努力地磨滅妖性。我不再想什麼成道不成道的,這一世我隻想給他生個孩子,白頭到老。

但夜夜看他在案牘前刻苦讀書,燈影搖曳,聽他一聲聲似是無奈的嘆息。我知道,他不願過這平凡的小日子。

“大丈夫志在四方,你想立下功名就去,我等你。”我最終還是違背內心說道。

“紫冉,等我高中狀元,一定風風光光地再娶你一回,我們再不分離。”

之後他便走瞭。

可我沒想到,我等到他金榜題名的消息,卻沒有等到他回來。聽說他將要迎娶公主,一個地位顯赫、貌美如花的女子。我不信,我心心念念的有情郎是一個陳世美。

等我趕到京城,迎接我的卻是幾百官兵和道士。

他身著大紅官袍,站在高處冷冷地看著我,身旁的公主嫣笑如花。他說道,“我從未喜歡過你,都是騙你的罷瞭。”說罷摟著嬌美的公主入懷。

我寧願他說我是妖,不配和他在一起。也不願他騙我,辜負我一片真心。

我沖向他想結果他的性命,卻被那些官兵道士攔住。當那些噬命的兵器、符咒刺入我的身體,我暗下毒誓:下一世,這負心漢我必殺之,還要掏出他的心吃下去!

二世

我是魔窟裡的妖貓赤貍,別的妖魔都喜歡抓人生吃,我卻不,太臟。我有自己對食物的獨特手段。

我常遊戲人間,化作絕色美女勾引人間的男人。我不過把他們當做玩具,他們卻為瞭得到我拋妻棄子,不惜立下山盟海誓甚至是毒誓。

言之鑿鑿地說愛我,可等我露出原型,一個個卻都嚇得大小便失禁。即使偶爾有一兩個能熬過這關,在榮華富貴前也漏瞭餡。

男人啊,沒一個是好東西。

沒想到我才剖出這幾個負心郎的心吃掉,天界的人就大張旗鼓地說要懲治我。

可是——那一列要來剿滅我的天兵天將,怎麼有一個身影如此熟悉。不,他化成灰我也忘不瞭,從我元神乍現的那刻,日日夜夜我不想著扒瞭他的皮,掏出他的心吃掉。

天界輕敵,派出一隊蝦兵蟹將就想制服我。我打敗瞭他們,帶著那渣男回到魔窟。日日夜夜地折磨他,輕易地讓他死,也太便宜瞭。

隻是我每次折磨他,他卻從不把痛苦流露於色,讓我好不舒服。

他見我還總是帶笑,好像我不是帶著刑具,而是來給他按摩,真是賤人。

有一回我把他折磨到昏迷,卻聽道他囈語,“紫冉——”我沒有理他,紫冉已經死瞭,活著的是赤貍。

後來天界的人又派瞭兵力來圍剿魔窟,魔窟傷亡慘重,我帶著他逃跑,被圍堵。

我真是想不明白,神仙可以允許凡人傷人害妖,卻不準妖懲治黑心的男人。既然我逃不過這劫,也要那負我之人死在我前面。

我把爪子掏進他的胸口,他卻沒有半分掙紮,忽然他面色驚恐,用力將我撲倒。隻聽轟的一聲,一道天雷劈中我原先待的地方。

而他已經閉上瞭眼,卻還是含笑著,仿佛隻是做瞭場夢。

我本以為我必死無疑,卻隻是被抓進瞭天牢關瞭千年。因為我昔年是觀音座下的童子,因為我所殺的並不都是無辜,還是據說因為他背地裡為我說瞭許多好話,說他不願我為他償命,我不知哪一樣占瞭多數。

可我毫不動然,即使他救瞭我的命,替我擋過一劫,那也是他負我在前。

期間菩薩來看瞭我幾次,我求菩薩念在舊情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好好修煉,皈依正道。

菩薩說,罷瞭,你和他糾葛未解。

於是刑滿釋放後,我又被打入輪回。

三世

這一世,我又重新成為一隻九尾貓。菩薩為瞭讓我順利歷劫,沒有消除曾經的記憶。她告訴我,隻有長出九條尾巴,我才可以羽化升仙。可每長出一條尾巴的代價是,當我答應瞭別人的請求,就一定要實現它。

我以為這對我輕而易舉,直到我長出瞭八條尾巴,我才發現:每當我再實現別人的心願,都要再失去一條尾巴。

就這樣我反復地替人行事,卻掙紮在對尾巴求而不得的死循環。

我身心俱疲,卻不敢放棄,這是我最後的機會瞭。

忽有一日,我走到瞭一處寺廟。寺廟中有個和尚正在打掃,我瞅瞭他一眼,卻愣瞭神。因為我們曾有過千絲萬縷的聯系。

他放下手中的掃把,輕輕地摸瞭摸我的頭說,你是沒有傢的小貓麼?以後就住在這裡吧。

此後我便留在寺中,這一世他是寺裡的小師弟,大二師兄格外奸滑,總是命令他幹許多事情。

我看不下去,化成人形假裝來寺裡求佛的信女。兩個和尚貌似虔誠地對我問東問西,手卻靠近瞭我的身體。我扭住他們的手痛斥一頓。他含笑著搖頭,卻是望向我。

連年災害,寺裡的香火綿延不斷。或許是神仙太忙,香火再盛,也沒有施舍一分。

我私下裡找到他,說我可以幫忙。怕他不信,我還特意講瞭九尾貓的故事。

所以你是那隻小貓嗎?

