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反常舉動,造就兩位領袖的最後一次握手!兩年後總理溘然長逝

1974年5月29日,一張周恩來和毛主席握手的照片成為瞭經典,照片上的他們沒有瞭往日的開懷大笑,也沒有瞭共商國事的嚴肅冷靜,而是充滿瞭離別的悲傷,那一天是馬來西亞外交團訪問中國的日子,在送走完代表團之後,大廳裡隻剩下瞭周恩來和毛主席兩個人。周恩來卸去外交的面孔,眼神中出現瞭不曾有過的黯淡,毛主席在秘書的攙扶之下,走到瞭周恩來面前,兩個人相顧無言,卻已經明白瞭對方的想法,周恩來緊緊握著毛主席的手,久久沒有松開。一直以來,兩個人之間的交往十分隨和,很少會有握手這樣的禮節,這一次神情悲傷毛主席為何緊緊握著周總理的手?這張照片為什麼又叫做最後的合照?

一個反常舉動,造就兩位領袖的最後一次握手!兩年後總理溘然長逝

1974年5月29日,周恩來應馬來西亞外交的邀請,親自到機場前去迎接馬來西亞總理拉紮克。在機場上,周總理精神抖擻,和外國友人親切地打招呼,一路上,周恩來和外國友人介紹著中國的風景,將他們送到宴會上,為他們接風洗塵,用餐之後,帶著他們一起會見毛主席,討論兩國建交的細節。

一個反常舉動,造就兩位領袖的最後一次握手!兩年後總理溘然長逝

在會客廳上,毛主席和馬來西亞總理拉紮克親切著交談著,拉紮克表示:能和中國建交是一個值得慶祝的事情,場面其樂融融,誰也沒有註意到周恩來頭上的汗珠一層又一層。為瞭不耽誤會議的進度,他隻能拿出襯衣裡的手帕,一次又一次地擦拭額頭上的汗珠,會客廳的工作人員發現瞭周總理的不對勁,於是借著倒水的功夫,小聲地問總理要不要休息,周總理擺擺手,工作人員就沒有再說什麼,但是在心裡還是為周總理捏瞭一把汗。

此時在和拉紮克聊天的毛主席,也發現瞭周總理的不適,但是他明白周恩來的性格,於是隻好繼續和外國友人聊天,就這樣,周總理整整堅持到瞭會客結束。會見結束後,鄧小平、喬冠華離開瞭會客廳,跟拍記者杜修賢正要離開,突然發現瞭周恩來站在門口。

杜修賢一愣,總理今天的舉動一反常態,平時總理在外賓訪問之後從不拘束,直接就離開瞭,可這次他仿佛是故意留在這裡一樣,杜修賢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於是拿出自己裝好的相機,對準瞭周總理的背影。

毛主席送走賓客之後回到瞭大廳,看到門口等待的周總理,他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微微地低頭,眼睛上的眼瞼垂瞭下來,嘴角也耷拉瞭下來,慢慢地走到瞭門口,周總理伸出瞭手,兩個人緊緊地握在瞭一起,這一幕被杜修賢拍瞭下來,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相片是二位偉人最後的合照。

1967年2月2日,周恩來被診斷患有心臟病,醫生勸總理一定要註意休息,保證身體,周恩來聽完之後說道:“誠懇接受,要看實踐。”4月,周恩來在處理廣交會的問題時,又連續工作瞭84個小時,後來因為操勞過度,引發瞭心絞痛和“頻發室性早搏”,從此之後,周總理身體再也不如從前瞭,每天睡覺前必須吸氧,每天必須服藥4次。

一個反常舉動,造就兩位領袖的最後一次握手!兩年後總理溘然長逝

盡管這樣,周總理還是堅持工作,但是身體也慢慢發出瞭一些信號。1967年9月,周恩來應邀在國慶節試寫“熱烈慶祝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十八周年。”在書寫的時候,他的手抖得特別厲害,根本寫不瞭字,於是就放棄瞭這個活動。

