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即位,怒斬順治大寵吳良輔,真是遮掩生母被其染指的借口嗎?

向敬之

1

電視劇《少年天子》中有一幕不堪的場景,即順治寵信的太監頭子吳良輔,將沒有主見的康熙生母佟氏攬入懷中。

坊間有傳聞,順治十八年二月處死吳良輔,是對其染指孝康章皇後的懲罰。

奇怪,如此詭秘的宮闈秘史,為何沒有被官傢禁毀,反而成瞭三百多年後現代藝術的素材。

康熙即位,怒斬順治大寵吳良輔,真是遮掩生母被其染指的借口嗎?

《少年天子》吳良輔與佟妃劇照

孝康章皇後佟氏十三歲入宮,時為順治十年。她是漢軍正藍旗都統佟圖賴之女,父祖皆為清初戰將與功臣。她入宮時,正是順治第一次積極廢後時,不免對新來的佟氏有興趣,故而在“順治十一年春,妃詣太後宮問安,將出,衣裾有光若龍繞,太後問之,知有妊,謂近侍曰:‘朕妊皇帝實有斯祥,今妃亦有是,生子必膺大福。’三月戊申,聖祖生。”(《清史稿·孝康章皇後傳》)

這段康熙在孕見祥瑞的文字,無疑是後來史官在康熙稱帝後的編造:

一、康熙“將出”,三月生,孕婦在新春自然挺著一個大肚子,此時的孝莊太後剛過四十歲,還不至於老眼昏花。

二、從蒙古後妃不受孕、而漢軍庶妃入宮便有喜的歷史來看,是順治帝有意為之,內務府要記錄在案,主管大臣索尼早已報告孝莊,哪來六七個月瞭經問才知情。

三、佟妃懷孕生產,為順治寵妃董鄂氏入宮兩年前的事情。有非常征兆,卻沒有被順治帝鄭重其事,難道順治還在等待?或是認為孝莊造假,見蒙古後妃無生育,而改而培育漢軍庶妃生子,作為制衡順治帝的一個砝碼。

四、佟妃待產有祥瑞之兆,讓孝莊聯想到自己孕育順治的情景。好一個“實”字,即她在崇德二年作為排名五宮後妃最末的莊妃,不敢言而後來稱的祥瑞,而今貴為大清太後、皇帝生母,不再有忌諱,大富大貴,昭示天命,當有規勸順治重點培育的記載。皇三子玄燁初生,順治並未狂喜,而是在順治十四年十月,董鄂妃生下皇四子時,立即宣揚“朕第一子生”(《清初內國史院滿文檔案譯編》下冊),派重臣告祭天壇、地壇、太廟、社稷,明顯有立儲之兆。

佟妃和玄燁在順治帝面前失寵,不免有佟妃討好順治心腹太監吳良輔的可能。然而,此等醜聞,何等私密,不可能流傳宮外。

即便吳良輔暗中與失寵的佟妃對食,一旦被孝莊和順治帝發現,或者捕風捉影,也會及時對吳良輔采取相關措施。

然而,吳良輔——這個前明留下來的太監,卻是順治帝的大寵。

順治十五年三月,順治帝給吏部下達一份諭旨,稱“內監吳良輔等,交通內外官員,作弊納賄,罪狀顯著,研審情真”(鄂爾泰、張廷玉等撰《國朝宮史》卷一)。吳良輔供認不諱,還供出瞭已被革職的原弘文院大學士陳之遴賄結之事。

吳良輔的問題,已經嚴重侵犯瞭順治十二年六月頒發的內監不得幹政、結交外廷的政治規矩。依律,吳良輔和陳之遴都該處死。

但是,順治帝卻說深究下去,會牽連甚廣,需從寬處理。陳之遴全傢被流放遼東,但吳良輔繼續在內廷管事。

2

吳良輔為順治帝管理著新設立的十三衙門。

雖然順治帝在仿明制設立十三衙門的第二月,針對反對意見強調:“衙門雖設,悉屬滿洲近臣掌管,事權不在寺人。”(《清世祖實錄》卷七十七,順治十年七月丁酉)但是,以吳良輔為首的太監,在具體的執行中,嚴重地剝奪和免除瞭原來兩黃旗大臣兼管內廷、後宮事務的職權。

這是順治帝授意和支持的。

康熙即位,怒斬順治大寵吳良輔,真是遮掩生母被其染指的借口嗎?