我愣瞭愣,又點點頭,繼續說道。

首先你要向我請求,然後我答應你,剩下的都交給我就好瞭。

可以給我一晚上考慮麼?

我欣然應允,第二天,等他說出他的願望。

他卻咧嘴一笑, 還沒想好。

我氣的差點要揍他,還是我百密一疏,認為他是一個單純的人。沒想到他算計我也就罷瞭,連百姓的性命都不顧,連和尚都不配當。

可第二日寺裡卻開倉賑民,聽說是他說動瞭住持,把寺裡積累的香火錢都換成糧食發放給災民。我在暗中觀察著一切,心想:何故這麼大費周折呢?

夜,我潛入他的屋內,他正端坐著念經,敲打木魚。

你來瞭?忽聽他問道。

你這和尚舍近求遠,明明能求我幫忙,卻偏不,一定要這麼麻煩?

你想幫便幫,不一定非得別人求你。真正的行善不需要那麼多借口。

我想怎樣就怎樣,你憑什麼管我,還是——你喜歡我?說完我抿嘴看著他反應,他仿佛沒有聽見,依舊敲著木魚念經。

我忿忿地離開,等我走出屋子,木魚聲卻停瞭。

而我思前想後,覺得他說的也有三分道理。真想行善,的確不需要什麼理由。漸漸的來寺裡的人少瞭。很多壞事,無端都變好瞭。

而我在這寺裡,聽他日夜傳誦佛經,總是想到以前,我和他也是這樣互相陪伴。物是人非,他現在是個和尚,而我再也不會對他動心。

隻一日,寺廟裡的住持駕崩,他將要被封作寺裡的新主持。這本是不合常數的,畢竟他是最小的師弟。聽說兩個師兄也因此忿忿不平。

冊封前一日,他在主廟裡為老住持誦經,神態自如,不喜不悲。我從屋簷下翻下來,本想和他說兩句話。卻聽見門外一陣騷動,無數手持法器的和尚湧瞭進來。我們向後退卻,直至身後退不可退。為首的正是大二和尚。不然我們解釋,大和尚便開口。

小師弟,你身邊這女妖是怎麼回事?出傢人和女子私面是大忌,何況還是個妖精。

他手中的照妖鏡顯出我的真身,沒想到為瞭治我,這和尚竟找瞭這麼多法器。

最近寺裡怪事頻出,方丈不知為何仙逝,還將席位傳給師弟,估計就是這女妖作祟。二和尚撇下嘴道。

既然如此,今天我就去替師傅修理門戶。

我沒想到我私下裡出手救人,卻暴露瞭自己。

你快走,他趕忙將我拉向身後。

面對各種法器我又能如何逃脫呢?

我是妖,他是你們的師弟,一切和他無關。我淡淡道。

既然如此,不如救他一命。至少不再欠他。我望向他,他的眼裡湧動著詫異。 但更多的是一種……驚喜?

下一秒,漫天的法器朝我襲來,我閉上眼想好以怎樣的姿態見菩薩。可是我卻沒有感到疼痛,是我死太快瞭嗎?睜眼卻看見他死死地擋在我身前,為什麼?

法器對人無效,二和尚手持拳頭般粗的木棍朝他狠狠地砸去。為瞭保護我,他沒有反抗。

我想要掙脫他,卻被緊緊地摟住。我束手無策,隻能感到他的身體像鼓一樣,劇烈地一陣一陣地顫動。

我伏在他的胸前,聽見他用含血的嗓子說道:我從來沒有……虧欠過你,上一世……公主說……如果我不和她成親,她就要叫道士殺瞭你,我不想……和你離開。更不想你受到傷害。

他的睫毛很長,掃著我的臉,癢癢的,可為什麼我那麼想哭。

你個傻瓜,我哭著說道,你為什麼不和我解釋,為什麼讓我被騙那麼久,你以為我真的想成仙麼,一開始我隻想和你在一起。

他忽然笑瞭,笑個孩子一樣。

抱歉……我不能再陪你瞭。

我……我想瞭很久,終於想到能幫你的方法——

請你答應我的願望,長出第九條尾巴。

一瞬間,我隻覺渾身輕盈。我抽離瞭肉身,看著他還緊緊地抱著“我”,不肯松手。他不停地顫動,顫動,然後終於不動瞭。

我終於還是得瞭道,可我卻不想再當個滿眼空洞的神仙,我告別瞭大士,又重回瞭人間。

我一直在找一個人,也可以是死鬼。他有張白白凈凈的臉。 還有很長很長的睫毛。他會笑著對我說,你終於來瞭。

我相信他不會離我太遠。我相信一切都來得及。

(原題:《三生三世之九尾貓》,作者: 夜闌臥雨。來自:每天讀點故事APP ,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