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帕金森奇方

話說有這麼一個男子,年69歲,姓王。

什麼毛病呢?就是帕金森。早在十年前,他的腦袋受過一次外傷。經過治療,很快好轉瞭。但是沒多久,此人就出現瞭左側身體麻木無力,手不停地抖,無法控制,伴隨眩暈倦怠的現象。

這個毛病一直存在,而且愈演愈烈。到後來,此人伴隨夜尿頻、食欲差、口淡無味、健忘心悸等現象。整個人的生活變得痛苦不堪。

怎麼辦?在遍嘗中西醫治療無效之後,此人決定嘗試用湯藥調治。

刻診,見身體偏胖,面色青白,左側手指發涼,顫抖不止,拿不瞭東西,步履紊亂緩慢,如果不讓人扶,很容易摔倒。伸出舌頭看,舌質淡胖而有齒痕,舌頭歪向右側,舌苔膩而淺黃,脈象細弱,尺部無力。

這時候,醫傢給開瞭一張方子。但見——

制附片、巴戟天、肉桂、肉蓯蓉、熟地、五味子、山萸肉、茯苓、麥冬、菖蒲、遠志各20克,生薑兩片,大棗和薄荷各5克,膽南星15克。水煎服。

結果,患者連續用藥19劑,癥狀得到大大緩解,手抖現象不明顯瞭。接著,再用20多劑,震顫現象消失,步履正常。此後,守方繼續調治半年之久,基本康復,未曾復發。

這是中醫治療帕金森病的非常有名的案例,曾經在1985年的《四川中醫》上刊載過。這個案例曾經引起過業界轟動,成為中醫可以有效治療帕金森病的佐證。

這裡頭什麼道理呢?

這就要說到中醫對帕金森一病的病因認識上瞭。

我說過,中醫不擅長從細微的局部角度來認識問題。這是古代人解剖技術粗糙所決定的。因此,神經退行性改變對帕金森病的誘發作用,中醫基本看不到。

所以,中醫改瞭一個路子,從整體角度來入手。中醫認為,肝腎陰虛,水不涵木,風陽內動,會引起帕金森。氣血虧虛,不養筋脈,元神失養,會引起帕金森。痰熱動風,擾及元神之府,痰熱阻滯經脈,風火上沖,會引發帕金森。

當然,還有一個重要因素,中醫認為是腎陽不足。

陽氣者,精則養神,柔則養筋。陽氣虧虛,筋脈失養,也會導致肢體顫抖,神識不清,肢體不用。

那麼,上文醫案裡的患者,雖然早年受過頭部外傷,但是從全身的癥候分析來看,當屬陽虛無疑。

為啥是啊?你看,此人尺部脈無力,說明腎氣不足。脈象細弱,說明氣血不豐。舌淡胖有齒痕,說明陽氣虧虛,舌體失養,面色青白,為心陽不足,頭面失養。身體肥胖,舌苔發膩,說明陽虛日久,水濕內積,痰濁淤阻。

所以說,調治起來,應該從補陽氣、化痰濁的角度入手。

現在,你再來看看醫傢用的配伍——

制附片、巴戟天、肉桂、肉蓯蓉、熟地、五味子、山萸肉、茯苓、麥冬、菖蒲、遠志各20克,生薑兩片,大棗和薄荷各5克,膽南星15克。

這個配伍,你記住啊,其實是地黃飲子的加減變化。

地黃飲子,出自《宣明方》,是一張陰陽雙補,偏於補陽,同時又能化解痰濁的配伍。它是中醫裡頭有名的陰陽雙補之劑。基本構成,就是制附子、肉桂、肉蓯蓉、巴戟天、山萸肉、地黃、茯苓、五味子、麥冬、大棗、石斛、遠志、菖蒲、薄荷。

這個方子最初是治療所謂“喑痱”的。喑,指的是舌頭不好使,不能說話,由於腎陽不足,舌體失養,加上痰濁阻滯導致的。痱,指的是由於腎虛不能主骨,腿腳不好使。

由於這些病癥,產生的根源,都是腎陽虧虛、腎精不足,以及痰濁阻滯,所以就用溫陽、添精、化痰濁的辦法來調治。

那現在,你看看,地黃飲子主治的癥候裡,肢體廢用、言語不靈,是不是和帕金森有些像?當然,癥候類似,還是次要的。關鍵是,地黃飲子補益腎精腎陽和化解痰濁的路子,和腎陽虛導致帕金森完全吻合。所以,在治療上文患者的時候,我們就用到瞭地黃飲子加減。

醫案中的配伍,整體分析看,無外乎用制附片、巴戟天、肉桂、肉蓯蓉來溫補腎陽,以熟地、山萸肉、麥冬滋陰添精,以助陽氣化源。茯苓、菖蒲、生薑、薄荷、膽南星幫助我們化痰開竅。五味子一味,可以養心定志。

等患者陽氣充盛,痰濁化散,則筋骨得養,元神得復,自然也就好轉瞭。

你看,患者十年的手抖病,被中醫的古方子治好瞭。你說,這是不是中醫理論科學性的體現?

這就難怪在當時,這個案例讓那麼多中醫人振奮瞭。它的確顯示出中醫在某些時候,具備特殊的價值啊。

當下,隨著我國老齡化進程的不斷加快,帕金森患者數量也多瞭起來。它再也不是一個少見的病瞭。用中醫的辦法來控制病情,可以說是西醫西藥治療帕金森病的有力輔助,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提高患者的生活質量,節省治療成本。隻不過,這裡的學問,需要普及,需要宣傳,需要更多的人來認識和理解。這就要靠更多的中醫科普,來實現瞭。

當然,文中配伍,不是萬能的,絕非適合任何一個患者。從辨證角度來看,它隻適合腎陽不足、痰濕阻滯者。因此我講,非專業讀者,對文中方劑的借鑒,還必須在中醫師辨證指導下來進行,不可以貿然套用。這很主要。