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禮(37)變來變去的母親

文/韓雪麗

彩禮(37)變來變去的母親

彩禮 ——有這個婆婆,是挺糟心的

榮蓮的話,其實說到瞭楊蓉的心裡,不過,她不知道,她在客廳轉悠,生氣,榮傢明明有房子,不讓他們住,現在好瞭,榮樹瞞瞭她見他媽,還不告訴她,什麼意思,母子同心,對付她呀。她成瞭什麼人,外人,還是路人。

她生氣,不知道和哪個人吐槽,不好意思找同鄉,人傢都以為,她嫁瞭白馬王子,本地人,老公還帥氣,還給瞭二十萬的彩禮,楊蓉媽沒少得意,可是她嘆氣,她是吃瞭黃蓮,有口不能說苦。

隻好給何春苗抱怨,何春苗正送榮川回去,在小區裡,二人正看月亮,難得的浪漫,讓楊蓉給攪瞭,榮川說,你接電話吧,勸勸她,我先走瞭。

何春苗倒是勸她,算瞭,榮樹是夾心餅幹,你看榮川也一樣,他媽不讓加名,就不加名瞭,你看,一樣的,兒子也有難處,那是人傢媽,你弟說的對,你願意外人抱怨你媽嗎。

不讓加名,楊蓉聽瞭何春苗的解釋,為什麼呀,她又變瞭,怎麼想的。

何春苗說,能怎麼想,那是婚前財產吧,怕我沾光吧,要是萬一離婚。

楊蓉搖頭,我看呀,宋主任就是誰都防范。

何春苗點頭,對呀,我也想開瞭,有樣學樣吧,我準備拿那錢,首付房子,就考慮蘇宇那個樓盤,現在有瞭一室的,差不多夠瞭首付,這多公平。

楊蓉想到她媽媽的話,嘆瞭口氣,你說我有個弟,有什麼好處,我損失瞭一套房子,我媽打算,讓我弟購房,好找老婆,得瞭,你看的時候,幫我看看兩室的,反正,二十萬看吧,夠首付就成,我弟是親生的我是後養的,我是明白瞭,在我們那,閨女就是掙錢的機器,兒子才是人傢的寶貝。

這話讓何春苗不好意思和楊蓉吐槽瞭,到底她比楊蓉的負擔輕多瞭,宋主任那麼刻薄楊蓉,和那二十萬有關系,榮樹這麼辛苦,何嘗不是為瞭這二十萬,她隻好開導,別這麼說,你傢楊易人不錯,挺知道感恩的,你有個弟弟,娘傢有依靠。

楊蓉樂瞭,就他,得瞭,我有事,指望他,不如我自己拿把菜刀管用。我告訴你,他不找我幫忙就好瞭。

何春苗馬上打斷,你呀,過河拆橋,不是讓你弟接你下班的時候,不是拿他壯膽的時候,有個弟弟挺好的,將來互相照應。

楊蓉諷刺,互相,我看是我單向吧,我媽就拿我當免費的勞力,讓我給楊易看房子找對象,花著我的彩禮,拿我當傻子呢,我才懶得管,房子就這樣瞭,你看的時候,幫忙看一下,或者你叫上楊易一起吧,我看大哥不一定有時間,他是說得好聽,到時候,廠子一個電話,就跑廠子,廠子才是他的大愛。

彩禮(37)變來變去的母親

彩禮 ——就跑廠子,廠子才是他的大愛

何春苗感嘆,楊蓉的眼光挺厲害,這個看著吃喝玩樂,負責打扮得貌美如花的小前臺,好似工作上不思進取,可是人傢,什麼人情世故都懂,難得的是,還這麼熱愛生活,能不照應楊易嗎,工作是她找的,房子是她看上的,還一直拜托自己照應楊易,刀子嘴不過如此。

和何春苗一番吐槽,心情好些,轉身看榮樹沒那麼煩瞭,她又恢復瞭小鳥兒依人的本色,她想不對呀,我和榮樹鬧矛盾,他媽最開心,不能,就沖那個老妖婆,我也要愛我們榮樹,我要過得好好的,讓老妖婆氣死。

她故意換瞭笑臉,好瞭,我不生氣瞭,這樣,你媽不容易,你看就看吧,下次告訴我一聲,你不回來,我也理解,早上我過去,給你送早點,多看你一眼,我也高興呀,她柔情蜜意的,榮樹有些渾身起雞皮疙瘩。

