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旬農民大叔“不務正業”,撿爛樹根做成傢具,堆滿院子不賣

6旬農民大叔“不務正業”,撿爛樹根做成傢具,堆滿院子不賣

近日與影友春遊中條山區,聽當地一位老人說小山村中有位農民大叔是個怪人,常常在大山上撿拾爛樹根往傢裡拉,已經20多年瞭,放在小院子裡到處都是,他把這些樹根雕成作品卻不外銷,堆積在傢中當寶貝,隨後我們找到瞭這位60歲的席大叔。

6旬農民大叔“不務正業”,撿爛樹根做成傢具,堆滿院子不賣

來到席大叔居住的巷道裡,遠遠地就看到他站在那裡端詳著一個大樹根,看樣子應該正在雕琢中,黑黑的樹皮中央包裹的是金黃色的木制,我們沒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便求教於大叔,他給我們說這是大山裡常見的樹種,是一個老槐樹根,沒有啥可大驚小怪的,聽說我們想參觀他的作品,他不好意思的笑瞭笑,然後轉身將我們帶到瞭他的傢。

6旬農民大叔“不務正業”,撿爛樹根做成傢具,堆滿院子不賣

席大叔的傢房子是近幾年新建的,走進院子一堆堆的舊樹根就出現在瞭眼前,咋一看亂亂地放在一起,近前仔細觀察發現都有雕琢過的痕跡,似乎就是成品的根雕作品。席大叔看到我們很是好奇便開始講起他和爛樹根的故事,他說自己小時候就很喜歡美術繪畫,成年後沒有機會進行深造,可是對藝術的向往從來沒有斷過念頭,和爛樹根結緣是上個世紀90年代初期,當年社會社風靡根雕藝術,他偶然的機會在朋友傢裡發現瞭一件根雕作品,便重新喚起瞭自己的夢想,隨後騎著自行車跑瞭50公裡的山路,在縣城新華書店購買會一本介紹根雕藝術的書籍,回到傢裡開始學習。

6旬農民大叔“不務正業”,撿爛樹根做成傢具,堆滿院子不賣

當地山中沒有啥名貴的樹種,老樹根大多就是一些柿樹,槐樹,柏樹和硬雜木一類,他便開始搞起廢物利用,將一些個爛樹根拉回傢中開始雕刻試手,靠著自己對書本上的理解和實際摸索,制作出瞭一些傢居實用型的物件,因為沒有老師實地教授,當然做出的東西比較粗糙笨拙,賣錢是談不上的,後來他有機會去瞭西安市植物園裡打工,才慢慢的對根雕和園林藝術有瞭粗略的理解,回到傢裡便又繼續玩著根雕,做出瞭所謂的作品。

6旬農民大叔“不務正業”,撿爛樹根做成傢具,堆滿院子不賣

大叔做根雕從來不精雕細刻,都是利用老樹根原有的結構進行簡單的加工,他說真正的藝術品就是在像與不像之間,給人以藝術形象的空間,如同中國的水墨畫一樣,講究的就是意到就可,比如今天早上做的這個老槐樹根,他已經考慮瞭很久的時間,最後才決定將它雕琢成一把木椅子,以前不懂完後還用油漆進行裝飾防腐處理,結果是弄巧成拙,糟蹋瞭材料,現在就是這樣保持天然的顏色和樣子就可以瞭。

6旬農民大叔“不務正業”,撿爛樹根做成傢具,堆滿院子不賣

席大叔說山上最好的材料就是這些個柏樹根和一些硬雜木以及灌木根,撿拾回傢後打磨雕琢做成一些個小擺件,放在傢裡當成藝術品來美化房間挺不錯,每天上山幹活都會順手撿拾一些小件的樹根,帶回傢中,集中扔在一起,閑暇時間,喝茶抽煙,坐下來仔細端詳,有瞭想法才會去下手雕琢,盡管看上去還是不精到,可是對自己來講都是珍貴的寶貝。

6旬農民大叔“不務正業”,撿爛樹根做成傢具,堆滿院子不賣

席大叔說平時隻要看到爛樹根就往傢裡帶,他認為這些個爛樹根都和自己有緣分,也是有生命的,隻要認真雕琢都會成為一件好作品,時間長瞭傢裡邊到處都是爛樹根的天下,其實大傢之所以把這些老樹根叫做爛樹根是因為不懂樹根,樹根經過雪雨侵蝕,日曬風吹,表皮腐朽可是裡邊木質依舊堅固,隻要精心打磨還是會煥發出新的生命力。

6旬農民大叔“不務正業”,撿爛樹根做成傢具,堆滿院子不賣

大叔雕琢出來的根雕作品,大多數都是一些個實用的傢具類,有椅子,茶幾,花盆架,筆筒,毛筆架子,因為沒有名貴的樹種,自然也就賣不上好價錢,幾乎全頓放在自己的傢裡自我欣賞。他說現在自己做根雕就是給自己找個幹的,圖的就是一份心情,老有所樂罷瞭,賣不賣錢那是次要的,傢裡不差錢,對於根雕的作品也是順其自然,放在傢裡就是薑太公釣魚願者上鉤,在農村大多數人的眼裡,幹活就是要賺錢的,否則那就是玩物喪志,不務正業,堆積在傢裡的爛樹根多瞭,就有瞭傳言,說他把爛樹根費勁做好不賣當寶貝,就像前邊兩個樹根沙發椅,放在傢中最少都有20多年的時間瞭,簡直就是個怪人。

6旬農民大叔“不務正業”,撿爛樹根做成傢具,堆滿院子不賣

最近大叔又迷上瞭養花草,花瞭1000多元錢,買瞭部分花盆模具,在傢裡自己加工水泥花盆,開始繁殖一些個在農村好養活的花草,他依舊堅持自己的老習慣,隻繁殖也不出去外賣。席大叔做根雕玩花草圖的就是一份老有所樂的心情,這是他一種老年生活的自由方式,筆者認為無可厚非,老年人隻要玩得開心,玩的舒服,也是一種人生境界,各位,您說是不是啊?【想看到更多的百姓故事請點擊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