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西遊》|一部老電影的價值體現

《大話西遊》,一部讓人欲罷不能的老電影

《大話西遊》|一部老電影的價值體現

1995年,《大話西遊》開始上映,遭遇票房滑鐵盧。1996年,《大話西遊》被拷貝,轉到北京電影學院,悄然走紅,開始被熱捧。時至今日,熱度依然不減,真得是一個戲劇般的反轉。

看過無數遍的《大話西遊》,一直對這部電影心存芥蒂,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深悟其道的那份恍然大悟,才是這部看似無厘頭喜劇在深思熟慮之後的大智慧。

《大話西遊》|一部老電影的價值體現

《大話西遊》,幾度輪回轉世之間,不過就是一場命中註定的劫數

《大話西遊之月光寶盒》的開頭,是孫悟空殺師未遂被觀音收入凈瓶時,唐僧為救悟空,請求觀音菩薩寧願一命抵一命,用自己的命救悟空。從那一刻開始,孫悟空轉世之後的命運在冥冥之中被註定瞭,這也是宿命的開始。

他的命運早就被安排好瞭,一個給他三顆痣的人,也是他終將成為孫悟空的密鑰,然後戴上緊箍咒,恢復法力,完成束縛的定制,走上西天取經之路。

《大話西遊》|一部老電影的價值體現

可他開始隻不過是至尊寶,他根本無從知曉他預定俗稱的命運。他快樂而逍遙,在五嶽山下做著山賊,懵懵懂懂,一見鐘情的愛上瞭白骨精變作的白晶晶,並且一心一意,癡心妄想的想和她白頭到老,明知道結果卻不惜一次一次的借助月光寶盒不停地穿越,始終執著奔跑,隻為他的心愛,卻不知道他所有的努力全是白費。

直到最後一次,他被月光寶盒帶回到瞭500年前,遇到瞭紫霞仙子,一個給他三顆痣的人,他才明白,他所逃避的,一直始終在原地悄然等他的入甕。

《大話西遊》|一部老電影的價值體現

感動於他的那份執念,不離不棄,心心念念著他的白月光,一心一意就想回到過去,他卻不知道他的真愛原來就在身邊,他本以為執著於心卻連自己的心都不懂,他故意忽視的卻是他不肯面對的。

紫霞仙子曾有一誓,誰拔出她的紫青寶劍就嫁給誰,而至尊寶無意之間拔出她的劍時,就一見傾心,她的執念有堪比至尊寶的執著。她一直堅信,她的白馬王子會踏著七彩祥雲來娶她,可是她隻猜到瞭開頭,卻沒猜到結局,為救孫悟空她舍命一檔,從此化作塵埃。

《大話西遊》|一部老電影的價值體現

《大話西遊》,生命裡的轉瞬即逝,到頭來不過是一個笑話

至尊寶曾經一心一意追求的,到頭來卻是他始料未及的結局。他拒絕瞭紫霞仙子的求愛,卻不知他最愛的人正是紫霞仙子,反而是他千辛萬苦追求的白晶晶,並非所愛,兜兜轉轉之間,她們都早已物是人非。

直到紫霞仙子被牛魔王逼親,最危機時刻,至尊寶心甘情願的戴上瞭緊箍咒,完成他的飛升上仙,原來這一切隻不過是他命中註定的一個情劫,他最後的背負的仍不過是西天取經的責任罷瞭。

《大話西遊》|一部老電影的價值體現

至尊寶寧願去死也要看一看紫霞仙子在他的心裡到底留下瞭什麼東西,看到瞭也就是瞭然的時候,隻不過不是因為那一滴眼淚,而是終於看懂瞭自己的內心。

又看哭瞭,在孫悟空親吻輪回轉世的紫霞仙子的時候,那份刻骨銘心的愛如影隨心,在那一瞬間的親吻裡化作相思,所有的悲喜都轉化為心裡的微暖,而就是這小小的暖足以撫慰一生。

《大話西遊》|一部老電影的價值體現

《大話西遊》,光影流逝,也該收梢瞭

一部老電影如此讓人記憶深刻的也隻有這部《大話西遊》瞭,至今仍記得唐僧的幽默,那碎碎念的本領超群,尤其是“下雨啦,收衣服啦”成瞭取樂嬉笑的經典語錄,就算在現在有時候天陰瞭,雨落瞭,仍然會說,還真得是能讓自己快樂的一句話。

一部老電影,道不盡的滄桑,說不盡的愛,看不到的無奈,背棄不瞭的責任,琢磨不透的人心,在嬉笑怒罵中成瞭歲月裡的一顆菩提。

就算是一句簡簡單單的臺詞,聽起來都一樣的驚心動魄,通篇看下來字字珠璣,全是至理名言。

看似表面浮誇,內在卻無比深刻。眼光淺的看到的五彩斑斕的外在表象,歷經歲月滄桑變遷的或許就能體味其中的那份心酸,這就是一部電影所給與的價值體現。

所有的一切皆是浮雲,唯有經歷過的愛情和亙古不變的那份驛動,終將纏繞一生,直到死去。

這部電影把一切都界定的模糊不清,唯有愛情是個例外。這份細膩的成全,足夠撫慰我們自己曾經殘缺不全的愛情。

《大話西遊》,一言難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