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道——博大精深的藝術

香道,是指從呼吸去享受香氣,養身健體、凝氣安神的一種高尚優雅的方法。它始於中國,至古堯、舜、禹、禮記中談及祭天、禮佛、殷商時代就有香爐問世,漢末的《名醫別錄》對其就已經有文字記載,至今已有幾千年歷史。

香道——博大精深的藝術

香道博大精深,並不隻是狹隘地指佛道所供的香。從香道在中國的歷史來看,漢代之前用香是以湯沐香、禮儀香為主,漢魏六朝博山式的熏香文化大行其道。隋唐五代用香的風氣更盛,東西文明的融合,豐富瞭各種形式的行香諸法。宋元時,品香與鬥茶、插花、掛畫並稱,為上流社會優雅生活中怡情養性的“四般閑事”。至明代,香學又與理學、佛學結合為“坐香”與“課香”,成為叢林禪修與勘驗學問的一門功課。清三代盛世,行香更加深入日常生活,爐、瓶、盒三件一組的書齋案供以及香案、香幾成為文房清玩的典型陳設。但到後來,隨著國勢的衰退以及西方文化的侵入,香道日漸退出貴族和文人的清閑生活。到如今,更是乏人知曉“香道”一詞,令人扼腕。欲想留住香道這一古老文化的精髓碎片,便先要從識香做起。

香道之中的香,主要分四種:沉香、檀香、龍涎香和麝香。即使是對“香道”這個名詞感到陌生的人,相信都聽說過這四種香。古人常說“沉檀龍麝”,四香之中以沉香為首。

沉香又有很多名字,例如密香、棧香、沉水香等,事實上是指香樹上不同部位結出的不同品質的香。例如樹皮結出的香稱青桂香;樹結的傷口上結的香按不同品質可分為角沉香、密香、雞骨香、雞舌香等;樹主幹上結出的為棧香;靠近根部則結為黃熟香;根部結出的香就叫馬蹄香,分類極其細致。而且並不是一棵香樹就可以結出這麼多的香,需要精妙的氣溫環境狀況的配合,所以沉香才會如此珍貴。

天然沉香味辛、苦、性溫,歸腎、脾胃、肺經。《本草綱目》中提到沉香時說它:咀嚼香甜者性平,辛辣者性熱。可以說,沉香是得雨露之精氣的珍品,能疏通經絡、辟邪安神、解風水之邪毒,治心神不定,恍惚不樂。無怪乎佛傢中的大師坐禪也需先焚香,借助香的作用凝神聚氣,才能安然入定。除此之外,沉香亦能入湯入藥,以湯藥的形式對人體進行養生保健,例如黃熟香,就是最適合入藥的香料。而香的精妙之處,至此才剛剛揭開簾幕。

香道——博大精深的藝術

中國文人大多愛香,不知是時刻不可離的香使中國文人創造瞭迥異於西方的文化模式和文藝作品,還是因為文人愛香而促進瞭香文化的發展,總之,香在中國文化中的地位和作用十分獨特。它既是文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個部分,又作為創作的題材融入瞭文人的大量作品之中。中國的哲學思想與文化藝術中,有一種“博山雖冷香尤存”的使人參之不盡、悟之更深的內涵,或許其中也有香的一部分作用。可以說,文人與香有著不解之緣,中國文化與香之間也有著千絲萬縷密切而微妙的關系。

大約魏晉以後,文人的生活中開始有瞭“香”這樣一位雅士相伴。而文人與香的關系在唐宋之際更是達到瞭無以復加的地步。讀書以香為友,獨處以香為伴;衣需香熏,被需香暖;公堂之上以香烘托其莊嚴,松閣之下以香裝點其儒雅。調弦撫琴,清香一炷可佐其心而導其韻;幽窗破寂,繡閣組歡,香雲一爐可暢其神而助其興;品茗論道,書畫會友,無香何以為聚?……確乎是書香難分瞭。難怪明朝的周嘉胄慨嘆“香之為用大矣!”

既然案頭燃香,自然筆下也要寫香。古代文人所寫關於香的詩詞歌賦不計其數,名傢也比比皆是:劉向、李煜、李商隱、王維、白居易、蘇軾、黃庭堅、李清照、朱熹、文征明、丁渭、曹雪芹……其中的許多作品都極為精彩,如蘇軾的《和黃魯直燒香》、陳去非的《焚香》:

《和黃魯直燒香》

四句燒香偈子,隨風遍滿東南;

不是聞思所及,且令鼻觀先參。

萬卷明窗小字,眼花隻有斕斑;

一炷煙消火冷,半生身老心閑。

《焚香》

明窗延靜晝, 默坐消塵緣;

即將無限意, 寓此一炷煙。

當時戒定慧, 妙供均人天;

我豈不清友, 於今心醒然。

爐煙裊孤碧,雲縷霏數千;

悠然凌空去, 縹緲隨風還。

世事有過現, 熏性無變遷;

應是水中月, 波定還自圓。

李清照的很多詩詞也都寫到香,其中就有千古名作《醉花陰》(詞中“瑞腦”即龍腦香;“金獸”即獸形銅香爐):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銷金獸。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香道——博大精深的藝術

明朝屠隆的一段話可算是一個很好的概括:“香之為用,其利最溥。物外高隱,坐語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悅神。四更殘月,興味蕭騷,焚之可以暢懷舒嘯。晴窗搨帖,揮塵閑吟,篝燈夜讀,焚以遠辟睡魔,謂古伴月可也。紅袖在側,秘語談私,執手擁爐,焚以薰心熱意。謂古助情可也。坐雨閉窗,午睡初足,就 案學書,啜茗味淡,一爐初熱,香靄馥馥撩人。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戛指,長嘯空樓,蒼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

幾千年來的屢屢馨香,始終象無聲的春雨一樣滋潤熏蒸著歷代文人的心靈。但不知是被忽略和遺忘,還是人們有意回避,對傳統文化的諸多研究中,極少有人談及香對中國文人品格的塑造所起的特殊作用。

而研究中國文化,如果不研究香,就是不完整和不全面的,也難以揭示中國文化的精髓與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