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蝸居四小時 他有他的“小確幸”

編者按:

有人說,這個國慶是名副其實的傢國之慶,不僅僅是因為遇上瞭中秋。於是,在這個加長版的小長假裡,有人披星戴月地奔波,隻為見到日夜思念的傢中人;有人假日不休地護航,隻為溫暖萬千旅客的回傢路。

在這場僅次於春運,在今年又勝似春運的“交通潮”中,對於很多人,一條是歸途,一條是去程;一邊是傢鄉,一邊是理想。

10月6日,國慶節小長假的第一個返程高峰,多彩貴州網記者踏上G2929/G2930次列車,遇見這些“和諧號”上的人,分享著他們各自和旅途有關的故事。

記者/李思瑾 吳蔚

列車還沒啟動,《我和我的祖國》的旋律在車廂裡響起,旅客秦先生不禁輕輕跟著哼唱。

秦先生想要去深圳,卻隻買到貴陽北到都勻東的票,補完票後,他在車門邊找瞭一個空位,扳開隨身攜帶的折疊小凳子,坐下玩手機。雖然隨後4個多小時的旅程,他都隻能在車廂連接處度過,但是坐在角落裡的他有著自己的“小確幸”。

“凳子是出發前老婆給我準備的,她怕我累著。”秦先生笑著說。

高鐵蝸居四小時 他有他的“小確幸”

坐在角落裡的秦先生有著自己的“小確幸”

秦先生和妻子是小學同學,他們第一次前往深圳打工的時候,還不滿18歲。

“那一天是1998年正月初六,我記得很清楚。”高中剛畢業的少年,聽村裡從深圳打工回來的打工族們像模像樣的模仿著廣東話腔調說:“東西南北中,發財到廣東”。於是也動瞭南下務工的心思。央視春晚上,那英與王菲對在燈光絢麗的舞臺上認真地唱新一年的邀約:“來吧來吧,相約九八。”

剛過完春節,秦先生匆匆打包瞭行李,約上村裡幾個小夥伴,一腔孤勇地坐上瞭綠皮火車,踏上瞭南方那座人們口中“遍地都是機會”的城市。

“擠火車的人很多,綠皮火車的窗戶大開著,當時我是從窗口爬上去的。”秦先生回憶,那次他坐瞭整整32個小時火車才到深圳,這一去,就是7年。

高鐵蝸居四小時 他有他的“小確幸”

國慶節小長假的第一個返程高峰

他們通過老鄉介紹進瞭一個為星級酒店生產牙刷、牙膏、沐浴露等消耗品的加工廠務工。工廠包吃包住,工資300元/月,加班費按1.5元/小時計算。“我從小傢境不好,所以格外珍惜這份工作,進廠以後就不想出來。考慮到來回路費和時間成本,我7年都沒有回傢。逢年過節就去郵局給傢裡父母匯款,有時候還捎帶一封信、幾張照片。”

秦先生結婚後,考慮到孩子讀書問題,妻子辭去瞭廠裡的工作,回老傢陪伴孩子讀書。而秦先生被提拔為車間主管,工資也逐年增加,到目前年薪能達十幾萬,“公司待遇福利不錯,每年都會組織兩次旅遊,國內一次,國外一次。目前我已經到過7個國傢。”他驕傲地說。

貴廣高鐵開通後,秦先生回傢次數越來越頻繁,有時候周末都會抽時間回傢,“近幾年傢鄉的變化也越來越大,高鐵、高速路網四通八達,水泥路還修到瞭傢門口,再也不是22年前的窮旮旯瞭。”

近兩年的寒暑假,秦先生的父母和孩子都會坐著高鐵到深圳,“我有空就開車帶著他們在深圳遊玩,讓他們看看我打拼多年的城市。”

一審:胡宏濤

二審:林萌

三審:王幸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