兩年之後,周總理再一次因為身體的疾病住進瞭醫院,從此之後,他的辦公室附近就開始有醫護人員隨時準備搶救。1970年的一天,周總理和自己的老朋友斯諾在聊天的時候,說到瞭自己的身體情況,周恩來對他說道:“文化大革命把我給打敗瞭,所以我要開始打蛋白球瞭。”那一年73歲的周恩來已經被心臟病折磨瞭7年之久,但是他還不知道,還有更大的危險在等待著他。

一個反常舉動,造就兩位領袖的最後一次握手!兩年後總理溘然長逝

1972年5月12日,保健醫生張佐良每個月在為周恩來做一次小便常規檢查時,發現周恩來的檢查報告裡多瞭4個紅細胞,一個星期之後,周總理被確診為膀胱癌。

在確診一個月之後,醫生們還是很有信心的,隻要正確時間盡快治療,還是能夠達到預先的治療效果的,於是專傢們將治愈成功的希望全部寄托在瞭早期手術治療上,專傢會診制定瞭手術治療方案,並上報中央,等待準批。

可自從報告遞瞭上去之後,便沒有瞭消息,醫護人員心急如焚,他們還沒有給周總理進行全身檢查,連病情發展到哪裡都不知道,這可如何是好,萬一有個閃失,怎麼對得起周總理,怎麼對得起全國人民。

一個反常舉動,造就兩位領袖的最後一次握手!兩年後總理溘然長逝

醫生們隻註意到瞭周總理的病情,卻忽略瞭周總理的身份,作為新中國的當傢人,中國是離不開他的,國際上的局勢更是離不開周總理。醫生們實在是沒有辦法,隻好讓周總理的保健醫生叮囑周總理,每天喝超過2000毫升的水。但是周總理作為國傢一把手,工作起來經常是久坐不起,盡管可以在平時多喝點水,但是在外交上,總是去廁所會給別人留下不禮貌的印象,作為一個國傢的總理,就連多喝水的要求竟然也成為瞭奢望。

一個反常舉動,造就兩位領袖的最後一次握手!兩年後總理溘然長逝

後來在毛主席和葉劍英的勸說下,周恩來終於聽從瞭醫生的命令回到玉泉山去治療,心急如焚的醫生終於舒瞭一口氣。可是在玉泉山的那段時間裡,醫生們發現周恩來隻是換瞭一個地方在工作,隻要身體有一點好轉,他就會再次奔赴工作之中。根據周恩來的工作臺歷中顯示,從1974年1月1日到6月1日住進醫院準備接受手術的期間,每天工作14-18個小時的有74天,超過18個小時的有38天,連續工作的有5天。

這些日子中,就包括瞭周恩來會見馬來西亞總理的時間,連續疲勞的工作讓疾病的復發更為嚴重,5月27日的那天,周恩來決定和毛澤東告別,因為4天之後,他就要回到玉泉山開始最後的治療。

毛主席一直都知道周恩來的病情,對他是又心疼又難過,心疼周恩來一直以來日理萬機的生活,心疼周恩來一直忍著疾病去參加那些會議,毛主席每次想到這樣的場景,總會忍不住掉眼淚,令他難過的是,自己不能幫助周恩來同志,年過八旬的他,身上的病已經讓他的雙腳腫脹,隻能依靠別人的攙扶才能慢慢地坐起來,眼睛也漸漸地看不清瞭,兩個為中國開辟江山的偉人,在一次握手中告別。

一個反常舉動,造就兩位領袖的最後一次握手!兩年後總理溘然長逝

那一次告別,兩個偉人緊緊握住對方的手,想起曾經走過的風風雨雨,仿佛就發生在昨天。

那時候周總理意氣風發,從南開大學畢業之後,開始在歐洲勤工儉學,一面在歐洲學著先進的知識,一面牽掛著共產黨的消息。1924年回國之後,正是國共合作時期,周恩來在黃埔軍校擔任政治部主任,組織瞭大量的有志青年加入共產黨,而毛澤東在那個時候,也成為瞭一名中共黨員,在中共中央嶄露頭角。