《孝莊秘史》中的順治母子

順治帝之所以這麼做,並非要加強吳良輔的權力,而是因為以領侍衛內大臣兼內務府總管索尼為首的兩黃旗大臣,直接效命於孝莊太後,左右著順治帝的行使皇權。

吳良輔有恃寵驕縱、狡黠跋扈的一面,卻維護順治帝的絕對權威,與領侍衛內大臣團隊如鰲拜、遏必隆、索尼及其背後的孝莊太後,發生瞭激烈的沖突。

孝莊太後深受滿蒙傳統文化的影響,在鞏固滿洲清朝統治的同時,強化滿蒙貴族聯姻關系,故而對於淡化滿蒙姻盟外交而加強滿漢融合的順治帝,不啻於一道枷鎖。

順治帝急於掙脫這一束縛,從而加劇瞭母子之間的權力爭鬥。尤其是順治帝不願意接受孝莊強加的滿蒙貴族聯姻,而要按自己的行事方式推崇來自正白旗的董鄂妃的地位,母子矛盾日益激化。

太監充斥的十三衙門,也就成為瞭順治奪權的一大工具。

故而在後來所謂的順治遺詔中,便有一條直接歷數順治帝重任宦官的罪狀:“祖宗創業,未嘗任用中官。且明朝亡國,亦因委用宦寺。朕明知其弊,不以為戒。設立內十三衙門,委用任使,與明無異,以致營私作弊,更逾往時,是朕之罪一也!”(《清世祖實錄》卷一百七十七,順治十八年正月丁巳)

順治帝背叛祖制、不畏明戒、不怕亡國,寵任吳良輔為首的太監,已然是一個嚴重不合格的帝王。即便他不是患痘早逝,也會面臨著孝莊太後和兩黃旗大臣忍無可忍,即將整肅朝綱的風險。

這,足以說明孝莊太後和兩黃旗大臣,對順治帝寵任太監、剝奪權力的恨,到瞭極致。

吳良輔在劫難逃。即便他是順治帝向孝莊奪權的一顆棋子,但也成瞭一條人人喊打卻沒瞭主人的狗。

《清史稿·聖祖本紀一》記載:順治十八年“二月癸未,上釋服。乙未,誅有罪內監吳良輔,罷內官”。從康熙釋服到吳良輔被誅殺,前後僅十二天。

這是索尼、蘇克薩哈、遏必隆、鰲拜就任輔政大臣後,以皇帝的名義共同發出的第一張誅殺令。

康熙即位,怒斬順治大寵吳良輔,真是遮掩生母被其染指的借口嗎?

《康熙王朝》四輔臣劇照

他們得到瞭孝莊太皇太後的支持。

吳良輔的罪狀,是“陰險狡詐,巧售其奸,熒惑欺蒙。變易祖宗舊制,倡立十三衙門名色。廣招黨類,恣意妄行,錢糧借端濫費,以遂侵牟。權勢震於中外,以竊威福。恣肆貪婪,相濟為惡。假竊威權,要挾專擅,內外各衙門事務,任意把持。廣興營造,糜冒錢糧,以致民力告匱,兵餉不敷”(《清聖祖實錄》卷一)。

與吳良輔一同被問罪的,還是已死但遭“冥誅”的“滿洲佟義”。從佟義被“削其世職”來看,他應該是滿洲大臣、順治近侍。而吳良輔之死,最大的問題是“變易祖宗舊制,倡立十三衙門名色”,“權勢震於中外,以竊威福”,嚴重侵害瞭侍衛處和內務府大臣索尼等的權力。

順治去世,索尼們名正言順地代行皇權,自然要把吳良輔和十三衙門當做在身多年的肉中刺拔掉。與此同時,四輔臣們也將順治帝為集中和強化皇權、侵害瞭他們權益而設的內閣和翰林院悉數撤除。

至於吳良輔是否與康熙生母孝康章皇後有茍且之事,那是污穢宮闈,不足為外道哉。隻不過,民間反清仇滿的情緒所致,不說順治放任太監擅權,而給他弄瞭一定綠帽子。

畢竟,吳良輔被誅殺時,順治帝早逝,但佟妃已被幼主和四輔臣送瞭一頂金碧輝煌的聖母皇太後桂冠,足以掩飾她為瞭上位的不擇手段和自甘被辱。

雖然這沒有孝莊下嫁多爾袞的傳說精彩,但也讓不少人炒成瞭茶餘飯後的笑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