不過,楊蓉不生氣就好,他一臉地賠笑,好瞭,我知道瞭,下次告訴你,哪裡能讓你看我,我偷著早點出來看你吧。

果然,說好瞭,看房子的事,榮川說廠子裡有事,他和他媽說瞭,宋主任有些生氣,這個何春苗不是省油的燈。

榮師傅說,反正給瞭她,人傢的支配權,宋主任本想讓何春苗把錢帶回,還瞭貸款,這樣能早點結清,現在看來沒戲,何春苗不是沒腦子的,人傢婚前購房,也有樣學樣,落她和她媽的名字,那和榮川沒什麼關系。

榮蓮冷笑,你想什麼呢,老太太,人傢的彩禮,拿回來,給你兒子還房貸,也不加人的名,你以為她是傻子,要是那智商,你倒考慮換個兒媳婦,免得影響你孫子的發育。

這話在理,不過宋主任不高興,瞪眼,榮蓮轉身,身姿輕盈地走瞭,這才發現,她換瞭春裝,大衣換瞭風衣,春天瞭嗎,是呀,早立春瞭,三月的天氣,有瞭暖意,暖氣已經停瞭,外面比屋裡舒服。

玉蘭花開得明艷可人,桃花也有瞭花骨朵,楊柳盈盈地起舞,風裡也有瞭花香的甜蜜。宋主任發現,一年一年過得可真快呀。

反正,今年的大事,老大老三必須結婚,一娶一嫁,必須完成任務,她和榮師傅說,你說現在的年輕人,自私得很吧。

榮師傅沒回答,收拾飯盒出門瞭,他也希望兒子女兒的問題都解決,他到年底就要辦退休,要是回瞭傢,哪個沒成傢,他的任務,就是跑相親角。宋主任沒少跑。

榮川果然一個電話,星期天回去加班瞭,何春苗幸而和楊易說好瞭,二人一起去瞭項目上,沒想到蘇宇居然樂意幫忙,他找瞭他原來的銷售,算老帶新客戶,大傢都有好處,現在的銷售政策,一個老帶新,獎勵老業主三千塊錢,蘇宇答應,雙方平分,各拿一千五。大傢合適。

何春苗看瞭看快封頂的房子,還算滿意,隻有一個規劃證,別的證件還在辦理中,她有些猶豫,銷售員笑笑,姐,你看這條路,現在通瞭公交,我們可下個月就漲價,你來的太是時候瞭。要是拖一個月,每平漲一千五呢。

這話半信不信吧,不過,原來是沒直達的公交,現在是有瞭,隻是吧,間隔時間有些長,二十分鐘,有勝於無吧,提到證件,銷售員解釋,是預售呀,你等到五證全瞭,小戶型哪裡有,你這個一室的,我們一共沒多少套。

何春苗咬牙,行,我交訂金。

楊易聽榮蓮提過這個項目,開發商是本地村子裡的公司,反正這一片都是他們開發的,自己的建築隊,交房問題不大,不過不要指望小區的配套多麼高大上,反正,這個區域,最便宜實惠的就是這個瞭。

看何春苗刷卡交瞭定金,他有些驚訝,姐,你這麼痛快。

何春苗說,你那個兩室的戶型多,有的選,我看瞭看,我這個一室的,隻有這一個單元有,三十層的樓,就三十套,而且,我不想要最低最高的,能選的沒幾套,人傢已經賣瞭一半,好不易有個七樓,就這樣吧,其實我這一層,那個兩室的不錯,你考慮嗎,南北通透的戶型,不錯瞭。而且是八十八平的,別的兩室都是九十八平瞭。

銷售員神采飛揚,又做楊易的工作,對呀,你們是同事,關系好,買到一塊,有事好商量,多好嗎,這個八十八的兩室,多實用,特適宜結婚用。

蘇宇看瞭看,一傢三口住沒問題。隻是如果是三代人,就不合適瞭,就要考慮三室瞭。

楊易搖頭,二十萬不用考慮三室的,貸款他也還不起,他說,行,我就這個兩室瞭,不過,我沒帶定金,這樣你給我留意,我一周內肯定交錢。

他轉身給媽媽打電話瞭,母親到是同意,行,我三天之內過去,要是合適,我們就交錢瞭,就要這什麼項目。

楊易說,他們剛改瞭案名,鳳凰新區,附近有個鳳凰山。這一片都是這傢鳳凰地產開發的。

楊易的媽媽喜歡這個名字,鳳凰新區,好,這個名字吉利有彩頭,我和你姐說,讓她幫你再打聽一下。

楊易心的話,明明今天姐姐休息,可是她不來,寧可逛街瞭,榮樹是周六回來,周日一大早回縣裡,周日縣裡銷售中心有活動。

明顯得,對於楊易的購房活動,楊蓉沒什麼興致,她都懶得過來,把楊易推給何春苗就不管瞭,他哪裡好自討沒趣,不過讓他講,蘇宇和何春苗,都比楊蓉看著靠譜,他們都在這買,不是什麼問題吧,反正,一區有交房的。

