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會議釋放重磅信號 央行不再克制 最關鍵的時刻到瞭

重磅會議釋放重磅信號 央行不再克制 最關鍵的時刻到瞭

文/資本時差

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其實都不是問題!

2020年新冠疫情發生以來,我們發現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傢盡管醫療體系非常發達,但是面對這種傳染性極強的病毒,根本無法構建強大的公共衛生防疫網絡,但是他們卻非常擅長從經濟層面進行下手。

美聯儲、歐洲央行、日本央行等全球31個主要經濟體紛紛打開貨幣總閘門,能把利率擼到0的絕不讓利率停留在1%,把利率降到0的國傢,也在探討要不要執行負利率。

效果也非常明顯,疫情雖然沒救起來,股市卻救起來瞭。

倫敦金融時報100指數、法國CAC40指數、德國DAX指數等歐洲股市反彈幅度最小的也有20%,集體進入技術性牛市,美股更猛,納斯達克指數抹去瞭全部跌幅,甚至還創出瞭歷史新高。

對比鮮明的是,我國央行的貨幣政策卻顯得非常克制!

今年3月份,在我國抗疫進入攻堅戰的時候,我們的LPR利率報價出爐,1年期和5年期的利率絲毫未降。

到瞭4月份,全國開始進入復工復產,央行也是象征性的把1年期LPR利率下調瞭20個基點,5年期的LPR利率下調瞭10個基點。

6月15日,央行2000億的麻辣粉(MLF)操作,利率依舊不變,降息預期再度落空,市場嘩然一片。

必須要指出的是,以上,我們討論的僅僅隻是MFL、LPR這個層面,真正的降息降準這種大殺器至今都未祭出。

背後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好鋼要用在刀刃上,這就跟鬥地主一樣,一上來就直接王炸,那後面的牌就不好出瞭。

一、重要會議透露重磅信號 央行不再克制瞭!

6月17日,重要會議召開,在貨幣政策方面釋放出重磅信號,核心有兩點:

一、價格層面,要求金融機構要進一步引導利率下行,推動金融系統全年向企業合理讓利1.5萬億元。

二、數量層面,綜合運用降準、再貸款等工具,保持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

看到這裡,可能有人就要問瞭,前幾次同樣的“重要會議”上也都提到瞭要引導貸款利率下行、要降息降準,特別是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上明確提出瞭“綜合運用降息降準再貸款等”工具,央行照樣不是沒行動嗎?這次為啥就會落實呢?

雖然以往的會議都有類似的表述,但是這一次的信號完全不一樣!

原因就是大環境變瞭,主要有兩點:

其一、新冠疫情面臨二次反彈風險。

6月11日,北京報告瞭1例新增確診病例!

6月12日,北京報告新增確診病例6例!

6月13日,北京報告新增確診病例36例!

……

6月17日,北京再度新增病例21例!

曾經連續50多天沒有本土病例新增的北京,連續多日都出現瞭新增本土病例,要知道北京跟武漢不一樣,如果說武漢是“九省通衢”,那北京就是“全國通京”。

鑒於此,北京的應急響應級別已經從此前的三級上調到瞭二級,中小學再度停止到校上課。

種種跡象顯示,雖然我們在新冠疫情的第一階段取得瞭重大勝利,但是新冠疫情二次反彈的風險不得不防。

如果說央行在新冠疫情第一階段保持克制,是為瞭確保如果疫情二次爆發,央行手裡面還有充足的子彈,那麼現如今,新冠疫情二次爆發的苗頭已經出現瞭,央行也就沒有理由繼續保持克制瞭。

其二、印度挑事。

最近這兩天除瞭北京的新冠疫情讓人揪心之外,最大的新聞恐怕就要屬中印邊境沖突瞭。

6月16日,有媒體報道,中印在加勒萬河谷地區的邊境沖突進一步升級,印度方面聲稱死亡人數增加到瞭20人。

這件事情非常大,要知道這是中印最近45年以來首次發生造成人員死亡的邊境沖突,對於這次印度的挑事,我方非常克制,力求通過和平對話來解決問題。

樹欲靜而風不止,我方和印度已經在6月6日達成瞭共識,但是印度方面“攜美自重”、趁火打劫,根本不領情,6月15日再度挑釁。

印度總理莫迪甚至還放出話來:他為犧牲印度士兵感到自豪,他向國傢保證,20名士兵的血不會白流!

軍事沖突如果不能及時管控,那麼下一步經濟領域的沖突也就不可避免。

根據國傢海關總署的數據,2019年,中印之間的貿易總值達到6395.2億元人民幣,其中中國對印度出口5156.3億元,自印度進口1238.9億元,貿易順差達到3917.4億元。

中美之間剛開始的摩擦就是因為特朗普政府抱怨中美之間的貿易順差太大,把美國人錢賺瞭。

現在中印之間也是類似的情況,從貿易順差來看,相比之下,我們更依賴印度市場,這也是印度在邊境問題上挑釁中國的籌碼之一。

那麼如果接下來莫迪政府學特朗普政府一樣做傻事,這對於我國的外貿領域來說又是一次挑戰。

再回到我們國內,後疫情時代,“保就業”依然是當前的頭等大事。

因此,無論從哪一方面來講,這一次央行都沒必要再進行克制瞭,2020年已經過去一半瞭,這個時候再不發子彈,那啥時候發?