大革命失敗之後,中共陷入瞭蔣介石組織的白色恐怖之中,周恩來意識到瞭軍隊的重要性,帶領賀龍葉挺等人發動瞭南昌起義。南昌起義的成功給共產黨人很大的信心,人們開始意識到軍隊的力量,也是在南昌起義之後,中共意識到瞭武裝反抗的力量,在城市革命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時候,毛澤東開始發動瞭秋收起義,在農村道路進行嘗試與探索。

一個反常舉動,造就兩位領袖的最後一次握手!兩年後總理溘然長逝

周恩來和毛澤東雖然走向瞭不同的道路,但是他們也見證瞭彼此的成長,周恩來從一個黃埔軍校的老師,成長為南昌起義的發起者,而毛主席從一個中共黨員成為中共中央委員,在黨內有一定的話語權。

毛澤東和周恩來二人雖然相識,但是一直都沒有共事的機會,直到1931年,周恩來被調到中央蘇區任職,作為黨的負責人,他接過瞭軍區一把手的職務,這個職務在之前是毛澤東的位置。初來乍到,他一直都很尊重毛澤東,在軍事策略上經常和他商量,隨著根據地的擴大,我軍的軍事實力慢慢增強,於是有人提出瞭想要攻打大城市贛州的想法。周恩來得知之後,非常矛盾,他也不知道這時候應不應該攻打贛州,於是就詢問瞭毛澤東的意見,毛主席的意見和黨內的意見相悖,認為不應該攻打贛州,但是他的意見在黨內並沒有被采納。戰爭的結果也不出毛澤東所料,紅軍損失三千人,盡管組織上沒有批評周恩來,但是這次周恩來心中充滿瞭愧疚,同時也對毛澤東的軍事領導能力佩服不已。

從此之後,周恩來在政治上常常和毛澤東共同商議,在軍事指揮上和他統一戰線。1932年寧都會議,毛澤東在黨內受到瞭批評,會議最後的結果竟然想讓毛澤東退回中央後方主持政府工作,後來在周恩來的極力勸說下,毛澤東才有瞭回到後方指揮的機會,同樣,在遵義會議上,在黨生死攸關的轉折點上,周恩來也毫不猶豫地站起來支持毛澤東,讓他成為瞭黨的核心人物,挽救瞭黨,挽救瞭紅軍。

一個反常舉動,造就兩位領袖的最後一次握手!兩年後總理溘然長逝

遵義會議

在周恩來無數次的力挽狂瀾中,毛澤東也漸漸看到瞭周恩來背後的外交才能,新中國成立之後,毛主席將外交部部長的職位放心地交給瞭周恩來,周恩來也不負毛主席的期望,在國際舞臺上行雲流水,樹立瞭新中國的形象,發出瞭中國的聲音,在面對西方記者對中國的惡意調侃時,周恩來總能用幽默生動化解,一次又一次改變瞭外國人對中國人的印象。

新中國成立之初,兩個領導人在經濟建設上搭配的遊刃有餘,既保證瞭中國經濟的騰飛,也消除瞭外國勢力的威脅。中國經濟蒸蒸日上,而兩位偉人也難以抵抗歲月的傷害。

1976年1月6日,在經歷4次手術之後,周恩來還是離開瞭這個世界,當這個消息傳到毛主席的耳朵裡時,毛主席陷入瞭深深的沉思,想起二人征戰沙場的時光,想起周恩來為自己辯解時候的樣子,眼淚不知不覺流瞭下來:“恩來啊,你怎麼走得真麼快啊!”毛主席看著自己腫脹的雙腳,心中更加難過,沒有瞭周恩來的陪伴,加之朱德的離世,主席在9月9日撒手人寰。

一個反常舉動,造就兩位領袖的最後一次握手!兩年後總理溘然長逝

正是這些先輩們的努力付出,才有瞭我們今天的美好生活,夜幕下,燈光璀璨,這盛世,如你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