彩禮(37)變來變去的母親

彩禮 ——這個名字吉利有彩頭

懂事的楊易沒提楊蓉沒來的話,怕媽給楊蓉打電話,那更不好辦瞭,他姐的脾氣他知道,吃軟不吃硬,他當然還是說楊蓉的好話,說榮樹主動給他生活費,替榮樹拉瞭好感。

母親感嘆,你姐吧,找老公,還算有眼光,哪怕我感覺榮傢太一般,不過到底是當地人,也有幾套房子,榮樹靠自己上班,能買得起房子,不錯,還成。

何春苗迅速交瞭定金,馬上和榮川打電話,可惜,電話無人接聽,估計進車間瞭,他進車間,是不能帶手機的。何春苗想想,發瞭短信,催問彩禮的事,說瞭自己交瞭定金。

榮川晚上下班後,才看見,已經十點多瞭,又是充實的一天,他其實很喜歡這樣的感覺,特別有成就感,解決瞭技術難題,他特別興奮,他給何春苗打電話,分享他的成就感,何春苗到底是做人力,懂點心理學,就耐心的傾聽,時不時問兩句,可心裡要提的是彩禮的事。

終於忍耐著,榮川興奮瞭十五分鐘,才出言打斷,榮川,你看我的短信瞭嗎,我交瞭定金瞭,一周之內必須交首付,你傢的彩禮,哪天給。我可是同意領證瞭,交瞭房款,馬上領證,婚期就九月到十月之間吧,具體日子,你媽決定。

這是現實問題,其實這是原來說好的事,把加名換成彩禮,就是幾天前說定的事,榮川馬上點頭,沒問題,我回傢和我媽講,讓她這兩天把卡給我,我給送過去。

可是一開口,宋主任的臉色變瞭幾變,榮蓮有些奇怪,媽,我那張卡,不是在你手裡嗎,我同意你用來救急,不就成瞭吧,我知道你是定期,我那張,當時就說瞭定活兩便呀,方便去取。

宋主任有些難以開口,老大,我拿去投資瞭,李老師介紹的,本地最大的開發集團,他們的項目,利息十八,我上個月存進去的,不到一年,拿不出來。她馬上興奮,人傢先給瞭利息,一萬八呢,多合適呀。

榮蓮第一個跳起來,媽,那是我的錢,你幫我保管,你不問我就投資,靠譜嗎,你就這樣,我,我要是投資,自己不會辦嗎,你拿我的錢,自己賺利息,你合適嗎。

宋主任懶得理她,你吃我的喝我的,錢在我的手裡,我說瞭算。

小姑娘有些吃驚,我錯瞭,我錯瞭,我當時就不應該同意放你那,我還不如和何春苗一起首付那個小戶型呢,媽,我不管,你去退瞭回來,把利息給他們好瞭,明天就辦,太不靠譜。

榮師傅看看女兒,好瞭,榮蓮,你不要急,有事好好說,他轉向宋主任,這事是和孩子商量一下好,你投瞭多少,宋主任說,別的是死期,我沒舍得動,李老師投瞭二十萬呢,三萬六呀。多合適,我都有些眼熱瞭,不過,餘下的錢,是給老大結婚用的。

榮蓮嘆氣,她明白,這個利息是最高的,好多人投資瞭,她倒是有些不敢相信,她的銷售經理,勸她,算瞭吧,你有錢,還不如投資房子,就算不升值,有東西,那個公司,隻是公司,幹什麼有那麼大利潤,不靠譜,除非將來上市。

彩禮(37)變來變去的母親

彩禮 ——幹什麼有那麼大利潤,不靠譜,除非將來上市

現在,她親愛的媽,拿瞭她從莊思辰那裡好不容易弄到手的賠償金,投資去瞭,她不知道這算什麼事,她想說什麼,可是看母親一臉的得意,她不知道說什麼,不過,她不是好脾氣,媽,我把話放這瞭,我感覺那個公司不靠譜,我勸你,正常些,不要腦子一熱,把錢退回來好不好,要不然,明天我和你一起去鬧,成不,要不然,我就打電話給媒體,我不怕把事情鬧大,他們肯定給退。