既然央行發子彈迫在眉睫,那重要會議之後,央行啥時候采取行動呢?

在政策執行層面,有一個“兩周定律”,意思就是降準等重磅工具先是由“重要會議”提出,提出之後,按照最近一年的規律,央行會在兩周之內落實。

因此,央行最快有可能在本月底進行出手!

好瞭,分析到這兒,就會有一個新的問題,央行出手之後誰最受益?

接下來,我們繼續往下看。

二、兩大蓄水池 誰最受益?

央行出手,雨露均沾,各大類資產都會水漲船高,其中受到關註程度最高的有兩個:一個是樓市、一個是股市。

先看樓市。

按照我們以往的經驗,但凡央媽給點恩澤,受益最大的就是樓市,這個其實不需要論證,無論是從數據層面還是個人體驗方面,結論都非常清晰。

但這次不一樣!

為什麼這麼講?

樓市要想受益,必須得有政策支持,比如限售、限購、限貸,隻要一放松,樓市就會狂high,不過,新冠疫情發生以後,在“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下,各個地方政府但凡有給樓市松綁的意圖,立馬就會被按下去。

2月初,河南駐馬店出臺新政上調公積金貸款額度,下調首付比例,結果一周後被河南省政府約談,要求駐馬店提高政治站位,堅持房住不炒、落實主體責任。

3月12日,陜西寶雞發佈15條穩樓市新政,明確提出要降低首套房貸比例,不到12小時文件被刪除。

3月15日,山東濟南擬局部放開限購政策,2天之後新政被撤回,當地聲稱原來表述不準確,予以更正

3月24日,浙江海寧試圖放開“限購一個月”,消息一出來,當晚就被迅速刪除。

類似試圖給樓市松綁的城市還有廣東、青島、淮安、荊州、寧陽等城市,但是無一例外,全部都被迅速按瞭下去。

就包括前段時間的深圳,炒房者鉆瞭政策的空子,讓資金違規流入到瞭房地產市場,消息一經爆出,相關部門就迅速出手,快速填補漏洞。

由此可見,“房住不炒”絕非一句空話,至少從國傢層面來看,態度非常堅決!

不過話又說回來,全球都在寬松,央行的“降準降息”也在路上,樓市要想“人從花中過,片葉不沾身”也不可能。

從數據來看,6月15日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全國70個大中城市當中,一二三線城市的新房銷售價格均呈現出不同程度的上漲,其中北京和深圳漲幅最大,分別環比上漲1.6%和1.8%。

但是,必須明確的是,這一次央行出手之後,樓市要想跟前幾年一樣瘋狂大漲,基本上沒有可能。

接下來我們看股市。

關於股市,時差哥的觀點是,未來股市將會接替樓市,成為貨幣最主要的蓄水池,為什麼這麼講?

先來看註冊制,繼科創板推行註冊制以來,創業板的註冊制也即將落地,6月12日深夜,監管層發佈瞭創業板改革並試點註冊制相關制度規則,6月15日起,深交所將開始受理。

創業板執行註冊制,這就意味著對於A股市場的存量市場開始動刀瞭,接下來註冊制的全面鋪開隻是時間問題,註冊制相比以往的核準制,最大的一個區別就是上市的門檻降低瞭,未來不可避免會有大量的企業登陸資本市場。

如果把資本市場比作一個池塘的話,上市公司就是魚,池塘裡面的魚越來越多,那麼對於水的需求量也就越來越大,如果隻放魚,不放水,魚也沒法更好的生存,所以往池塘裡面放魚的同時就必須得註水,這兩者缺一不可。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必須把那些病魚、死魚給踢出池塘,否則的話這個池塘的生態很難繼續存活下去。

資本市場要“引水養魚”,除瞭引導國內的水流向資本市場,還要加大力度引導國外的水流入市場。

就在今天(6月18日)早上商務部突然發佈瞭一個文件《外國投資者對上市公司戰略投資管理辦法(修訂草案公開征求意見稿)》。

這個《意見稿》意思其實很明確,就是要推動資本市場的進一步開放,給A股引入境外資金。

和之前不同的是,這一次引入的是戰略投資資金,戰略投資資金和財務投資資金有一個很大的區別就是,財務投資者那純粹就是來賺錢的,賺一把就跑,有機會再來再賺。

但戰略投資者不一樣。

戰略投資者帶來的不僅僅是資金,更重要的是它會參與到企業的經營管理之中,給企業帶來先進的管理經驗,改善上市公司的治理結構,還會給企業帶來技術、資源、上下遊業務,來幫助企業提高盈利能力,而且這些資金進來之後很少會考慮退出,不像財務投資者賺一把就跑。

最後,盡管A股虐我千百遍,但依然希望未來的A股不負眾望!

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