宋主任生氣,你懂個屁,人人都幹的事,都是好事,你知道現在什麼情景,往那送錢的人擠人,你知道,我們還是找瞭熟人,才先拿瞭,馬上兌現一年的利息,人傢的項目,做到全國瞭,什麼都有,商業地產,旅遊地產,還有住宅,還有學校,你懂什麼。鼠目寸光。

榮蓮傻眼,我倒成瞭沒見識,沒眼光,她跳腳,可是,錢出去瞭,她媽要是不去要,她去有什麼用,那上邊的名字,不是她呀,她氣得無語。

她看看母親,行,媽,你厲害,我服瞭,我現在說瞭,你要麼讓我退錢,要麼, 我搬走,你看瞭辦吧,我現在自己的事,自己做主,那五萬服裝費,你馬上給我,我不在你那放瞭,我要自己投資去。

宋主任搖頭,不成,那是給你哥辦婚宴的,不行,收瞭份子錢,才能給你。你等著吧。

榮蓮冷笑,你想得好,你用什麼給何春苗。

宋老師嘆氣,她有些愁,定期的有,可是要利息受影響,她和榮川說,你和何春苗講一聲,還有三個月到期,到時候再給。

榮川皺眉,媽,你不如答應,讓她加名不就成瞭。折騰什麼,改來改去,弄得我們好似不願意一樣。

宋主任挺直瞭腰板,不行,那是你的婚前財產。

榮蓮哼瞭一聲,看看榮川,一臉的同情,人傢何春苗交瞭定金瞭,你現在出爾反爾,哥,你危險。

榮川也感覺,不太好說,媽,這樣不合適吧,我們把存款取瞭吧,利息就損失瞭好瞭。

宋主任不肯,你會過日子嗎,那是錢,你當掙錢容易嗎,不行,你和她講,她傢先墊上好瞭,反正,她五一不結婚,到十一呢,時間還早,現在不到四月,怕什麼,領證有什麼可急的。反正,她不急,你急什麼。

宋主任盤算過,孫老師手裡有錢,孫老師提過,要幫一點,這樣何春苗的還貸壓力會輕一些,這樣最好,利息也能保全,她撫頭,我不和我們講瞭,我要吃降壓藥去瞭。

榮川有些尷尬,可這事不好拖,他看看表,已經十一點半瞭,不好打電話瞭。

第二天一大早,他早早出瞭門,去瞭何傢,何春苗要出門,看見他有些奇怪,你一大早過來,有什麼事,還以為他送卡呢,他到直接講瞭,提瞭集資的事,也說瞭存款利息損失的事。

何春苗看看孫老師,似笑非笑,不過,她到底沒發脾氣,現在時間緊,她說,好瞭,我知道瞭,你上班去吧,我不能遲到,今天有面試的,公司接瞭個大客戶,我要過去瞭。

榮川和孫老師一直賠禮,孫老師看看他,突然發現,苗苗的話有理,這個男人,其實完全是聽命於母親 ,其實生活的事,一直不操心,完全是依賴母親,有些媽寶男的意思,她倒是和顏悅色,好瞭,我理解,傢傢自己的打算,你上班去吧。

榮川看表,是快遲到瞭,他匆匆離開,他以為沒事,後來一周加班,他沒顧上聯絡何春苗,何春苗也沒聯絡他,他想起這事時,是忙過瞭這一段,半個月後,還是榮蓮說,我聽楊易說,何春苗交瞭房款,交瞭十五萬呢。

楊易的媽過來瞭,這幾天正在看看周邊的房子,看有沒有更合適的,到底是大事,老太太不敢輕易決定,楊易隻能周日陪著。楊易的媽,弄個地圖,也自己轉瞭幾個項目,最後還是考慮瞭鳳凰新區。感覺這個價位,還算合適,而且項目封頂瞭,別的項目,同價位的還沒挖坑。

榮樹專門請瞭一天假,一起看鳳凰新區,楊蓉一直埋怨,你請什麼假,和你有什麼關系。

榮樹說,到底是大事,讓你媽一個外地人,自己折騰,你好意思呀。

楊蓉說,又不是為我,我激動幹什麼。

榮樹回傢裡轉瞭一圈,正好聽見榮蓮提這事,他有些奇怪,為什麼不是我們傢那十萬彩禮。

榮蓮笑笑,講瞭母親投資的事,這兩天,她已經打算搬瞭出去,這一次宋主任懶得理她,榮蓮說,正好,你回來瞭,幫我拉東西,省得我找車。

榮樹點頭,看看榮川,有些擔憂,大哥,何春苗一直沒聯絡你,不會是生氣瞭吧,你別不當回事,我聽楊蓉說,何春苗脾氣不錯,不會輕易和人爭吵,不過,也不是沒脾氣,她挺有主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